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新闻 新闻> 连云港新闻

只为那些少数人才能看得见的景致 他刷新生命高度

【连网】 (记者 史卫平 通讯员 何丽婷)从没有刻意去追求登顶的愉悦或满足,但随着今年7月征服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灌云人封云在最近五年间三次登顶雪山。在他看来,登山不像其他竞技运动会让人产生很强的成就感,也不会像自己以前跑马拉松那样会让身体分泌一种令人愉悦的多巴胺。“登高海拔山峰是没有这些感受的,反而身体和心理都是痛苦的,但是可能这种痛苦反过来就是一种喜悦。”他说“很难用语言去表达”。 

2

那是在“天上”看地下的感觉

生活中的封云,是灌云县公安局的一名普通民警。工作之余,他喜欢长跑、骑自行车,几年前和一帮喜爱锻炼身体的同事组织“蓝盾骑跑团”。几年间,参加过上海、北京、郑州的几次全程马拉松赛,以及本地的多次半程赛。

2013年,他在网上户外论坛里看到有人发攀登雪山的帖子,“他们分享自己的照片,那是在‘天上’看地下的感觉,在云层之上,透过云的缝隙看青山绿水。”

在网上,户外登山爱好者总结出的国内数座“入门级”雪山中,云南的哈巴雪山和四川的雀儿山在列。而封云攀登的第一座雪山,便是哈巴雪山。

哈巴雪山位于云南香格里拉,海拔5396米,是云南境内第四高峰,与玉龙雪山隔虎跳峡相望。“它因纬度低,气候相对较温和,且攀登周期短,岩石地带没有太难的地形,雪线以上地形简单,没有明显冰裂缝,是一座适合初级登山爱好者攀登的山峰。”

他在网上先和登山组织者联系好,进行必要的体能准备,然后请假背着包出发了。在海拔只有几米的灌云平原地区生活多年,从未体验过高原反应为何物,他便站到了雪山脚下。

哈巴雪山虽被称为“入门级”,但在4900米处有一段将近70度的长雪坡,“它被称之为‘绝望坡’。由于在接近顶峰的难度而闻名于登山界,很多失败者都是折戟于此处。”好在这没难倒初登雪山的封云,不过他在到达山顶后,高反很严重,“出现短暂性失忆”,休息了约十分钟赶紧下山。

那是他第一次登雪山的经历,用了两天时间,高反的痛苦让他当时信誓旦旦地说“以后再也不登山了”,结果隔了一年,他又去了四川甘孜的雀儿山,主峰海拔6168米,“雀儿山藏语的意思是雄鹰也飞不过的山峰。”从5000多米的哈巴雪山到6000多米的雀儿山,越爬越高,他说,“我喜欢挑战自己。”

慕士塔格峰上的幻觉

那些少数人才能看得见的景致,是驱使封云一次次上路的原因之一。

2016年,他将下一个目标锁定为帕米尔高原上的慕士塔格峰。慕士塔格峰以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