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新闻 新闻> 理论评论

推进城市消费需多方发力

□ 周莹

【连网】  日前,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发布《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作为今年第一份城市竞争力报告,该报告专门就每个城市的城市竞争力进行了单项报告。笔者就该份报告的大数据,采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就连云港竞争力发展进行探寻。

城市需要活力

中午12时39分,经过了5个多小时的旅程,李雪终于抵达了连云港高铁站。“我早上6点从宾馆出发,抵达连云港时间是中午。算下来,整个旅程需要将近7个小时。”李雪所在的企业是去年年底在连云港投资的一家北京企业,因为总部在北京,她需要经常往返于北京和连云港间,让她感觉最不方便的就是交通。“期待连徐高铁通车,让我的上班时间缩短一点。”

交通被认为是城市竞争力重要的评价要素之一。然而,真正评价一个城市的竞争力需要从交通、商业、人的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等多方面进行评估。那么,连云港的表现如何呢?根据第一财经提供的排名显示,在全国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我市商业资源集聚度得分8.86分,城市枢纽性得分20.92分,城市人活跃度得分17.05分,生活方式多样性得分19.21分,未来可塑性得分6.8分。纵观这五个维度,根据大数据分析,在商业资源聚集度指标中,我市商业核心指数偏低;在城市枢纽性指标中,我市交通联系度指数和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偏低;在人的活跃度方面,消费活跃度和夜间活跃度指标偏低;在生活方式多样性方面,我市偏低的是休闲丰富度指数;在未来可塑性方面,我市偏低的是城市规模和增长指数。

市委党校经济教研室主任卢山坦言,所谓城市商业竞争力并不只是商业范畴,而是延伸到整个城市消费领域。因此,这些短板其实是整个城市消费系统的不足。集中归纳主要的不足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商圈概念不够明确,虽然我市各个县区都在做商圈,但是集中度不高。其核心指数偏低,城市消费能力弱。其次是消费设施和消费话题感不足,当前新经济快速发展,夜经济快速崛起,地摊经济开始破局,连云港整体推进速度较慢。三是第一、第二产业发展规模影响了整个城市服务业发展,城市规模效应需要加强。

短板需要补齐 弱项需要加强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年,连云港增速最快的是城市枢纽性项目,这背后是一批重点交通项目落地,包括高铁、机场和港口功能的提升,其次是未来可塑性方面正在提升。报告显示:这种增速是伴随着物流通达度、交通联系度、社交活跃度、城市交通基础设施、消费者潜力五大指数变化而抬升的。

章明是赣榆一家民营企业的员工。过去到海州来消费,坐大巴车要颠簸1个多小时。现在方便了很多,可以直接坐班车来。上个周末,他专门带着一家老小到海州用政府补贴的消费券进行消费。

作为一座狭长形城市,连云港各县区交通联系度一直是群众关心的话题。市发改委社会处处长周立岩表示,随着城市动车开行和农村公路改善,连云港县区交通的联系度在提升。电商产业兴起则带动了连云港物流通达度指数上升。目前,连云港的包裹大多数需要从淮安中转,随着电商产业的发展,连云港多个县区都开始布局电商分拨中心,未来包裹可以直接在连云港落地。

连云港消费潜力的指数上升也非常快,从上一年的200多位上升到今年的79位。市发改委副主任杨光介绍,这种消费潜力的上升因素主要是因为城市两类人群的增长。首先是产业工人的集聚。随着这几年我市重抓项目,我市产业工人的集聚度快速提升。以徐圩新区为例,他们的产业工人基本上已经达到了上万人。其中高端的技术工人数量占总体工人数量较高,他们正在成为连云港消费的主流人群。其次是回乡的创业人群。这群人大多数是从外地回乡创业的,他们不仅有消费需求,而且也是新经济消费的带动者。

补短板关键是满足消费需求

短板项目的变化值得港城相关部门关注,主要表现在休闲丰富度、人才吸引力、消费多样性、商业核心指数和城市规模。

休闲丰富度是短板中的短板,影响该因素的主要力量为城市纸质书本的阅读力、运动指数、音乐播放量、体育爱好者数量、视频播放量和旅游热度。这一指标体系可以看出我市的文化指数尚不高,城市的娱乐度不够。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关键是城市消费场所的丰富度不够,市民消费需求得不到满足,原有的消费习惯被弱化,从而影响了整个城市休闲丰富度。

人才吸引力也是我市一直存在的短板。报告认为,同人才吸引力密切相关的是城市的空气质量、毕业生留存率、毕业生首选就业指数、海归就业指数、本科高校生质量、年轻人指数和人口吸引力指数。几年前,港城一个园区曾经开出了招聘信息,吸引上百名海归人才聚集。但这部分人才在此后几年里离职率较高。一年后,大部分的海归人才都离职了。究其原因,主要是产业的国际化程度不够和园区开放度不够,让连云港缺乏对海外人才和高端人才的吸引力。

商业核心指数不高也是我市消费产业发展的长期弱项。其主要表现为商业圈实力不足、核心商圈实力不高和商圈日均客流量不足。新冠肺炎疫情让这样的问题更加突出。与此同时,虽然各县区密布了很多商业机构,但是集中度不够,难以形成相互补台效应,而商业不集中也导致了客流量不足,难以形成较好的消费力。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田伯平表示,要想改变这个现状必须要加快商业圈层的打造,集中力量打造一到两个商业区,让城市商业集聚,从而推动城市重点商圈建设,品牌店铺的聚集,形成消费的释放。

通过分析我市的强项和弱项,可以明显看到港城消费力的问题。

如何提升城市消费力呢?报告指出,关键要解决三个问题:首先是产业。今年合肥和佛山跻身新一线。合肥跻身的因素是它正在良性发展的创新产业氛围。除了语音交互龙头科大讯飞,合肥拥有京东方、维信诺等全国最新代的平板及柔性平板显示生产线企业,网络视频会议公司zoom也将在合肥设立研发中心。2019年,合肥的创业公司融资规模达到了539亿元,在337个城市中排名第5,仅次于北上杭深。其次是人才。以佛山为例,优质本土公司数量这一指标统计了包含A股上市公司、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型中小企业、优秀创业公司在内的各类企业数量。佛山的这个数据排在新一线城市的第10位,超过了郑州、武汉等排名更高的新一线城市。也因此,佛山吸纳了大量工作人口,常住人口数量增长极快。人口的涌入又给城市带来了人气与活力,也给生活方式多样化、商业增长提供了契机。再次,需要关注自身力量。要想提升城市消费力,关键是要有硬功夫。杭州地理位置固然不可变,但商业资源在地区间的协同整合,上下游产业链在区域间的咬合非常出色。杭州立足电商与物流,与其他区域的商品和产业联系度一步步增强,这样的经验值得连云港学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