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资讯 资讯> 读书美文

至今千载下 空谷流其音——连云港渔湾胜境寻幽

【连网】  高山流水下的渔湾,是《西游记》描写的闻名中外的连云港市花果山东南侧的一处山水胜境。因古居海中,“渔人缆舟之所,故以名。”5﹒5公里的龙潭涧深长峡谷,贯穿渔湾,绵延逶迤,空旷幽邃,天然秀丽,古意隐约。深深的涧沟,山谷傍岩,奇花异草,嘉树青藤。无数贤达、名士、文人墨客,在此流连,为渔湾留下不少美丽传说和鲜为人知的故事。清乾嘉时期戏曲家吴恒宣(安徽歙县人)诗:“至今千载下,空谷流其音”,来追念涉足渔湾、逝去久远的历史上贤达名士,他们的德音至今在空谷林壑中飘荡。

最早侨寓渔湾的是东汉末年名士邴原。邴原﹙生卒年不详﹚,字根矩,北海朱虚﹙今山东临朐东﹚人。他曾应曹操征召先后担任东阁祭酒、司空掾、丞相征事、五官将长史。邴原年轻时就以节操高尚著称于世。

“黄巾起,原将家属入海,住郁洲山中。”历史上的郁洲,或称苍梧,也称云台,实为一山,就是今天的云台山。《云台新志》道光十六年(1836年)纂辑,道光十七年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总督江南河道、提督军务、长白麟庆叙序:“逮清康熙四十年﹙1701年﹚海涨沙淤,渐成平陆,无复有涉险之忧。”文献中最早称“郁洲”的是邴原同时代崔琰(名季珪),汉末清河郡东武城县(即今山东德州武城县)。据《三国志崔琰传》载:东汉中平五年(188年)崔琰到经学大师郑玄处求学,一年后因避战乱,南下郁洲山岛,写下了文采斐然的《述初赋》云:“吾夕济于郁洲者也”“郁洲者故苍梧之山”。时任北海相的孔融对邴原极为赞赏,得知邴原避乱郁洲山岛,“邴原别传”见《三国志魏书邴原传》致信邴原:“是时,汉朝陵迟,政以贿成。原乃将家人入郁洲山中……国之将陨,嫠不恤纬,家之将亡……实望根矩,仁为己任,授手援溺,振民于难……根矩,根矩,可以来矣。”邴原接信后离开郁洲。

—代代的后人对邴原的为人称颂不已,更加眷恋千古名人逝去久远的那段美好的记忆。

岁月的流逝,厚重的历史,让人们感受到这里的深邃与沧桑。我们今天来到这处山水之间的渔湾,更让一代一代人眷恋逝去久远的那段美好的记忆和凄情的故事。《渔湾赋》中专门写邴原隐居渔湾,文曰“灵面缥缈,结茅谁复,邴原采药,空思坡老。”清代陈文述,官江都、全椒等县知县。《郁洲旅逸诗抄》中有一首“郁洲山访邴根矩故居”:“当年邴根矩,操尚世称难。所至居人聚,其名学者叹。多事孔文举,迟归管幼安。郁洲山色好,何不久盘桓。”介绍他目睹见证了邴原故居,它是深深地镌刻在古郁洲山上的一块丰碑。

我们一行人在渔湾景区的一座海拔 240米的小磨垛顶山,山因山顶有三块圆形巨石重叠如磨盘状而名。崖下有一片约二三亩的平缓台地,据传这里就是史书记载中的邴原栖身之处。其处山如围屏,回环连接,傍临深涧,瀑布飞流,悬泉滴石,水声锵然,深泓清碧,绿树满山,静谧宜人,古朴纯情,让人心醉。这段地形正是古人看中的坐北朝南,面东背西,紫气东来,冬暖夏凉,正是千百多年前邴原要寻找的理想中适合栖身的风水宝地。史书载,邴原在此日出采药,日没读书。

这片台地上长满约百年树龄的黄檀木、黄连树等高大乔木,其叶、皮皆可入药。地面上碎石满立,杂乱散落,此地罕有人居,碎石像是人为收集而来,作盖茅庐之用。在一条小径中有—块一米五长的青石板,中间有五六十厘米的圆形痕迹,有两个人工榫眼,像是古人磨粮的石磨。此石材与本地山石不一样,是什么时代何人从外地弄来的,有待专家考证。

人们在此处逗留时,无形中从心里涌起一股敬仰之情,它是留存下一处悠远的古韵的地方。

天然胜境的渔湾构成了一幅秀丽的山水画卷,这里因有龙潭而驰名﹐早在四百多年前,海州名儒顾乾将“三潭汲浪”纳入《云台山三十六景》之一,从此以后令无数世人神往。地方史志载,渔湾令众多文人墨客看中最早是明末新安人(徽州古称)方景濂,职训导(辅佐地方知府,负责教育方面事务),仰慕来到渔湾“古居海中,渔人揽舟之所,故以名。”他见这里“峰徙苍梧,波连蓬岛,地轴孤悬,天池浩淼”,又据传说千古名士邴原曾在渔湾上隐居。不惜重金买下一块地段。

方氏庄园建设布局、规模也十分壮观,方景濓的后人方湄、方洲分别有《渔湾赋》《渔湾山庄记》,其中提到这里的别墅,称其祖先在此“除榛莽,葺庐舍,安排泉石”建有“月到山房”“学稼轩”“十梅书屋”等,“山之生面一开”。山庄从此兴盛、喧嚣、熙熙攘攘。昔日,这里春来山岚如黛,涧水粼粼,山桃吐艳,莺歌细啭;夏日绿树荫浓,翠竹风细,珠樱红绽,万树悬珠;秋来枫红艳装,满山流丹,树根篱下,寒蛩偏吟,塞雁飞空,阵阵长鸣;冬至后,雪花六出,玉山银岭,别有一番情趣。闲暇时来到这里,看看清新的山景,瀑布悬泉,飞流喷射的壮观,享受着宁静且深邃的山水诱惑。自然生态与环境和谐完美,浑然一体,使得这里成为一处僻处海隅的山水胜境。天然、野趣、古朴,这位老学究留给后人的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渔湾留给今天的人们除了欣赏那些历史遗存遗迹外,还能看到山上山下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一道道美景。来到一处叫“神仙崖”,一个小山头裂开约2米,崖壁如刀削斧劈,两厢墙立,绝壁数十仞,不可攀越,仰而望之,目眩心悸。穿越“神仙崖”,远见一处半圆状,环绕回合,史称此山为凤凰岭,相传远古时代无数凤凰集于此而得名。山顶中间凹下,一道清泉下泄,这里是渔湾龙潭涧的支涧源头之处。崖顶从上向下绝壁悬崖十多米,悬泉为练,挂于云际,垂于贯珠,悬泉下方有一方形二三十平方米的天然水池,深约三米多,清碧见底,砂石清晰可视。池水涓涓溢出,泉水滴于石上锵锵有声。山涧走势弯曲,逶迤蛇行,奔流乱注,变化莫测。

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发旅游业后,渔湾因龙潭涧自然山水之美而享誉四乡八里。前些年市民在龙潭涧与出口相连的另条支涧上游近千米处,发现涧西坡自然山体上阴刻隶体“曲水”,字宽约30厘米,高约20厘米,章法考究,笔力遒劲,圆浑有力,犹见古意,是云台山上少见的涧坡岩体石刻,底署注“东篱幔亭流觞处”。“东篱”语岀自陶渊明《饮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指种菊花的地方。而这处底署“东篱”指东边山涧是曲水流觞之地。宋柳永:“东篱携酒,共结欢游。”宋陆游:“言归镜湖上,日日醉东篱。”不仅指东边涧沟方位处所,也寓指人们悠闲旷达,闲适超然的好地方。史书载明末方景濂开发的庄园,云台山尚在海中,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裁海时云台山禁为外,方氏庄园己废。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复海后,庄园转卖给南城武家。“曲水”镌刻在此处涧沟处,应是方景濂置业后,邀约达官贵人、桓商、文人墨客在此游玩,夏历三月上巳,人们坐在涧水旁,在上游放置酒杯顺流而下,行“曲水流觞”诗酒唱酬之雅事。此处山涧逶迤弯曲,陡折蛇行,溪流回环,契合流觞取饮、相与为乐之意,“曲水”镌刻于此可谓十分恰当。方湄《渔湾赋》:“渔湾者,郁洲之一曲也”,“湾湾曲水,觞可同流”。方湄赋中文末曰:“子久遗韵,宛在目前,感先人之泽非遐”。意为后辈子孙受其润泽,借居异地,倾吐自抒胸臆之心中想 法。可见“曲水”是祖先留下的含义深邃。

哲人已逝,遗韵尚存。奔流不息的历史,留给后代人的是历史文化,是文明和精神财富,它将更加激发我们去探幽寻古,吸取精神养分,向着灿烂的明天迈进!(□ 吴成芳 王统才 王三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