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专题 专题> 专题2018> 那个守岛32年的英雄走了> 记者驻岛札记

致敬,向海防前哨的守护者

【连网】(记者 张晨晨 摄影 牟进勇“嘟!”一阵悠长的汽笛声穿过暗夜的海上——11月25日晚间7点钟左右,一艘渔船行经了开山岛西岸,守岛民兵刘文金举起手中的手电筒,在空中比划着对这艘船发出安全信号。王仕花站在一旁,盯着不远处两块岛礁上的航标灯。

微信图片_20181203104546

这两座分别叫作“大石狮”和“小石狮”的岛礁上,安装了航标灯,对过往船只的安全航行提供了绝佳的保障。“这架航标灯,是1998年左右,在我家老王的建议下,海事局安装的。它的存在,对过往船只都是一个很好的提醒,免得入夜或涨潮时,他们看不见这些岛礁,而引发触礁危险。”王仕花喃喃道。

11月25日晚,怀着忐忑、兴奋等复杂情绪,记者迎来了登岛后的第一晚。“晚上就不要随便出屋子走动了,不安全。”这是刘文金告诫记者的话语。我虽不以为然,不过那时候,确能体会到他这句话的含义——夜晚的开山岛,因没有户外照明设备,入夜便被无边的黑暗包裹,可谓伸手不见五指。加上地势复杂,陡壁斜坡比比皆是;而岛上的旧有军事设施也年久失修,出现不同程度的破损,这些都成了潜在的危险。

王仕花回忆, 在和王继才一起夜间巡逻时,虽然头顶戴着探照灯,但在深黑的夜里,那点灯光早就被黑暗吞噬,王继才因此摔了一跤受了伤;有时他们夫妻俩要为搁浅船员“摸黑送药”“送挂面”时,则更要注意危险。

此时,记者小心翼翼站在围栏上极目远望,也仅仅只能看见十几海里外的岸边,闪烁着点点微光。好在,晴朗天气下,此起彼伏的海潮声,让人心生安宁。

因为电力十分紧张,大家便在写完守岛日记后,早早洗漱关灯休息。王仕花的宿舍位于这座“海上布达拉宫”的低矮层,与上层的民兵宿舍隔了几道门阶。在小小的房间内,她挑着一台光线微弱的小灯,静静坐在床前,自从王继才去世以后,她每天都有些神不守舍,而那台外界赠送的电视机,她从来就没打开过。

本以为有了相对稳定的电力供应,守岛日子会变得轻松。谁料,昨日一早,就遇到了突发事件。早5点半左右,我摸黑起床洗漱,自以为起得很早的我,却看到已有守岛民兵马洪波在厨房忙开了。 正当我刷着牙,突然眼前一黑,电灯灭了。“完了,不会是灯丝烧了吧?”我怀着一种“刚上岛就带来麻烦”的负罪心理走出门外,正欲跟马洪波反映一下,发现他已走到洗漱室门外,诧异道:“厨房停电了。”再望一眼漆黑的洗漱室,他才意识到:“坏了坏了,全岛断电了。”

这是他入岛驻扎后,第一次遇到突然的电力中断问题,一时有些慌神。

王仕花也已经起床,洗漱完毕,听闻电力中断的问题,她皱起了眉头,却不慌不忙,带着我们赶到配电房,仔细检查了一番,便冷静作出判断:“是储备电能用光了。”

开山岛白天日光充足、夜间风资源充足,可以利用风能、太阳能发电,配以储能设备更可以储存剩余电能,保证恶劣天气下的持续供电。2015年,市供电部门为他们夫妻俩“量身定做”了一套绿色供电系统。可冬季日光较弱,且照射时间短,远远不如夏季能储备足够的电能,尤其在如今岛上用电设备、人员增加的情况下,用电负荷也在无形中加大,一不小心,就容易造成储备用电告急。而电力一旦告急,用水用网就成了问题 ,往年断水断粮的“艰苦岁月”就会须臾而至。

对于守岛时限较短的民兵们而言,岛上没电确实有些不适应,但王仕花早已习以为常,无数个跟王继才“摸黑”的日子,她还历历在目,始终无法抹去——32年,等于384个月,11680天,且绝大多数日子在没有电的日子里度过。 扎根岛屿32年,王继才和王仕花守备海防前哨、守护往来渔民安全、守卫祖国领土,把最美的青春奉献给了国防事业。他们不畏条件艰辛,用心守护着开山岛,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 “家就是岛,岛就是国,开山岛虽小,却是祖国的东门,你不守我不守,谁守?”

望着漫天的繁星,我想到了这句话。

致敬,向海防前哨的守护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