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专题 专题> 专题2017> 2017新春走基层> 新春走基层

【网络媒体走转改】赵连香:用残疾双手“托起”瘫痪哥哥

【连网】(李菲 毕文静 文/图) 位于猴嘴街道盐坨社区裕泰新村小区的二楼属于办公用房,最西头却居住着一户人家,春节刚过,房门上还贴着红艳艳的春联,在四处飘落的雪花中分外显眼。房门朝南,过道的晾衣绳上还有几件刚洗好的衣服,门口靠外墙的位置用砖块垒了一个小小的花坛,种了一些蒜苗,这些,给寂静的二楼添了些许生活气息。

1

赵连香和哥哥、弟弟就住在这里,两室一厅的房子,70多平方米,只有一间朝阳的房间,已经给瘫痪的哥哥赵士铁居住了。“我哥上下楼太不方便了,本来拆迁后分给我们的房子在2楼以上,但是我们跟开发商请求调到2楼,面积小、户型不好都没有问题,只要进出方便。”开门后,赵连香笑着解释了房子在2楼的原因。

小小的两居室被赵连香打扫得纤尘不染,客厅沙发上还铺着彩色的针织毯,给房间增色不少,如果不是房间里还有一点闷味,客人们是丝毫感觉不出房间里还有一位瘫痪病人的。15年前,因为一场突发的脑血栓,本就患有腿部残疾的赵士铁彻底失去对身体的掌控,瘫痪在床、无法言语,只有意识还是正常的。无妻无子、养女又已经出嫁,彼时,是赵家年迈的父母负责照顾他,妹妹赵连香每天下班过来帮把手,后来,父母相继离世,这个担子彻底落在赵连香身上。

“我也记不清具体的年份了,反正我哥瘫痪的时候,我儿子上六年级,我顾不上孩子,每天先到父母这里帮忙照顾大哥,后来儿子20岁的时候,我搬过来跟大哥一起住,现在,我儿子已经28岁了。”赵连香回忆道。今年54岁的她,因为这几年的操劳,早已华发丛生,只是面色白皙,表情安静,一双眼睛清澈如水,有种不为世俗所累的豁达和从容。对于有人上门采访,她也只是疑惑地反问一句:照顾自家兄弟不是应该的吗?不值得拿出来讲。

“他们一家人心都好,思想也淳朴。”这是邻里和社区工作人员对赵连香一家的评价。是啊,如果不是心地善良、思想淳朴,谁会舍下自己的小家,守着瘫痪在床的哥哥,洗衣做饭、擦洗按摩、端屎端尿,一忙就是整整8年呢?谁又会允许自己的妻子抛家舍业,回到娘家不分昼夜照顾已经年迈的哥哥呢?

“你尽管搬过去照顾,我没意见。”“妈,照顾大舅是应该的,我也没意见。”老父亲去世后,赵连香吞吞吐吐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丈夫和儿子,得到了父子俩的支持。从此,一家人只能早晚在哥哥赵士铁的家中团聚,在这里一起吃饭,然后父子俩再回自己的家,留赵连香在这里。“哥哥家里只有两个房间,向阳的那间给我哥住,北边采光不好的我弟赵士宽住,我只能住在我哥的房间,这样也方便照顾他。”

赵家三兄妹都身患残疾,两个兄弟都是腿部残疾,而赵连香却是十指残疾,即便这样,她还是家里家外干活的一把好手,更是用这双手,将体重不轻的赵士铁抱进木桶、替他洗澡。说到这里,她笑着握了握拳头,说自己已经被训练得力气很大,抱起重物都轻而易举,因为照顾瘫痪病人除了细心和耐心,其实还是个力气活。“比照顾小孩要辛苦多了,我哥瘫痪以后大小便失禁,很多次把被褥和衣服弄脏,所以除了换洗,还得给他擦身体,这么一通忙活下来,常常需要一两个小时。”

赵士铁瘫痪之前特别爱干净,虽然有腿疾却依然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我以前说要帮他洗衣服,他还嫌弃我洗得不干净呢。”说起从前,赵连香笑了,语带怀念,因为知道哥哥爱干净,所以她一天给赵士铁擦洗两遍,脸和手脚都细细地擦干净,隔几个小时给他翻个身、捶捶背,防止生褥疮。

“父亲去世前半年一直住院,因为我要去医院照顾,小弟要出门赚钱,对我哥的照顾就疏忽了,导致他生了褥疮,我护理了两年才好。”这样的经历让赵连香格外愧疚,现在她把哥哥照顾得妥妥当当,每天三次喂饭时,看着他比自己吃得还多,赵连香很欣慰,因为能吃才有生命力。哥哥清清爽爽的,赵连香却常常被累得不能动弹,每天都围着哥哥打转,记不清有多久没回自己家了。

这么苦这么累,有没有想过放弃呢?“有,很多次不想照顾了,但我们是一母同胞啊,我怎么忍心扔下他。”赵连香说着,泪珠扑簌簌地流下来,对父母的承诺、对大哥的亲情、一路走来的艰辛,都随着泪水倾泻出来,她没有大哭,也没有呜咽,表情也依然平静,只有泪水证明了她内心的波澜起伏。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对平辈的兄弟。赵连香却对这样的付出毫无怨言,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可贵。“照顾自家亲兄妹,无所谓,只是多谢我丈夫和孩子的支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