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专题 专题> 专题2017> 2017新春走基层> 点亮微心愿

【网络媒体走转改】“点亮微心愿”系列报道:逆境小哥俩过年盼新衣

580667934397660418

【连网】  (连云港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菲 文/图)下午1点多,本该是一户家庭一天中阳光最充足的时候,谢广银父子所在的出租房却是昏暗潮湿的,不开灯都看不清楚人的五官,因为没有取暖设施,空荡的房间越发寒冷。今年已经16岁的小然和13岁的小振,就这样在没开灯的房间,默默坐在北屋床上看着电视节目。

“大儿子今年做了手术,医生说不能在太狭小的空间生活。”年近五十的谢广银叹道。刚刚过去的2016年,这个本就靠他一个人勉力支撑的家,再次遭受重大的打击。正读初三的小然得了“漏斗胸”,一场大手术花去8万多元,除了医保报销抵扣的部分,谢广银将灌云老家的房子抵押出去,负债3万多元。

为了给儿子好一点的生活环境,谢广银遵医嘱带着两个儿子搬离了原先只有6平方米的“蜗居”,结束了父子三人挤一张小床的生活,来到这套月租300元的两居室——巨龙南路12-7号。因为地处老小区,楼房间距实在太近,除了宽敞这个好处,终年不见阳光,这个房子常年租不出去。但就是这样,两个孩子还是很开心。“有两张床,夜里睡觉终于可以翻个身了。”正上六年级的小振笑着说。

看着孩子的笑颜,谢广银布满皱纹的脸略过一丝欣慰,却不减愁苦。生活在市中心,两个孩子的日常花销、给九旬老父的生活费以及孩子看病的债务,让他愁白了头发。“孩子没做手术之前,我们父子仨还过得下去,顶多吃得差点,但是现在背着债务,又加上快过年没有活干,兜里存不下一百元,晚上愁得睡不着。”

谢广银不识字,一直以来都是靠开三轮拉货挣钱,因为要在上午11点赶回家给孩子们做饭,他只能接些散活。他也曾筹谋做些其他工作补贴家用,但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击:“连去应聘街头保洁员都被拒绝了,人家一听说我中午必须回家做饭,就不乐意了。”

小哥俩在一旁静静听着爸爸讲述生活的辛苦,眼睛看着电视,但不时皱起的眉头却显露出他们的真实心情。当谢广银说到自己对不住孩子,没有给他们好的生活条件时,小振的眼睛里有泪光闪烁,而年龄大一些的小然则默默低下头来。自从8月份做手术以来,小然的胸腔里就多了一块钢板,平时不能有任何磕碰。“手术以前都是我放学回家做饭,这样爸爸在外边可以多赚一点钱,现在却全都要爸爸来承担这些了。”

过完年就要中考的小然,看到爸爸为了挣钱,经常出门拉货而彻夜不眠,终于在不久前的清晨,对满身疲惫走进家门的谢广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念高中了,早点去汽修厂当学徒,那里包吃包住,还教手艺,这样爸爸就不用太累了。这样的话无疑让谢广银更加心痛和自责。

采访中,记者问小哥俩是否有什么想要的新年礼物,他们看了谢广银一眼,摇了摇头,在爸爸面前,他们一向没有要求,能吃饱穿暖就已经满足了。但其实,他们想要像其他孩子一样,也能穿上过年的新衣裳。

妈妈多年来不知所踪,相依为命的爸爸每天为了生计奔波不已,小哥俩身上穿的一直是别人送来的旧衣服,他们看向同龄孩子新衣服的目光,全都落在了爸爸的眼睛里。但还背着债的谢广银,实在无力满足孩子们的小小心愿。还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如果您愿意帮助小哥俩达成心愿,或者希望帮助他们一家,请及时联系我们,让他们父子仨过个“暖年”。

联系方式:15051198225,或扫描二维码登录连云港日报微信公众号,给小编留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