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警方3万公里取证“西藏冒险王”失踪事件,同行者、家属发声

两个多月过去,“西藏冒险王”王相军失踪事件,终于有了新进展。2月22日晚,西藏嘉黎警方发布情况通报称,王相军系意外落水失踪,网传的“蓝洞”降噪视频与此无关。

然而,因网传“蓝洞”降噪视频被网暴者却称,警方的通报虽然还了他清白,但“这事儿还没完”。2月22日晚,曾被网友质疑谋害王相军的“亚历山大流浪狗”转发了警方通报,不料引来新一轮网暴。备受网友关注的王相军同伴小左,则连夜发布动态并开了一场直播,表示将继续去徒步看美景。

今年春节前,王相军的家属邀请专业救援队伍,第三次对王相军展开了搜救,同样没能取得实质性进展。“在未找到人之前,任何可能都有,我们不会放弃搜救。”王相军的父亲王东、弟弟王龙在搜救结束后联合发布声明称,他们仍希望“能一家团圆”。


西藏冒险王王相军

  警方通报:已开展7轮次全面搜寻

  “由于各种原因,截至到2021年2月7日,仍然没有找到他。”2月4日至7日,王相军的家人邀请专业救援队伍,在春节前开展了再一次搜寻。

  与1月24日相比,事发现场的气温有所下降,虽然冰河的流量减小了,但环境变得更加恶劣,瀑布产生的水雾很快就变成了冰粒,搜救难度明显增大。本次搜寻,救援人员尝试了两种方案:一是采取抽取冰河瀑布水潭积水的办法,二是对瀑布水潭进行引流以降低水位。然而,因抽水的水泵在高海拔地区只能释放出50%的功率,两种方案都没能成功,搜救依然毫无所获。

  2月22日晚,西藏嘉黎警方在情况通报中称,接警后,嘉黎县立即组织应急管理、消防救援、公安、医疗及附近群众累计120余人次、持续开展7轮次全面搜寻,王相军的亲人朋友邀请的“蓝天救援”“探险中国” 等社会力量也积极参加搜寻。但因事发地海拔4000多米,平均气温-20℃左右,地形复杂、河床陡峭、水流湍急,特别是下游水面冰层厚度达到2米,经多方努力“至今仍未搜寻到王相军”。

  警方表示:“对王相军落水失踪,我们深感遗憾和痛心,也希望广大探险爱好者树牢安全意识、远离危险。”

  行程3万公里取证:王相军落水系拍摄时失足滑入水中

  今年1月,王相军落水后,网友和王相军家属曾提出多个疑问:在西藏嘉黎县依噶冰川落水后,王相军是如何离奇消失的?同伴小左在事发后做了些什么?最近网传的降噪视频是怎么回事?为何落水视频显示的时间与实际拍摄时间有相差?小左讲述的事件经过是否全部属实?搜救人员为何没能找到王相军及相关物品?

  2月22日的警方通报,对此事的调查过程和事发经过进行了回应。

  警方通报称:“我局第一时间介人,成立专门调查组,历时20天,辗转四川、江西等6省市,行程3万余公里,走访调查80人,制作笔录21份,现场勘查2次,调取视频监控5处,鉴定手机视频24段,依法查清了相关事实。”

  对“相关事实”,警方称:经查,王相军(网名“西藏冒险王”,四川邻水人)与左某明(江西靖安人)于2020年12月19日晚自驾车到达嘉黎县尼屋乡依嘎冰川旁空地,并宿于车内。12月20日上午两人前往依嘎冰川拍摄视频,为追求视频效果,在王相军多次指导演示后,11时51分,左某明按照王相军的要求,用王相军的手机拍摄王相军在岩壁“小跑及回头动作”视频时,王相军失足滑人水中。随后,左某明多次施救,期间,自己也不慎滑人水中,后通过自救爬上了岸,找来附近工地人员帮助救援,但返回现场时已不见王相军踪影,左某明便报警求助。

  小左:早就相信警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2月22日晚,警方发布情况通报后,多日没有在网络上发声的小左,出现在抖音网络平台的直播中。当晚直播开播前,小左发布一条动态,配文称:“今天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特殊,我承认,我哭了…”

  “我早就说过,相信警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在直播中,小左的情绪显得比较平静,坐在直播镜头前,边品茶跟粉丝互动。小左称,西藏嘉黎警方发布情况通报后,不少朋友给他发了消息,有朋友给他打电话,“在电话那头都哭了,觉得我受了很大的委屈”。

  “我不在乎那些攻击我的人,不去管他们就是了。”小左称,面对持续了两个月的网暴,他已经习惯了,也注意到有些别有用心者借机蹭热度。“很多网友不分青红皂白,被人带了节奏,活在自己狭窄的空间里,没必要跟他们去理论。因为当他觉得你有错的时候,连你的长相都是错的,你说的每句话都是错的。现在已经官宣了,那些质疑我的人,啪啪打脸了。”


王相军与小左在一起的合影

  小左称,王相军失足落水失踪后,他也曾为自己没能将他救起而深感自责,但是,当时他确实已经尽力了。春节之后,他远离网络,慢慢将自己的状态调整了过来。“这次直播结束后,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直播了”。

  “我需要把这段时间压抑的情绪释放一下,也需要恢复我正常的生活了!”小左表示,接下来的时间,他会继续去徒步,完成徒步绕地球一圈的梦想,“我现在徒步走了2万多公里,要达到目标,我还要徒步近2万公里”。

  “流浪狗”网友:警方的通报为我洗冤了

  1月22日,网上出现的“蓝洞”降噪视频中,“亚历山大流浪狗”和“小左”都与王相军同行,因此,这两人成了不少网友的众矢之的。有网友认为,“亚历山大流浪狗”有谋害王相军的可能,经网络传播发酵后,不少网友甚至直接认定“亚历山大流浪狗”就是“凶手”。

  “王相军是我的朋友,人走了,我心里也难受……”不堪网暴,“亚历山大流浪狗”一直期待警方发布调查结果,希望所有谣言不攻自破——2月22日晚,他终于等到了警方发布的情况通报。

  警方通报显示,2021年1月22日,网传经降噪处理的王相军“蓝洞”(冰洞)探险视频,质疑“王相军失踪系谋杀”。

  警方依法调取了网传“蓝洞”降噪视频的原始视频,并送专业机构鉴定:“视频系王相军本人于2020年12月10日13时42分拍摄,声音主要有流水声、脚步声、衣物摩擦声、呼吸声等,未检测到有效语音”,视频拍摄地点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市波密县易贡乡恰青冰川,与王相军落水地依嘎冰川直线距离为115公里(乘车路线900多公里)。

  “警方的通报为我洗冤了。”接到封面新闻记者回访电话时,“亚历山大流浪狗”难掩内心的激动,但情绪却非常糟糕。他称自己看到警方通报后,立即进行了转发,但没想到引来了新一轮的网暴,“这事儿还没完,似乎也完不了”。

  “亚历山大流浪狗”称,春节前后,网友对他的网暴冷了下来,他难得过了几天清净日子。当他转发警方通报后,“很多被营销号带了节奏的网友,好像又有地方发泄情绪了,不相信我是清白的,仍然认为是我杀了王相军,甚至还有人质疑警方的调查”。

  面对新一轮的网暴,“亚历山大流浪狗”表示现在已无能为力,只能默默承受。“我咨询过很多律师,他们说我要维权,可能要花费10来万元的成本,但换来的赔偿可能只有3万多元。而我现在的情况是,事业和生活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已无力去维权。”他呼吁网友保持理性,同时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强对网暴行为的监管。


王相军与“亚历山大流浪狗”最后一次同行

  家属:告诫网友别受骗 保留追究冒名侵权的权利

  “请大家不要听信未经证实的传言,也不要传播任何未经证实的虚假消息。”西藏嘉黎警方发布情况通报前,王相军的父亲王东、弟弟王龙曾联名发布声明,感谢社会各界好心人和广大网友对王相军的关心,并表示,一旦有最新消息会第一时间告知大家。

  针对网络上出现的各种以王相军的名义募捐等活动,这份声明也作了说明:“自王相军失踪至现在,我们没有举办过任何与王相军相关的活动,更没有且也不会授权任何人去举办与王相军相关的活动(如纪录片之类),请广大网友提高警惕,谨防上当受骗。”

  对于那些打着王相军旗号,在抖音、快手等网络平台谋取非法利益的“不法之徒”,王东、王龙表示,他们将保留追究侵权责任的权利。


西藏冒险王王相军另外,针对网传王相军的失踪与王龙有关的推测和网暴言论,王东也以父亲的身份进行了解释:我失去的是儿子,他失去的是陪伴他长大、相亲相爱的哥哥。他们俩对于我来讲就如同手板手背——都是肉,希望大家不要相信不实传闻,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希望大家不要伤害王龙,我相信王相军也不希望他的弟弟受到伤害。

总值班: 吴弋 刘昆     编辑: 张笑爽     

来源: 交汇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