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新闻 新闻> 连云港新闻

熊发仁:坚守41年 筑牢海上生命航线

【连网】  在从徐圩新区到盐城市滨海县的230公里海岸线和广阔海域里,散布着149座航标。对于“江苏省道德模范”、原连云港航标处燕尾港航标管理班班长熊发仁来说,这些航标的位置他闭着眼睛也能找到。从19岁到60岁,他扎根燕尾港整整41年,在艰苦的盐碱地上坚守使命,每年为上万艘船舶点亮航道上的明灯。

1978年,熊发仁来到灌云县燕尾港镇,24小时待命带领班组管理维护航标,从此他就在这里深深扎下了根,直至退休。41年里,熊发仁海上作业超过1万天,维护保养航标达148万余座次,行走海港滩涂33万公里。

身材瘦弱的熊发仁,握起手来格外有力,一双手上满是纵横交错的伤痕。“这是烧伤,这是划伤,这些都是我的‘功勋章’。”他笑着说。电池铅酸液体溅到手上,立刻烧掉一层皮;长满青苔的礁石湿滑,密布的海蛎子壳像刀片一样锋利;海上波涛汹涌,灯浮和船只晃动旋转,稍有不慎就会滑落海里……对熊发仁来说,遭遇这些危险已是家常便饭。

2013年初夏,海上有座航标出现故障,熊发仁第一个跳上灯标,由于风浪很大,他的头部磕在灯标的铁架上,当时就昏迷不醒了,但他本能地抓住铁架在标灯上随浪摆动,随时都有掉入大海的危险。“如果不是同事们及时赶来救援,他的生命就结束了,因为他已经深度昏迷。”当时同事们都哭了。

2015年12月13日晚,一艘英国货轮和数百条渔船因大台风都提前到燕尾港靠泊,但灌河口18号灯浮被风浪冲没了,失去灯浮船只就会遭遇撞礁、搁浅、翻船等危险。熊发仁得知情况后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迎着七八级大风,一直找到滨海县,在零下七八度的海滩上,他和同事们光着脚在稀泥中步行12余里,近29个小时茶水未进,终于找到灯浮,等到第二天晚上23时才把灯浮运回原处,为国家减少了十几万元损失。

“当天下着小雪,风力达到8级以上,船只出了灌河口海堤后,风浪越来越大。船在海面剧烈起伏,一个接一个大浪,从船首一直拍到船尾,我们的衣服都湿透了。当时我就想,今天可能回不去了。”航标管理员倪超回忆道。

航标维护工作是又累又重的体力活、充满艰险的生死活,更是大有学问的技术活。工作之余,熊发仁努力钻研创新,从一名普通工人成长为航标“全科医生”。

海上天气条件恶劣,浮标上的蓄电池经常受到大风大浪的冲击,加上海水侵蚀,接线柱与连接线被迅速氧化,极易断裂,这也是航标故障频发的根源。2013年,熊发仁下决心解决这个问题。他一方面通过密封胶、黄油密封蓄电池的接线柱,另一方面把电源连接线的正负极加接过渡线,再把接线头用防水胶布裹起来,防止氧化。经过一年的分析实验和技术改造,熊发仁的创新获得成功。一个燕尾港班组,每年节省维护费用50万元,工作量降低20%。2015年,熊发仁以此成果为基础,发表论文《航标电池极柱氧化研究》,获得中国航海协会航标专业委员会一等奖,并受邀走上中国航标专业学术论坛的讲台。2018年9月,熊发仁所著的《航海科技成果推广与应用——北斗卫星遥测遥控终端在灌河航道上的推广与应用》被评为2018年中国航海学会优秀论文。2018年底,熊发仁入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员。

燕尾港镇位置偏远,生活设施缺乏,条件艰苦,不少人来了没多久就要求调离。熊发仁有过两次回到市区机关管理岗位的机会,但考虑再三,他还是放弃了。“如果大家都走了,工作就没人做了。连云港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出海口、重要战略支点城市,港口面临着重大发展机遇,正需要有人在一线,为港口建设出力。”熊发仁说。

在熊发仁和组员们日夜无休的默默奉献中,燕尾港班组全年航标正常率为99.94%,航标维护正常率达100%,航标可用性99.94%,航标修复率100%,均达到或超过部颁标准,被誉为全国沿海“航标第一班”。熊发仁本人先后获得全国交通技术能手、全国十大最美航标工、全国海事系统“庆文式”标兵、江苏省道德模范、江苏省文明职工、江苏省岗位学雷锋标兵、2017年度感动交通年度人物、江苏“最美职工”等荣誉。(记者 庄婷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