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新闻 新闻> 连云港新闻

市二院医护战“疫”铁三角:疫情不退 我们不退

□ 庄婷婷 江荣 周霞 王娜娜

gb24A3e

出征武汉前同事为钱明月(左二)加油,左三为刘芸芸

【连网】  神经内科护士刘芸芸、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伏兵、神经内科主治医师钱明月,在市二院,他们三人被称为神经内科“铁三角”。疫情期间,“铁三角”转移了阵地,从神经内科到了隔离病房。

2月4日,刘芸芸像往常一样,睡醒以后准备去科室上小夜班。下午15时08分,接到了护士长的电话:“芸芸,你明天上午8点要去隔离病房报到,今晚在家好好休息,准备一下生活物品。”那一夜,刘芸芸想了很多,无法入眠。

“我第二天进入隔离病房的时候才得知,我们科的伏兵和钱明月医生也加入到隔离病房第一线了。哈哈,我们神经内科的‘铁三角’又成为一线搭档,我忐忑的心瞬间踏实了许多。”刘芸芸说。

gb24A3d

刘芸芸和伏兵在采集标本

进入隔离病房的第一天,刘芸芸和伏兵搭班。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们以前没有接触过的,厚重的防护服和护目镜围成一个密闭的空间,穿上后瞬间与外界隔绝了。他们认不出彼此,只能在隔离服上写上名字。“因为穿得太多,会影响操作的准确性,在我第一个夜班时就来了3位新病人,病人都需要打留置针。我紧张极了,大口呼吸的水汽一下子模糊了护目镜,我只好提住气,稳下来,慢慢摸索……耶!我做到了,内心很欣慰。有了成功的经验,我每次都提醒自己:累到极限也一定要慢下来,沉住气,确保动作的准确性。”

晚上,伏兵和两个儿子视频,5岁的小儿子一直在视频里问他:“爸爸你咋不回家?”懂事的12岁大儿子则关心地嘱咐:“爸爸,你防护做好没有,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看着两个孩子,我心里很酸,只能安慰他们,并答应二宝回家后陪他过生日,要是赶不上就给他补上。”说到这,平时大大咧咧的伏兵有些激动,眼圈红了。

刘芸芸和伏兵第一次采集标本时也有些紧张,伏兵还不时提醒刘芸芸“你站得远一点,我靠得近一些!”从隔离病房到缓冲区,再从缓冲区到半清洁区,他们像笨拙的企鹅一样一路过去。脱下层层的保护衣,摘下口罩的片刻,刘芸芸长长地吁了口气,6个小时的轮值终于结束了,而她的鼻梁、脸颊都被口罩勒出一道道红红的印子。

被隔离的滋味不好受,医护人员跟患者同时在这个封闭的空间,最能体会他们的心情。在每天查房、护理病患的同时,刘芸芸都会随时关注患者的心理状态。有一位中年女患者比较焦虑又容易激动,总是开门大喊大叫,刘芸芸多次对她进行疏导和沟通,改变了她的态度。“她还用手机帮我拍了张照片,说回去要给她的女儿看看,告诉她护士对我比她对我还有耐心!”

gb24A3c

钱明月在武汉方舱医院

2月8日晚上,钱明月在隔离病房上第二个夜班,平时不太会做饭的他给大家带来了自己在家做的煎饺,来不及夸奖大家就一扫而空,吃完后都竖起了大拇指,就在当天凌晨,钱明月接到消息,早上8点集合出征武汉。

“接到通知时我还在夜班,科室同事给我准备了生活用品,收拾好已经凌晨3点了。我匆匆离开医院回去和妻子见一面,孩子还在睡梦中,我和妻子简单说了几句就走了。”钱明月说。

如今,钱明月已经进入位于武汉市体育中心的方舱医院工作。“这里可以收治560位病人,目前基本设施还是不错的,能够完成患者最基本的医疗和生活需求。我们的任务是观察病情、书写病历、鉴别危急重症患者、协助护理人员抽血留样、上报数据、给患者做心理疏导……”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