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教育 教育> 校园新闻

2018届赣榆高中优秀学子的母校情结

1

从左到右:王俊杰、郭傲雪、王经军(校长)、陶晨越、张润民

【连网】三年前,他们鲜衣怒马正年少,带着懵懂与青涩来到美丽的赣中,开启了追风逐梦的新征程;三年后,他们用勤奋与汗水、拼搏与超越书写了属于他们的青春风采,即将仗剑驰骋闯天下。经过高考的历练,迎接他们的将是更加自由、更加广阔的天地。又是一年毕业季,当毕业的骊歌响起的时候,你听你看,赣中的美丽、魅力的赣中,小伙伴们说不尽道不完。

我就是风暴  清华大学 张润民

命运对勇士低语:“你无法抵御风暴。”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回首,看着三年来一步步走向成熟与坚定的自己,我想,我就是风暴。

如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我高中三年的生活,这个词应该是“兼顾”,在文化课与竞赛中兼顾,在班级事务与日常学习中兼顾,在学习能力的培养和各类大型活动的锻炼中兼顾……这常常使我焦灼,使我疲惫,甚至使我茫然:“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我该如何取舍?”的确,兼顾的滋味并不是很好受,你常常要忍受舍弃而带来的不甘与遗憾,但当自己渐渐从感性走向理性,从动摇走向坚定,从怀疑走向自信,你便知道,所有的煎熬,都会开出花朵。

高一,重在打基础,而数学和物理是自招与综评的重头戏,于是我将其作为奥赛选点,并且优先将文化课放在首要位置,及时地调整,使我在高一下学期的数次大考中一直保持在年级前5名,并在高二开始时收获了数学竞赛的省一等奖。原来总是喜欢跟着感觉走的我,开始服从于自己的理性判断。

高二,这是无感的一年,事情太多,以至于来不及回味,现在想来却是无比丰富多彩。这一年里,有thussat测试失利的痛苦,也有优特测试斩获各科第一的喜悦;也和18届同学们一同喊出自己的成人誓言;这一年里,我踏进了那个紫荆盛开的校园,美丽的紫荆操场上,仰望星空,无需再迷茫,眼前的路已经清晰,无悔于自己的选择,坚持下去,就已足够。

高三,经历过两年的磨砺与积淀,此时的心态是如此平和,终于没有了各类琐碎事务的羁绊,终于没有了顾此失彼的牵挂,现在要做的,正如班主任所说:“平心态,抓双语,列细节,选点突破。”一场酣畅淋漓的冲刺,需要一颗平静如水的心,这二者矛盾吗?现在看来并不矛盾。平静与稳重才是真正的自信,这点我深信不疑!

没有人的成长是完美无憾的,但在赣中,我却度过了一段有滋有味的时光,如果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填补所有的缺憾,我会微笑摆手,因为那不是真正的成长。

毕业散记  北京大学 郭傲雪

三年前,别人告诉我,进了赣中奥赛班,就是一只脚踏进了顶尖高校的大门。碰巧的是我第二天读到了八月长安的《最好的我们》,于是小心提醒自己,一定要迈好真正决定自己命运的另一只脚。

我的高中,就这样在一个小女生的谨慎中,平淡地开始。

我天性不是很自信,甚至对自己时常“underestimate”,想想刚入学的状态,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吃南食堂的土豆培根,一个人漫不经心擦玻璃的灰尘,一个人在稀薄的暮色中慢慢向四楼教室踱去。其实并非不喜欢与同学交往,而是那时候正在经历对自己非常重要的成长期———重新思考自己的性格、价值、定位以及人生理想的时期。如今的我,感谢自己能够坚定地为自己辟出那小小的空间,因为宁静的心境,有助于独立人格的养成。

高一时语文老师把早读课用来演讲,上课前几分钟(后来演变成小半节课)也用来推荐文章,那是我极其快乐的时候。我还记得第一次推荐文章,我推荐的是王开岭的《谁偷走了夜里的“黑”》,直到读到第二部分,我紧张得颤抖的双手才开始平静。或许是王开岭文章特有的美感抚慰了我,或许是讲台下同学们理解和认真的眼神温暖了我,总之,对我来说,那是一个何其重要的时刻,我开始期待把自己送到舞台上,而不满足于在台下做一个鼓掌者。

“一切都要放开。”这是我高三一整年信奉的法则之一。“情绪是理智的劲敌”,而我时常被情绪控制。愤懑,内疚,不甘,委屈,迷茫,无助,这些都是我害怕的对象。我后来语重心长地和学妹学弟强调要摆好自己的心态,实则想想那时自己的模样儿背后冒了冷汗。

高考后的第二天,我在键盘上敲:“好奇怪啊,没有预期的突如其来的兴奋、放松或是心慌、伤感等等可以明确形容的情绪,在考完试,走下教学楼,看到荷花池里尚未开放的点点粉红花苞后,我竟感到从未有过的寂静。”

青春就是一次奔跑  清华大学 陶晨越

“青春就是一次奔跑”,这本是初中拍毕业照时学校打出的横幅。一晃眼,三年过去,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人生的下一个路口。

刚刚进入赣中时的心情,现在已经记不清。大抵是忽然间发现了高中是比初中广阔得多的天地,于是怀着有些莽撞的热情,觉得自己可以尝试更多可能性。与此同时,我却下意识地维护自己的舒适区:把自己置身于好友组成的小群体中,课堂上在老师的目光扫过时尽可能地往后缩,集体活动热切的参与却不希望成为最出风头的那一个。渴望获得更多,却害怕冒险,害怕改变。

这样的心态直接导致了所谓“低谷期”的到来。记得曾在一个月内四次奔赴南京,皆是失望而归。最后一次回家途中,我看着夜幕下的车窗外,突然感到迷惑:我到底在干些什么?

就这样有些浑浑噩噩地进入高三。当我从竞赛辅导的教室回到班级,我发现高三的课堂氛围和想象中的是如此不同。不是神经紧绷,分秒必争,相反地,更多的是平静淡定,有条不紊。高三的生活其实有种按严格的规律行走的平和与安宁。这时的我,少了心浮气躁,丢开了想证明自己的急切愿望,反而渐渐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力量,我开始享受在校园中为数不多的与自己独处的时光。并不是借此逃避什么,也不是故作深沉,仅仅是希望多与自己对话,多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忽然想到高三体育课上的长跑。其实并不是我擅长跑步,只是看到周围的同学们都在坚持,我便也打消了放弃的念头。青春原来真的就是一次奔跑,只行好事,不问前程。

冲过终点线后,发现跑道外的天地前所未有的广阔。

风好正扬帆  北京大学 王俊杰

多年以后,我想我注定会想起赣中,想起高三,那不仅是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更是怀念那时候为高考奋战的日子,怀念一段无需面对复杂社会的美好时光。

晚饭时,我喜欢在众人走后,等到楼梯与校园回归冷清,夕阳变得金光闪闪,操场上矮墙的影子在楼顶上清晰可见时,去寻找那份属于我的晚餐。

八九月份,楼梯下弥漫着金桂素雅的芬芳,花树却无处寻觅。我在桥上的柳树间再次细看落日,看看水闸与太阳形成的图案,路过桥边静静伫立的朴树……

我不断回忆着那条每天走过的路,耳边都是一旁人的论战,不嘈杂也不安静;眼前是剪了又长,长了便阻碍新人的常绿灌木,鼻子里充盈着断断续续的广玉兰、桃树、桂花的香气。走过一段路,花香开始改变,平静里产生了不安,不安又渐渐消失。不知道这校园的美景,会不会出现在我正在思考的脑子里,并打断我模糊的思路呢?

每当有人说起校园美丽,我就对“美丽”一词开始犯晕,我对美丽的态度是务实而具体的,我确信校园的美丽,我必须能说出这美的线索。

你问我赣中给了我什么,我回答两点:一是美丽的多姿多彩,二是思考的无穷魅力。这不是我凭空得到的,这是三年间记忆打磨的最好作品。既然生活在这里,就不免要扎根,长成她的模样。“活过爱过写过”不免悲壮,可人在感情无法控制时说的蠢话,恰恰是他心底爱的明证。

我想说,这里已经成为我单薄身影下一片弥足珍贵的精神家园。出门游子的最后底气,便是他的家园。在赣中的这段日子也将成为我远行的必需品,还要不时拿出来晾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