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部委 部委> 地税蓝莲花> 蓝莲花读书会

沈云沛其人与书法

cSowS

李建华

【连网】 华夏国拍2012春季拍卖会4月19日上午开始,地点在北京饭店B座,从网上预展知有晚清名人沈云沛六张书法册页,我对海属地方名人一向多为关注,遂嘱托北京的张元义藏友代为拍下,价格不菲。六张书法各为25*16cm,内容为沈氏书写的两首诗。一为唐代诗人白居易的新乐府诗《昆明春》;一为汉乐府诗《明月何皎皎》,原装旧裱,落款为“甲寅中春花朝后三日东海赘民沈云沛写于燕南之百品松居”,经查甲寅年为1914年,虽约百年,墨迹如新。

沈云沛其人

谈晚清至民国海属名人,沈云沛是重要的一员,但至今故居无名,物产已无,遗物矢尽,后人虽众却星散各地,曾听说有藏家有其数米书法手卷,但至今不见面世。

沈云沛(1854-1918年)字雨辰,号雨人,海州西门人。1873年仅19岁便连中秀才、举人,1894年40岁时沈氏中了进士。甲午战争爆发后,为加强江苏沿海一带海防,两江总督张之洞奏派其回海州办理团练,后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团练解散,朝野上下纷纷呼吁“设厂自救”、“振兴实业”,此时他的同科进士南通张謇已经在办理实业方面走出了第一步,创办了通海垦牧公司、大生纱厂等项目。沈云沛于是专程前往南通拜访并住了很久。受到启发,回来后在海州创设了种植试验场、果木试验场、海州面粉厂、肥皂厂、云台茶叶树艺公司等几家企业。1905年4、5月间,沈云沛及赣榆绅士许鼎霖共同邀请张謇来海州考察,帮主他们改定了“海赣垦牧公司呈稿”,后沈、许共同筹聚资金42万元,先后在海州、赣榆两地联办“海赣垦牧公司”,借助通海垦牧公司经验开发滩涂垦牧,先后兴办了海州面粉公司和赣丰机器油饼厂。至此,通海、海赣两大垦牧公司开了苏北沿海垦殖先河。

正当沈云沛在海州兴办实业如火如荼之际,一份清廷农工商部对张謇、沈氏的征召令打破了其平静的乡绅生活,1925年末,农工商部拟征召该部头等顾问张謇入部任实职,同时还请张謇邀沈云沛共同赴京任职。对于清廷的征召,张氏以办理地方实业、教育暂难脱身为由婉言谢绝,而沈云沛于1906年应召入京,先后出任农工商部参议、右丞、右侍郎,光绪三十四年二月署理邮传部右侍郎,室统二年七月署理邮传部左侍郎并暂行署理邮传部尚书,任职时间仅为三个月。民国后任参议院参政,民国四年(1915年)9月参政院代行立法院开会,与周佳彦、马安良等请愿改变国体,9月19日梁土治等组织“变更国体全国请愿联合会”以沈云沛为会长,向参政院总请愿,积极拥护袁世凯称帝。1919年郁郁病亡于天津,后其灵柩归藏于家乡海州,据传在文革中被毁。

沈云沛与陇海铁路

现在连云港人对沈云沛知之甚少,但谈起沈氏与陇海铁路也即现在的新亚欧大陆桥东端终点的确立则津津乐道,或认为沈云沛功不可没,其间作用有夸大或又含糊不清,实际脉络隐于各种史料之中。

1881年6月9日,第一列用蒸汽机为动力的机车拖着长长的煤车轰隆隆地从唐山开往胥各庄,标志着中国从此进入铁路时代。清末民营铁路亦即商办铁路兴起,苏籍官绅谋求自办江苏铁路,沈云沛亦参与其中,1905年10月间,张謇、沈云沛及其数十名江浙绅士为争取苏路、浙路商办两次上书两江总督周馥和北京的商部,1906年2月,商部章京阮惟和首次提议建开(封)海(州)铁路,得到众多苏籍官绅的支持,4月,苏籍官绅256人共同呈请清廷允许苏路商办,获准后成立了商办江苏铁路公司,选王清穆为总理,张謇为助理。苏路计划分筑南北两线,其中的北线是以清江浦(即现在的淮安)为中心,先后规划有清江浦经徐州伸入河南的清徐线,北至海州的海清线以及至瓜州的瓜清线,至通州的清通线等,呈米字状放射。北线工程又任许鼎霖为协理,张謇、许鼎霖负责勘测线路、修筑工程,在清江浦选定铜元局作为苏路公司办事所,先行筹划清徐线。从当时的规划看,海州只是作为一个开(封)徐(州)清、海的终点站,建成后铁路要从徐州经过现在的淮安折向北抵达海州,并非现在的从徐州经东海至连云港港口的格局。

光绪三十二年九月在清政府推行的官制改革中,谕令设邮传部,凸显了铁路在交通中的主要地位,1908年2月海州人沈云沛从农工商部调邮传部,署理右侍郎从此开始他在职场生涯中的辉煌时期,1909年邮传部奏派路政司郎中阮惟京和铁路总局顾问沙海昌勘察开(封)、徐(州)、海(州)、清(江)路线,1910年初邮传部拟《勘明开徐海清路线情形筹拟及时兴办折》指出“开徐海清线路以开封为起点以自开商办之海州为尾闾,西联汴洛以达甘新,为中原东西一大纬线,陆路则与京汉、津浦交通,水道则与各洋航路相接,据控制海陆之形便,握操纵自我之机关,经武兴商,皆领实效”。呈清勘明线路加快推出铁路建设,虽然此时邮传部与苏浙铁路公司绅商之间矛盾重重,但沈云沛积极推动北线工程,并将“海州为终点”变成官方意见,可以说在海州通铁路及设站上沈氏功不可没。

实际上改变陇海铁路东端走向的时间发生在民国初年1912年,那是虽然清徐线清江浦至扬庄17公里于1911年2月告竣,但苏路其他线因经费不支陷于停顿,引发了陇海路东端规划的调整之争,主要是淮扬属与海属两方官绅群体之间,一派主张从徐州横贯江苏腹地经南通天生港衔接崇明大港,是为南线,为江苏淮扬两属人所坚持;而另一派主张由徐州就近直达海州西连岛,是为北线,为江苏海属人所坚持。海州籍水利专家江苏省议员武同举等向省议会建议案指出:海州南可挽上海已失之权,北可掣青岛扩张势力,实完全握有黄海中心健固之海权”、“铁路海口之确定以测量为第一步,以比较之确定;第二步应请议长付大会公决。”武同举等提案内容以“江苏省议会”名义在《地学杂志》上发表。其时,张謇尚为江苏议会会长,不久赴京就任名流内阁农商总长,在终点问题上未有公开的意见。曾做过邮传部尚书的沈云沛利用京城的官场人脉关系,此轮争议中发生作用,争持多日后,终于铁路局决定用北线,主张南线的一派失败。可以说,从汴洛铁路延伸至陇海铁路现有规划以及新浦的开埠沈云沛确实做出了很多贡献。

倒是在他去世后三年1922年的一起重大历史事件——中国收回青岛主权(那时徐州至海州段的铁路并未修筑)又引发了陇海铁路终点最后也是最大的一波纷争。争论双方仍是淮扬两属与海属两方官绅群体之间,几乎形成一波政潮。“始则两方议员,互以文电表意见,互赴交部诉理由,继则地方各公团互有通电达于京省,措辞激切,再继则两方学生迭有文字发表于报纸。在这一轮的纷争中,南通人张謇带领通属团队大声呼吁:“向者陇海路当局主张西连海岛最适当之理由,日屏蔽青岛,今青岛既已收回,与西连岛相距仅二百公里,宁有同一商埠,而设于慌左孤悬之野,以谋路之发达乎?”张謇抓住青岛主权收回,海州战略地位骤降的机遇,试图把陇海铁路东端建到南通地区。为此张誉一方面联络在京苏籍人士,及地方社团给国民政府施压,另一方面则尽力寻找有利于南通的证据,阐述、论证以通州为终点对于苏北发展的重要作用,然而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军阀各自为战,无暇顾及铁路的争持,也无法改变陇海铁路终点问题形成的结果。到1926年东陇海铁路东段徐州至大浦完工,后因大浦码头泥沙淤积不能使用,遂在老窑另建连云港通海码头,为此修筑了新浦至老窑的铁路,长约28公里,1932年7月动工,1934年12月完成,至此真正的陇海铁路告通,距沈云沛去世已逾十五年矣,也并没有传说的张謇、沈云沛为修铁路起争执之说。

观沈云沛的书法看他的晚年心境

沈云沛于1895年以恩科第二甲第八十六名成绩金榜题名,因为文学及书法优秀被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沈翰林”。庶吉士有点像现在的社科院研究生院的研究生,与现在不同的是,它不分科或者说它只有一种工作就是加强写作朝廷文件的能力,练习书法,也是重要的项目之一。三年大考,合格便可以出去做官,明曰散馆,清代皇帝的字多出于翰林之手,因此皇帝对翰林的书法特别重视。从我收藏的六张书法看,作品中规中矩,清秀俊朗,我曾把此书法拿给一著名书法家鉴赏,他感叹说现在的人已经很少能有人沉下心来写出这样的字了。透过书法的背后仿佛看到了一个古稀的老人在月亮星稀的夜晚背默下这样的文字。

昆明春,昆明春,春池岸古春流新。影浸南山青滉漾,

波沉西日红奫沦。往年因旱池枯竭,龟尾曳涂鱼喣沫。

诏开八水注恩波,千介万鳞同日活。今来净绿水照天,

游鱼鱍鱍莲田田。洲香杜若抽心短,沙暖鸳鸯铺翅眠。

动植飞沉皆遂性,皇泽如春无不被。渔者仍丰网罟资,

贫人久获菰蒲利。诏以昆明近帝城,官家不得收其征。

菰蒲无租鱼无税,近水之人感君惠。感君惠,独何人,

吾闻率土皆王民,远民何疏近何亲。愿推此惠及天下,

无远无近同欣欣。吴兴山中罢榷茗,鄱阳坑里休封银。

天涯地角无禁利,熙熙同似昆明春。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纬。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前一首是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的新乐府诗之《昆明春水满》,唐德宗年间因旱赦免了昆明池一带贫民的租税。“近水之人感君惠”,白居易肯定了这些仁政,生动反映了诗人儒家“民为贵”的社会政治理想。沈云沛背默下这首诗的时间为民国三年,那时袁世凯已经修改《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改内阁制为总统制,规定民国大总统可以无限期连任,想毕沈氏认为天下已定希望袁氏像盛唐一样“亲民、仁政”吧。沈云沛作为从晚清到民国的重要大臣与袁世凯是有过亲密接触的,因为年老多病逐渐淡出权力的中心,那时与他同科进士的张謇已入了名流内阁任农商部总长,他感到恍惚迷茫,无所适从,甚至于在袁世凯复辟帝制活动中,受梁士冶等旧臣怂恿为袁氏摇旗助阵。这也是他拘囿于固有的思维体系,不能观察大势,使他有着历史的局限性。后一首为思乡之作,恰恰反映了他晚年有着不一样的思乡之情,虽然病老京城,但仍不忘家乡。其晚年的一首诗作为他作了一生的总结:十载繁华醒后梦,万方患难死中生,手把寒梅说身世,百年同汝儿枯荣。

Zm6HH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