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部委 部委> 地税蓝莲花> 蓝莲花读书会

一品高官沈云沛清廉与惩腐二三事

刘风光

【连网】 晚清设立的邮传部,集路政、电政、邮政、船政等“四政”于一身的头等重部。作为中国近代产业向现代化迈进的“四政”,每一政都事关国家的进步与发展,而在一些人的眼中是个肥缺。尤其耗资甚巨的铁路,从招商、到勘察、土地征用、施工、采购、运行管理、任用人员等,可捞可占的地方实在太多,故为一些贪鄙之人所垂涎。

于是,围绕着邮传部尚书、侍郎职务之争甚为激烈,一个个像走马灯似的。任职最长的一年多一点,短的只有3个月、5个月,最短的只一个月。各条铁路的总办、管理人员,以及靠财力捐纳的候补官员等,在获取权力之后,便不计后果巧取豪夺,化公为私,一夜暴富。铁路贪腐迭起,铁路贪墨已成顽疾,为社会所诟病,对此,御史屡屡弹劾。

沈云沛入主邮传部,先后担任左侍郎、右侍郎、署理尚书等要职。他廉洁奉公,自身不徇私情而持公义,是朝廷唯一一个没有受到言官弹劾的一品高官,被朝野奏誉为“端庄才萃”“人曰无双”之人。沈云沛在部议和致各路局札函中,饬令各路局要修筑干干净净的铁路,不要落污名、骂名。对铁路修筑中的贪污劣行,不问亲疏概采取高压手段,铁腕惩治腐败,成效显著而为朝野瞩目。

一、廉洁奉公3件事

1.每年海州家中要汇去5万两银维持其生活。沈云沛的俸禄,本可以维持一家人的丰

衣足食,但由于家中佣人多和日常往来开支较大,故入不敷出。于是,其子沈仲长遵父命,指令管家赵理斋、总管董才卿,每年给其父沈云沛汇去5万两银以维持正常生活。

2.“具结”收入平均分配。在清代,凡赴京师办事、投状者,包括参加各类朝廷考试等,当事者须持有朝廷相关官员的证明函、推荐函等,以示对此人身份的确认与担保。此种“介绍信”抑或证明材料称之为“具结”。当事人在得到“具结”的同时必须付相关“具结”费用。按照朝廷规定,官员收取的“具结”费用,是为个人的额外合法收入。由于沈云沛位高权重,说话有分量,向他要求出具“具结”者很多,故收取的费用累计较多,而邮传部其它低级官员的“具结”收入很少。于是,沈云沛将自己丰厚的“具结”收入归邮传部统一保管,年终大家平均分配。此举赢得了朝野的赞赏。

3.家庭子女不干预陇海铁路东段的任何举措。陇海铁路修筑,沈云沛从1905年便开始上奏谋划。他在1918年逝世时指令沈仲长和沈蕃,不准修改东部路线走向,任线路从自家鸿门果园中间穿过,并冲掉北部油坊一部。占地补贴按照规定办理。家里所有人不参与铁路事宜,不向他提拔的部属陇海铁路总指挥卢学孟、施肇曾等提出任何要求。

二.立足大局,持公义而拒贿2件事

1.否决开封—临沂—终点海州的“开沂海”铁路。宣统二年8月,德国为了将其在山

东的势力扩展到苏北,领事德雷使与山东巡抚孙宝琦说通外务部,修筑由开封经临沂而终点海州之“开沂海”铁路。德国领事认为,沈云沛为邮传部署理尚书兼左、右侍郎,大权在握,这条铁路又是修筑到他家乡海州的铁路,会给沈云沛的实业等带来巨大利益,有决定权的沈云沛一定会欣然同意。于是,德雷使带着厚礼面见沈云沛,但沈云沛一眼看穿德国意欲通过开沂海铁路的修筑,将其触角达到海州,扩大在华利益。于是沈云沛拒收礼金、礼品,并上奏断然拒绝!奏折中指出德国和孙宝琦此举“实系至当不易之论。”此举让朝野赞誉。

2.否决胶州---临沂---终点赣榆青口的“胶沂青”铁路。在沈云沛断然否决“开沂海”铁路后,德国改变策略:向外务部申请修筑胶州---临沂---终点赣榆青口的“胶沂青”铁路,以回避被沈云沛否决的“海州”之终点。为达目的,沈云沛好友巡抚孙宝琦几次登门金鱼胡同沈宅拜访说项。德国领事也几次登门拜访沈云沛,并在农事试验场宴请庆亲王奕劻、军机大臣那桐等权贵,希望从中斡旋说服沈云沛同意。但沈云沛看出,铁路修到青口,下一步必然延伸至海州。于是,沈云沛抓住德国提出的该铁路起点高密不合适,又以青口不适宜作为出海口为由,上奏折《胶沂青路线起点高密实多不便》,予以否决。

沈云沛否决的上述两条铁路,其往返辩驳电文、饬令函札、奏折30多件,历时2个多月,始终不为个人巨大利益诱惑所动,时被誉为“人曰无双”。

三.严惩铁路贪官5件事

1.严查津浦铁路北段赵家场购地舞弊案。沈云沛帮办津浦铁路,得知德翻译李德顺违法购买赵家场等铁路沿线土地,铁路修筑征用时又高价售出,谋取暴利,引起民愤。沈云沛受命查处,不徇私情,致直隶总督、好友杨士骧悲愤辞世;总办吕海寰与巡抚孙宝琦失察而受处分;李德顺被逮捕坐牢。沈云沛深感惩治铁路贪鄙责任重大,铁路“用人之道,以教育培养为先,而尤以赏罚劝惩为亟”。下文饬令各路,应以李德顺为鉴,对全国已成、未成之官办铁路“切实考查,严行甄择,不稍宽贷”。并部议对全国各路局进行督察,对所聘司员之贪鄙舞弊行为不稍宽贷,立即就地处理;对捐纳候补官员等朝廷命官,查实后上奏予以惩处。

2.成立以沈云沛为总负责的考查肃贪组织,查处百十余起贪腐案件。经部议,沈云沛亲自负责,确定阮惟和、何啓椿、唐德萱、陈宗蕃、关冕钧、卢学孟、柴廷俊、沈琪等,分别对京奉、京张、京汉、汴洛、正太、沪宁,以及津浦铁路南段进行切实考查,严行甄择。邮传部对各路局经两个月的考查,“计撤革各路员司不下百十余起”,根据其情节轻重,分别给予革职、通报各路局永不录用之处理;情节严重者“送交地方官分别监禁拘留,罚作苦工,驱逐回籍,并均照相通行各路,永远不准更名复充路差”。

3.不护短,严惩部属的贪腐行为。沈云沛对自己帮办的津浦铁路贪腐查办尤为严格,专折上奏津浦铁路南段购地舞弊案。对查实的“候选通判郭行健、豫河候补通判查彭年、分省补用知县郭曾和、候选县丞高炳文、闵乃荣、蒋尔谷、州同衔杨毓宾”等7名官员,串通购地司员“通同舞弊,请旨一并先行革职,统行归案讯办”。 军机大臣亲奉谕旨:著依议。

沈云沛铁腕惩腐震动朝野,遏制了津浦铁路贪鄙之风,树立了正气,加速了建设速度。

4.沈云沛专折上奏《奏特参铁路贪劣职员折》。沈云沛对查实的京奉、汴洛铁路贪劣职员上奏予以严惩:“……惟撤差各员或已捐有职官,非奏明一并褫革不足以示惩警……补用知府陆锡珪,胆大妄为,贪污无耻,把持蒙蔽,实为全路之蠹;候选同知王庆骥,举止浮躁,贪鄙嗜利,勒索包工,所得甚巨;直隶候选直隶州知州罗春煦,前充京奉铁路文案,行为卑鄙,罔利营私,勒索站长多金,确凿有据;知县用分省补用县丞林秉璋,前充京奉铁路站长,居心险诈,唯利是图,私索陋规,工于掩饰……”

5.严查民国交通史上轰动一时的租用车厢舞弊案。民国6年,沈云沛督办的浦信铁路因战乱被迫中止。他得知津浦铁路货运大增,货车运力不足,需投资120万元购置200节车厢方能解决运输紧张的困难。然而管理局长王家俭与副局长盛文颐,竟花430万元的租金,与华美公司签订了15年的租赁合同。沈云沛怒道:120万元能买到的车厢,却花430万元租,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胆子太大了!我修的这条铁路要毁在你们的手里。交通总长许世英闻知沈云沛的愤怒,也深感此案非同寻常,遂派员严查属实。王家俭、盛文颐及童临川遂被革职查办,同被判决7年徒刑。此案是民国交通史上轰动一时的案件。

四.实事求是,惩办罪犯,保护好人2件事

1. 为李厚佑洗涮了冤情。宣统元年10月9日,沈云沛接上谕:有人奏上海交通银行总理分部郎中李厚佑,贪鄙性成,操守难信,著邮传部按照所参各节确切查明,据实复奏,勿稍循隐。

沈云沛审阅军机处抄录参奏原片,其复杂心情难以言表:交通银行是沈云沛亲自参与策划筹办的,旨在筹集修筑铁路的资金。沈云沛对上海交通银行人事、业务了如指掌。李厚佑经营上海交通银行业绩堪佳,且家世与人品为云沛所熟知。上谕以少见的严厉口吻下令邮传部“据实复奏,勿稍循隐”,可见来头不小。沈云沛据自己掌握的实际情况,“贪鄙性成”者另有其人而非李厚佑。于是,云沛遂札委交通银行稽查、四品京堂陆宗舆,邮传部7品小京官杨允升秘密驰赴上海,按照所参各节密查李厚佑贪鄙案,务必详尽查实而成铁案,还上海交通银行、还人间世事一个公道。

陆宗舆和杨允升不负沈云沛重托,密至上海严查。沈云沛经严密复核陆宗舆、杨允升之报告,遂拟折与徐世昌署名上奏《奏查明上海交通银行总办李厚佑被参各款折》:“……李厚佑被参各节,或传闻未确,或查无实据,自应恳免置议……”沈云沛虽然为李厚佑洗涮了冤情,但按照交通银行总理不能兼职其他行业总理的规定,沈云沛在奏章中申述李厚佑应辞去上海交通银行总理职务,而专任原业务总理。

轰动一时的李厚佑贪鄙一案尘埃落定。李厚佑被弹劾有惊无险。沈云沛一身正气扶正贬恶,并公正作出与己私交甚密的李厚佑辞职上海交通银行总理之处理,赢得了上海实业界与金融界的尊重。

2.明辨是非把握尺度,给犯失察错误的邝孙谋以立功的机会。沈云沛铁腕惩治腐败,对贪污无耻,把持蒙蔽,实为铁路之蠹者严惩不贷,但对由于疏忽造成的失察过失,分清是非予以转圜,略施惩戒以接受教训,继续重用之,而不是采取统为革职查办之法。宣统二年,给事中参奏广东铁路多存舞弊,直指总工程师邝孙谋。沈云沛札派龙建章、关赓麟赴广东查办。龙、关二员深入实际严查后,发现邝孙谋对韶州北抵平石段的百余里之路,由于疏忽并未前往查勘,致路费无从预筹,以致延工。同时,邝孙谋在预算中将养路费与工程款项同列一单,造成混杂不清,但并未发现邝孙谋化公为私之贪劣行为。

沈云沛分析龙建章与关赓麟的报告,遂上奏,认为此二端均属邝孙谋措施失当,并非贪鄙嗜利,品行不端。沈云沛分析道:“该员系专门学生出身,惟身任总工程司,预算未清,包工多失,以致延工糜款,应即撤差议罚,以示惩儆”。总工程师邝孙谋深受感动,事后,邝孙谋被沈云沛派往陇海铁路,协助卢学孟、施肇曾等,为陇海铁路的修筑作出重要贡献,成为近代中国修筑铁路的骨干。

鉴于沈云沛一生的清廉与功勋,民国政府授予沈云沛民国最高功勋章---大绶一等嘉禾章。1918年沈云沛辞世后,大总统徐世昌亲为“点主”举行国葬。民国内政部、国务总理对河北、山东、安徽、江苏等省发出饬令,江苏省长齐耀琳发出命令,沈云沛灵柩专列火车沿津浦铁路至南京,至镇江、扬州达海州安葬,是为空前绝后的丧葬哀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