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部委 部委> 地税蓝莲花> 蓝莲花读书会

沈云沛的“犁户制”开创了我国土地承包先河

马鉴尧

【连网】沈云沛自幼生性颖悟,优于一般稚童,两岁时在母亲杨氏启蒙下,熟记《三字经》、《千字文》。入家学苦读诗书,深得教师赞誉,言其天庭饱满,骨络清奇、前途不可限量。八岁时便显现出超凡奇才,偕父卸敌。当捻军侵占大伊山,血洗响水口时,海州兵力不足危在旦夕,难以抵卸来势汹猛的捻军部队。沈云沛跟随父亲赴州署共商退敌良策,分析双方兵力及战前状况,小小年纪的沈云沛运用《卫公兵法》,提议用疑兵战术退敌保卫州城,他的提议得到了守备及团练的认可。兵不厌诈,城外插旗城内击瓦,疑兵重布,令捻军摸不着北,又惧陷清军和曾格林沁包围,遂弃海州北上。海州得救军民称异,谓之“圣童沈云沛”。

鸦片战争割地赔款,国人难以接受,国力衰弱唯有实业救国,沈云沛力主“谋实业以培天下之元气”,并身体力行,改造荒滩创办企业。光绪三十一年,大清商部刊文评介沈云沛兴办实业,为中国“商界之嚆矢”,赞其既振臂高呼,又努力实践,走在实业救国的最前列。

沈云沛祖传土地5万多亩,遍于灌云、沭阳、东海、新沂一带,在清未拥有土地量全国首屈一指,然而大多数都为盐碱贫瘠之地。海州地处淮沭河下游,旱涝交替频发,盐碱地多数只长蒿蓬,余者虽经耕种却产量极低,佃户租种无有信心。灾年绝产,佃租难收,虽拥有五万亩土地,却难以富足一方,谈何实业救国?

沈云沛经过调查分析,认为唯有对土地改良,加大土地的投入,方能变劣地为良田。盐碱荒地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开河引水,挖沟排碱,让河水淡化盐碱,5万多亩的碱地,开河是个浩大工程,投入之巨难以想象,也是沈云沛所不能承受的。

然而当时更为糟糕的是,南乡西乡佃户,在佃户制下,种地要独自承担巨大的灾害风险,在灾害年份亦应按契约缴纳地租。加之常年饱受低产之苦,食不果腹,生活难以为继,只能举家外迁,造成土地拋荒。田地改良,首先要留住劳力,仁厚以结同胞,仁义方能固根基。佃户在碱地上生存,要让其看到生存希望,树立种地信心,才能提高田地改良的积极性,有了佃户们的积极配合,盐碱地的改良才有希望。

只有改革,才能走出困境改变落后的现状,聪明的沈云沛想到了“以工代赈”的办法,东家出资佃户出力,合作改造耕种土地,促进贫地增产增收,所获谷物按比例分配。用“以工代赈”免去耕种者风险,调动佃户们的积极性,代赈资金可解决佃户眼前的生活问题,佃户们用东家的钱,在自己耕种的田地上改良土壤,真是一个绝好的双赢措施。为更好完善“以工代赈”, 沈云沛创立“犁户制”,废止中国施行几千年的佃户制,开创了中国农村田地承包之先河。

所谓“犁户制”,即以每处土地亩数以及每户劳力确定“犁”数,以每张犁耕种100亩—150亩计算,劳力多的犁数多些,劳力少的犁数少些,按犁数核算承包土地亩数。耕种者也可自由选择,承包一张犁或几张犁的土地,承包者称之为“犁户”; 承包者可以自己耕种,也可雇用他人帮助耕种,有能力的承包多张犁数,忙时雇人耕种收割,很象是今天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众人公推办事公道的犁户当头,为大家代言,谓之“犁头”, 犁头负责沟通与东家的关系,反映犁户关心的问题,犁户安心生产,大家各有分工。

田地收获不论年成好坏,均按六:四分成:东家为六,犁户为四,收成好时双方共赢,灾荒之年风险共担,年景不好或绝收之年,沈云沛采取以工代赈的办法,让犁户们能够吃上饭。以工代赈的办法,满足了犁户基本生活要求,土地的改良,使犁户看到了勤耕细作的希望,因而佃户们争相参加,外迁他乡的回归,一时间众人皆欢,群情高涨。“犁户制”试点范围不断扩大,以工代赈加快了盐碱地的改造,盐碱地治理初见成效,提高了田地抗灾能力,收成普遍愈增三成。

沈云沛又将沈氏5万多亩土地,划分为几个片区,在西湖、中寨、双店、竹墩、张湾、恒兴、玉兴、南湾、德兴、义兴、仁兴、中兴等地建起“堆房”,相当于片区管理机构,有专人负责协调管理,这众多“堆房”由管家赵理斋具体分管。“堆房”为“U”型连体建筑结构,约有20余间房屋,设管理、储运、护院等。在“堆房”外建有房屋供犁户居住,为防盗贼,“堆房”一角设立炮楼,雇有庄丁守卫,持枪习武日夜巡逻。“堆房”前是一千多平米的公共社场,犁户收下来的庄稼就在这儿凉晒,收获的粮食再按比例分配,犁户粮食收回家,东家粮食入库,“堆房”就是一座小型农场,“堆房” 渐渐形成为村庄。

犁户制度的创立,发挥了犁户的积极性,解放了生产力,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促进了土地增产增收。5万多亩土地创造出了惊人效益,犁户们得到了实惠,沈云沛的收入亦随之大幅度增加,犁户制度结出了东家与犁户双赢硕果。光绪三年(1877)8月,沈云沛考察高桥巡检司恒兴号堆房(现东海县白塔埠镇沈李村),犁头陈景恩召集众犁户,与东家商谈发展计划,众犁户感恩戴德,感谢东家的犁户制,收成是一年好过一年,生活有了奔头。沈云沛感谢恒兴号堆房各位犁户,辛苦耕作,盐碱贫地产出这么多粮食,增加了东家的收入,遂宣布将原六:四分配比例改为五:五对半分成。众犁户喜笑颜开,欢欣鼓舞,表示好好种地,为东家打出更多的粮食。众人推犁头陈景恩代表大家表示,恒兴号陈、李、马、姜、周五姓犁户,其子子孙孙将永远长住此地,不得外迁他乡,作为家规遵守,违者不入家谱,不进祖宗祠堂,并将恒兴号堆房命名为“沈庄”。百年后的今天,当初五姓后代信守诺言,无一户离开,虽经历改朝换代庄名不改,有关部门曾要将沈庄易名,遭到了庄民反对,这也就是港城许多沈庄或沈圩、沈村无有姓沈人家原因之所在。

沈云沛在考察后感觉到,只有让利与更多的犁户,才能调动更大的积极性,更多犁户们耕种的热情提高了,5万亩土地就能够创造出更多的效益。沈云沛要求管家赵理斋协助沈氏实业督管董才卿,在各个片区推行堆房分配改革,除南乡部分土地暂缓推行外,其余堆房均按五:五分成比例。并要求派人调查各犁户耕种能力,协商承接数量,不可贪多误了季节,给双方造成损失,匀出土地吸纳新犁户,或让耕种能手多承包犁数。鼓励犁户农忙时雇用短工,增产增收,所用短工待遇不能变,不得苛刻。农闲之时适当安排犁户,到海州鸿门糟坊等沈家实业做工,补贴家用。这一系列安民举措,留住了人心,稳定了犁户群体,使各堆房成为可靠的沈家农业团队。

经过改良的盐碱地,由原来每亩3角一跃涨至30元,地价飙升高涨100倍,犁户堆房为沈氏积累了巨大的资金。沈云沛随后又购进锦屏山南至新坝、海州西大岭、新浦贾圩、马跳,富安刘氏报废盐田、新浦东跳、海州鸿门等大片土地。几年以工代赈“治农海上,海滨斥卤”,让 “蒿莱满目,盗(贼)往往薮穴其中”的“水草丛沓”淤退沙卤田。沈云沛对盐碱地的改造,使得东海、灌云、海州等地的土地去碱改良,如今连云港市的大片良田,正是在沈云沛改良基础上发挥着效益。沈云沛的犁户制开创于清同治十二年,至今己愈140余年,回想1978年小岗村大包干,曾轰动华夏大地。走头无路的小岗村农民,冒死订立攻守同盟,分田到户,闯出农村土地承包之路,然而相距沈云沛的犁户制过去了105年,沈云沛的“犁户制”开创了中国农村土地承包之先河。(参考资料:<沈云沛传记>刘风光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