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部委 部委> 地税蓝莲花> 蓝莲花读书会

推进乡贤文化融入乡村税法普及实践初探

灌云局  顾 敏

【连网】 今年税收宣传月开展之前,我们灌云地税启动了“乡村税法了解度调查”活动。据抽样问卷统计显示,绝大多数农民对税收的作用、税收的认识,均处于“启蒙”阶段,其中“税盲”也不乏其人。对一些涉税方面的基本知识,相当多的人都是一问三不知。诸如生活中的这费那费,甚至连农贸市场人员收的“管理费”,都被一股脑儿地视为“税”。对于税务机关“12366”纳税服务热线,几乎没人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我曾和一位在外打工多年、前不久返乡、眼下正在着手办一家小微企业的青年农民聊天,当问及办理相关涉税方面的手续时,他一脸茫然:“生产的如果是免税产品,莫非还要办理税务登记证?”在他看来,税务局的税都“OK”了,税务登记证肯定不用再办理了。然而,对于只要是从事生产经营的纳税人,不仅在办理工商执照登记日期起30日内,必须到税务机关办理税务登记证,而且生产经营中还需定期向税务机关申报经营情况。知道这些规定,这位青年农民说:“有这样的规定,我是这会儿才晓得的。”总之,对于税收知识的淡薄和无知程度,让人大跌眼镜。

由此看来,如何更贴近农村实际,使税收法治意识更好地被乡村社会接受,是税务机关需要认真思考的。在此种情形下,市局今年倡导的乡贤文化吸引了我们的注意,特别是当拜读了刘风光先生所著的《沈云霈传记》之后,更促使我们思考乡贤文化能否对农村地区税法的普及起到积极作用。

为了了解乡贤文化,我们对《沈云霈传记》进行了研读,并对灌云地区的乡贤文化进行了挖掘和初步的整理。我们认识到,乡贤文化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乡贤作为扎根于乡土社会文化的社会力量,不同地区不同历史时期认同的标准和资质或有所差异,但其一定是乡里德行高尚,且于乡里公共事务有所贡献的人。沈云霈就是我们连云港地区乡贤的代表人物,在《沈云霈传记》中我们可以看到坚持求学的沈云霈,实业救国的沈云霈,品德纯正的沈云霈,惠泽乡里的沈云霈。当然,我们灌云地区在历史上还有不少这样的人物,中国商代贤相伊尹、东晋时“元嘉三大家”之一的鲍照,清代著名经学大师凌廷堪,奇书《镜花缘》作者李汝珍等等。在历史长河中他们都对灌云的社会文化发展起过不小的推动作为,构成了具有灌云本地特色的乡贤文化。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引导和教化着乡村百姓,老百姓出于对乡贤的尊重和爱戴而纷纷效仿其行为。同时他们还充充当着政府与民众之间的中介的角色,他们向民众传达来自上面的政策、机制,调和民众与政府及民众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既要有惠政,又要体现老百姓的意志,这两点即是古代乡贤的两个特征,也为我们今天利用乡贤文化促进乡村税法普及提供了路径设计。

虽然当今的乡村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以血缘维系的家族和邻里关系依然广泛存在于乡村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乡贤就很重要了。作为本地有声望、有能力的人,乡贤在协调冲突、以身作则提供正面价值观方面的作用不可或缺。我们在税收法治的普及中就要利用乡贤文化协调式、带动式的特性,逐步激发其新时代的教化功能——法治教化。我们灌云局也正期望将此作为突破点,去发掘和革新乡贤文化,利用乡贤的力量去传播和激发纳税人的权利、法治意识。当然,在当下的法治社会,我们要在乡村社会推进税法的普及,且要让乡贤文化发挥作用的话,我们所弘扬的乡贤文化就必须是革新的乡贤文化,我们认定的乡贤就必须是新乡贤。他们可以是创业成功的弄潮儿,可以是道德风范的引领者,可以是富有名望的乡间长者。就我们灌云而言,通过正在进行的“百名乡贤话税收”活动,在走访中我们发现,很多新的“乡贤”在农村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如全国“时代楷模”王继才、王仕花夫妇,捐肝救兄义举的中国好人、市道德模范陈其岗,几十年如一日照顾残疾丈夫、不离不弃的市道德模范倪广英,用工鼓锣为老百姓带来快乐、荣获“港城叶欣仁”称号的张福昌,年已古稀仍能勇救落水儿童、市道德模范孙凤业,视孤儿为亲生儿子、灌云好人郑长娟。他们尽管认识深浅不一,但对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在认识上都非常统一,他们也愿意通过与税务机关共同努力,将税法知识有效地植入广大乡民的思想和血液当中。

下一步,我们将把发掘新乡贤作为一个系统工程,争取做到乡贤文化与税收法治普及的完美契合,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首先,挖掘“新乡贤”,就必须发掘的是有法治意识的乡贤。有人说,法律是最低层次的道德。道德规范固然是调整社会秩序的重要规范,然而新乡贤须在品德高尚下具备良好的法律素养,这其中也包括税法素养。这可以在“百名乡贤话税收”的基础上,与乡贤们进一步的沟通、协调,组织一定的培训,让新乡贤能够掌握必备的税法知识,从内心接受与认同,这是工作的第一步。

其次,弘扬乡贤文化,推进依法治税,最关键的就是唤醒乡土社会的权利意识。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伯尔曼早在1971 年就说出来这么一句发人深省的话语,漫长的封建社会历史在乡土社会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与西方国家相比,我们的民众缺乏权利意识的根基。在西方国家,当被询问权利是哪里来的,多数人会立即回答:权利是生来就有的,政府立法授予公民以权利,是对人们天赋权利的确认。而在我们国家,多数人认为权利是政府赋予的,不是生来就有的。很多老百姓认为被征税是一种义务,国家要,就得给,在心理上有一种对立的情绪。我们推动乡贤文化融入我们的税收宣传工作,并不是说就一定要乡贤们拿着宣传册每天去走村串户,而是要发挥乡贤的榜样作用、桥梁作用,让老百姓正确理解税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是什么,权利受到侵犯后,求助的办法和保障在哪里,税法的权威和地位有多高,等等,这样乡村社会税收的遵从度可能会高很多,这也是我们税务机关当下要去弘扬的乡贤文化中所应包含的重要内容。

最后,要积极发挥其调解作用。过去的乡贤游走在政府和民众之间,大都通过调解解决纠纷。老百姓遇到涉税问题时候,首先想到的也许并不是税务机关,而更多的则是找当地他们认为值得信任的乡贤去了解,请他们拿主意。他们在民间的“权威”,比一般民众更具备说服力。积极推动乡贤文化融入税收法治普及,乡村社会更容易接受和熟悉“税法”这个陌生的东西。我们可以积极推进“新乡贤”广泛参与的“纳税人权益维护协会”等建设中,通过他们积极为纳税人提供咨询服务;调解、帮助纳税人维护合法权益,并代表纳税人对税务机关实施监督。同时,积极引导乡贤参与税务机关重大问题的听证、评议、评估,参与纳税信誉等级评定,参与诉讼与行政复议的监督过程。

将乡贤文化融入乡村税法普及实践的探索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可以思考和探讨的地方,我们也期望能够通过我们的进一步努力,让乡贤文化唤醒乡村社会纳税遵从意识,使得乡贤文化绽放出依法治税的时代光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