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部委 部委> 地税蓝莲花> 蓝莲花读书会

基于沈云沛海赣垦牧的百年启示

张名亮  南京大学连云港高新技术研究院 主任 研究员

【连网】 沈云沛是与张謇、许鼎林齐名的近代苏北三大实业家。在“一带一路”国家重点战略实施之初,负有地方情怀的学者型好友蔡立志先生向有关部门建言“重视沈云沛在连云港经济发展历史上的地位与意义”。该建议受到市委领导重视,故好友一云、素林先生约稿,研究与宣传绅士云沛之功绩。盛情难却,让我不由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研究前三岛开发之中,有一份市府文件反映着关于“海州绅士沈云沛等创办海赣垦牧公司”的记述,结合连云港实际与本人在工作之中的一知半解,欣然提笔,以致谢意。学识有限、时间仓促,不妥之处,恭请商榷。

翻开中国近代史,在“实业救国”的篇章里沈云沛赫然有名。100年前,沈云沛作为朝庭大元,心系乡里山水百姓,图志兴邦,实业救国,这与那些高高在上、浑浑噩噩的官僚们形成了鲜明对照,深受百姓爱戴。而更令人敬佩的是他不仅高瞻远瞩、运筹帷幄,还亲力亲为、身体力行。在创办的诸多实业中充分体现了他不折不挠、实事求是、“言必行,行必果”的处事信条,从而为海州一方百姓造福百世。沈云沛在家乡兴办诸多实业中,不仅是留给后人颐养天年的物质财富,而更重要的是那创办实业为民的宗旨、进取的精神与科学的方法。

海赣垦牧可以说是沈云沛从小就有的夙愿。诸如:他12岁时就建议其父买下别人废弃的盐田,并通过与东海老家田地一样挖沟降碱、开垦改造成为良田;再如,在同治十二年中举后,与董才卿商讨兴办工商业同时,讨论开发沿海荒滩取得共识,并进行了相关准备工作。海赣垦牧经历了艰难历程,经由与许鼎林联合上书,1905年皇上俯赐照准后才得以开办。海赣垦牧范围广大,据文件记载:南起响水口,北起荻水口、车牛山附近。核心区域为北部赣榆境内的鸡心滩,南部灌云境内的燕尾滩,及海州东云台山周围滩涂。可谓雄心勃勃、目标宏伟。这样一个巨大工程,在当时的社会、经济、科技及教育等条件相对落后的情况下,沈云沛义无反顾地采取了一系列对策,使海赣垦牧在借鉴国内外垦牧经济的基础上,审时度势、厉行节约、循序渐进、博采众长、联合开发、综合利用、多种经营。从而将一片片荒滩开垦为一块块良田,从而带动了地方经济发展,使官府得以税赋,民众以为资生。同时有力促进了海州工商业、交通运输业,及科技文教的发展。结合现代连云港发展历程,特别是“一带一路”这一国家战略的实施,我们或许可从中悟出一些道理、得益一点启示。

一、遵循客观规律,循序渐进,顺势开发。

在前期荒滩开发中,沈云沛在以往多年履勘的基础上,又进行了详尽的调研考察查与策划。认真研究了连云港沿海滩涂形成、演变与发展的基本规律,采取了以点连线、以线带面,循序渐进的开发策略。避免了作为“江淮第一滩”的通海垦牧急功近利、全面铺开,照搬国外洋人围海筑堤的做法。而是通过修路挖沟、筑堤建闸、先植苇莆、后种稻麦等,一切顺势而起,水到渠成。因而,几年后,海赣垦牧效果显著,沈云沛也因此理政朝庭工部、商部、农工商部,并将海赣垦牧之法在全国推广。

二、知其难而求进,百折不挠,惠泽民生。

一百年前,山野水乡、潮退淤涨的海属地区,荒芜潦倒、盗匪横行。开垦的荒滩含水量大、耗工费时,十分艰辛;而在加上难免触动一些人的利益,而遭地方官民上诉;加上作为私人出资开辟,沈家财力有限,资金严重短缺,使沈云沛“治农海上”困难重重。然而,他不论是朝庭大元,还是乡里贤达;不论谋朝庭利益,还是为沈家颐年,他均义无反顾、筚路蓝缕、栉风沐雨、百折不挠的“治农海上”,被朝庭赞为中国商界之嚆矢。这也许是因为他拥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等信条,而谋实业以培天下之元气。最终,开垦可种良田九万多亩,惠泽民生。他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就是实业救国、兴旺乡里,受到当时皇帝与民众赞扬。因而,在地方一些官民上诉至朝庭予以反对,而朝庭回复:太史公次第辟而垦之,民复农业,盗以衰减,功绩不朽......

三、发挥人才作用,先易后难,试验先行。

海上垦牧,是一项浩大而又复杂的系统工程,既需要大量资金,也需要先进的经验和技术,更需要各类不同的人才。沈云沛首先抓住了实业督办董才卿,又联合了具有统帅作用的许鼎林,还时常与外地及朝庭一些有识之士商榷,更与亲家商量用人之事。诸如,切忌急功近利,全面铺开,就是江南实业家沈敬夫的坦诚相告。沈云沛先在海州鸿门开辟试验田,又在东港开发试验。按照修路便行、挖沟排碱、建堤闸挡潮、筑沟渠灌溉,开垦了一片片荒滩。而后又进行种植试验,先种植苇莆、再种植粮食、蔬菜、果树植物。通过试验,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海涂开发模式,而后在吸纳包括张謇在内的资金和股份的基础上,加以开拓和推广。此垦牧之法不仅在沿海推广,而且还在内陆高原地区进行了推广。

四、开放务实信誉,博采众长,联合开发。

以上几点所述,可见沈云沛具有既务实又开放,及重信誉的品质。他把海赣垦牧作为已任,却不全盘包揽;荒滩垦牧必将获得丰硕回报,他却吸纳百家,股份经营。他将公司总部设地海州沈院,总账房高在上海,以便收股付利,并在云山、东陬山、响水口、青口设立分所。所设20万股由创办人分认,沈云沛认缴30万两,许鼎霖认缴10万股,尚余一万股,也仅限于同仁分认。因而,根据各方贤达之长,沈云沛广泛采纳,以坚不可摧的信誉实施联合开发。所以,在海州他与许鼎霖等一批贤达合作,在全国他与张謇等实业家联合,用现在的话就是招商引资。不仅努力吸引“外资”注入,更加注重当地资本的投入与发展。

五、注重资源节约,综合利用、多种经营。

沈云沛实业救国、发展地方经济有着其独到之处。其一,就是理性地看待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其二,理性谨慎地开发每一块荒滩,根据荒滩淤成时间和地势条件,尤其是含水量的多少决定是否开垦;其三,对于滩、地、山、水各种资源统筹安排、综合利用、多种经营。诸如:为了垦牧荒滩,他从不随意开山采石、围滩填海。也许他知道山有山的灵性、水有水的灵性,是自然界赐赋一方百姓的福祉与恩泽,山水形成乃天之道的道理;再如,在开办海赣垦牧公司的同时,开办云台山茶叶树艺公司,成立海州渔业公司。因地制宜,可稻则稻、可鱼则鱼、可牧则牧、可茶则茶、可林则林、可果则果,形成了农林牧副渔生态型多种经营的发展模式。

海赣垦牧是沈云沛实业救国计划的其中一项,仅在海州就有面粉厂、纱厂、炼油厂,以及包括港口、铁路等在内的诸多实业。刘风光先生浩浩五十多万字的巨著——《沈云沛传记》,较详尽地介绍和宣传了沈云沛。沈云沛能够成为一位中国近代实业巨子,有着一定的机缘,但更主要的是他自身地追求和人生价值的选择。用刘风光先生的话说,沈云沛具有强烈的“为国忠贞”之赤子之心与“不敢不勉”的历史责任感。仅这一点,沈云沛就非常值得我们后人去学习和思考。从海赣垦牧的意义上说,沈云沛应当是近代历史以来,第一个主张海州湾海洋开发的连云港人。所以,在我们今天努力实施“一带一路”这一国家战略的同时,更应该对沈云沛加以纪念和颂扬。也因为这一点,我们还应当对近百年来,尤其是新中国建立以来、改革开放以来为连云港海洋开发、环境保护做过艰辛努力的省市老领导和老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因为,我们在前面探讨的几点启示,应是连云港建设和发展的基本路径,也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新常态”,实际上就是办任何事情要遵循自然规律,要真正从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这也是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一直要求的基本国策,也是我们在国家战略背景下所探讨的“新海洋型工业理论”包含的保护环境、节约资源、综合利用、生态文明、社会和谐、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内容。(15/29/3)

主要参考文献:

[1] 刘风光 沈云沛传记 中国文化出版社 2013年8月 北京

[2] 前三岛归属问题报告 连云港市政府文件 连政发(1986)183号

[3] 张文凤 张謇与清末海州的滩涂开发——兼论清末海州的农垦公司《云南财贸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3期,第11-12页。

[4] 陶维洲 研究证实:张謇开创江苏海门"中国近代垦牧第一滩"新华网 2009-04-19

[5] 张名亮 海洋开发新思维——江苏新海洋型工业理论与发展战略研究 海洋出版社 2011-3 北京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