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部委 部委> 地税蓝莲花> 地税政策

“与父母同住减税”的价值追求值得肯定

【连网】(杨朝清)  近日,《深圳市养老服务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征求意见稿)》新鲜出炉。意见稿中提出,“将对与老人居住在一起的子女给予优惠政策,适度增加与老人居住在一起的子女的工薪所得税费用扣除额,实现赡养费用的税前扣除。”

在经济市场化、人口流动化的当下,许多子女和父母处于一种分散居住的状态;不少老人既得不到子女及时、有效的生活照料,精神世界也处于一种寂寞、荒凉的状态。这里面,固然有子女居住空间狭小逼仄、经济压力较大等客观因素,也和主观上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的代际差异有关。

不论是“坐公交车打发时间”,还是 “零租金求合租”,抑或“白发家长会”,都是“老无所乐”的自我呈现。 伴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老有所乐”逐渐成为老年人普遍而强烈的利益诉求。在中国特有的人格建构模式里,合家团圆不仅是一种物理位置的接近,更是一种心理距离上的缩减。

在坚硬现实的挤压下,有些子女不得不和父母分居两地,一些有条件、有能力和父母居住在一起的年轻人却选择和父母分散居住。一方面,单身男女青年不愿意承受父母的唠叨、说教甚至是催婚,试图建构一个轻松、自由的生活空间;另一方面,一些已婚的年轻人害怕因为婆媳关系、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异引起家庭矛盾,选择了“保持距离”。

作为一种激励手段,“与老人同住减税”的初衷在于促进子女和父母居住在一起。在利益主体多元化、价值观念多样化的当下,“与老人同住减税”有助于让年轻人得到实惠,从而提升他们和父母居住在一起的热情和动力。作为一项公共政策,“与老人同住减税”不仅具有道德价值,也具有使用价值,让遵守规范的美德得到了遵守规范的利益的支持。

只不过,“与父母同住减税”依然面临着不小的现实压力。从客观上看,子女和父母居住在一起的成本越低,人们越愿意遵守规范;子女和父母居住在一起的成本越大,人们越不愿意遵守规范。从主观上看,不论是与父母关系的亲疏远近的差异,还是孝顺父母程度的区别,抑或是对居住方式的理解和认知悬殊,“与父母同住减税”不可避免会在子女身上得到了不均衡、不平等的对待。

尽管面临着“落地”困难,“与父母同住减税”的价值观念依然值得倡导和推崇———家庭是基本的社会治理单元,老年人不能成为“独自凄凉无人问”的边缘群体。关爱老年人,既需要公共政策的制度护佑和人文关怀,也离不开子女的责任和担当。只有让尊重老人、关爱老人成为全社会共同的价值追求,老年人的生存生态才会得到根本改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