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港城文化

“自学未成才”的七旬老翁 泥塑中也有“鲜活故事”和“市井味道”

【连网】 (张晨晨 文/图) “我一无家传,二无师授,三无‘光环’,自幼喜爱绘画,工作后全靠业余时间的自学,逐渐画出了被人们认可的作品。”这是7旬老翁田克生对自己的评价。这位草根出身的港城市民,凭借自己的画作,多次入选国家省市级的美展。

 

而他从2013年开始,便沉醉于另一个艺术领域的探索——泥塑的学习和制作,现如今已捏制各类泥塑作品达三十多件。而最近,他花了两个月时间,捏制了一组《西游记》“五圣”的主题雕塑,一时为众人啧啧称奇。今天,我们就走近这位“草根艺术家”。

从“酷爱画画”到沉迷“捏泥人”

寻到田克生的工作室的时候,发现门口房梁上有一块牌匾:半山艺坊。门口则是一开陶制的老翁像,正伸出手,半弓着身子,笑脸相迎,简直妙趣横生。这时门打开了,是一位红光满面、笑语盈盈的七旬老翁,他就是田克生——一位大隐隐于市的“草根艺术家”。

进了门才发觉,除了室外的那个创意雕塑之外,内里才更有乾坤——满墙的水墨书画作品错落相间、透着浓郁艺术气息;房间各个角落里则杂而不乱地摆放着各类泥塑作品——卖冰糖葫芦的老翁,丰乳肥臀的美女、光屁股看星星的萌娃,甚至还有写实的鲁迅头像,仿佛置身于一间顶级艺术廊道。“这些都是我本人创作的,水平一般,凑合着看。”他笑语盈盈,充满朴素谦逊的气质。

“我打小就喜欢涂涂画画,但自始至终都没有进行过专业的学习,而是学采矿出身,后来在锦屏磷矿工作。但我一直割舍不下自己的画画爱好,就一直延续到现在。”田克生说,他所绘制的国画人物的风格样式,大抵取自早期《美术》、《江苏画刊》上的发表作品。的确,细看他的绘画作品,颇有几分著名画家周思聪、方增先的神韵。据他的儿子田恺——一位毕业于中央美院,已在北京文艺圈风生水起的文创领袖回忆道:从我小时候记事时候起,我的父亲就是以一个画家的形象存在的。当时他大约三十出头,经常手握画笔,神色肃穆地构思,身体后倾眯着眼睛审视作品。他用铅笔起稿,墨稿多遍,步骤程序一丝不苟。

正如田克生自己所言,虽然他的画作在全国省市各类参展中屡获殊荣,但他画画还真就为图个乐。而直到67岁时,他有一次看到小孙女自己从学校带了陶泥做塑像,就心血来潮,也想做泥塑,便买来小学生做手工的陶泥和工具,自己摸索着做空心泥人。田克生发自内心地笑道:画画还是平面的功夫,而泥塑则是立体可感、更为有趣的,这对于我的形象思维的锻炼也大有裨益。他说:我想把生活中的一些话题、故事、现象,通过泥塑,立体地再现眼前,力求让大家在另一个视角下,去欣赏手工泥塑的艺术美感和人文气质。

小小泥塑中也有“大大精气神”

田恺曾对自己的父亲有过精道的评价:从早期的获奖人物画到近期的泥塑,我的父亲存在一种转变,就是从年轻时候的矫情、拿捏腔调和模仿主旋律,转变为一种随意畅快的市民趣味、草根情怀、底层关照。而年逾七十的田克生,也通过泥塑,足实陶醉了一把。一如他自己所言:“就像海边的小孩子,偶然发现了好看的圆石。”

田克生的处女作是一尊叫做《母亲河》的雕塑,其表现得场景是一位身材丰腴的女性赤身裸体,正在给两个娃娃喂食奶水,场面充满了艺术的夸张,又不失人性温情,丝毫看不出是出自一位“菜鸟”之手。他表达了创作意图:“人们总爱把祖国比作母亲,把长江、黄河比作乳汁,是她孕育哺育了华夏各族儿女。我想,穷苦的老辈母亲实在伟大,她们用干瘪的乳房哺育了众多儿女,她们任劳任怨,一生连一天福都没享过,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今天的生活好了,年轻的母亲与她们相比,还缺点什么?”

除了讴歌母性、亲情等主旋律主题之外,田克生还乐于捕捉和还原各种记忆碎片,以期通过双手,为曾经的流年和岁月做个细微的情感注脚——一组叫做《金婚银婚不如咱土婚》的雕塑,展现了一对农村老夫妻的朴素爱情和生活哲学。“穿土衣,裹小脚的老人如今基本看不见了,可他们在四五十年代生人的脑海里难以忘怀,少衣少食,没有精神生活,是情感极其单调的一代人。我把今天的幽默,今天的生活状态‘强加’给他们,就是要记住他们,永远不要忘记他们,想让他们也享受一把现代人的生活情趣。”

田克生的泥塑作品很多时候是一种即兴创作和自由发挥,充满着莫名的童趣。一件叫做《小好奇》的泥塑作品,是以他的孙女为原型创作,正是看到孙女仰头望天的一瞬间,才敲定做这个泥塑。除此之外,他还通过泥塑的表现手法,展现他对教育、环保、养生、金钱观等各类话题的关注,诙谐幽默之外,透着一位普通市民针砭时弊、审视社会的责任之心。

最近做出难度最高的“西游五圣”

当然,在所有雕塑作品中,最惹人注目的要数“西游五圣”了——唐三藏、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等四人经典造型,一看即入心,他们此刻正打坐参禅,各有姿态;而惹人注目的还有一旁的白龙马,在田克生独特的想象力的加持下,马身龙尾的它,坐定修禅的它,颇有几分《山海经》中的神怪色彩,足见田克生天马行空的奇趣思想。

“这是我应邀为一家收藏馆创作的,也是我第一次触及西游主题,更是我自习练泥塑以来,创作的难度最大的一组作品。”田克生说,制作这五尊雕塑花了他不少时日,从5月初画定设计草稿,到如今雕塑完成,整整两个月时间。在创作过程中,难度系数最大的要数唐三藏了。“为了达到尽善尽美,我在佛教服饰的搭配、宗教形象的塑造、僧人面孔的考究、神态的钻研上下了不少功夫,犹如进行了一场有关佛教的学术研究。而因为作品都是空心的,以至于他在创作的时候,需要轻手轻脚,又必须一层层黏贴泥皮,仅唐三藏就黏贴了好几层黏土,着实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和精力,殊为不易。

热爱生活的田克生,自然喜欢在泥塑作品中注入鲜活的故事感,这组作品也是如此。“唐僧一脸慈眉善目,安详静寂,一如菩萨尊者。八戒则模仿师父打坐时,心静不下来,一手遮脸,窃笑不止,悟空则望着八戒,带着嗔气得指着他,仿佛在说:呆子!好好打坐!笑什么笑!实在透着股机灵劲。而满脸络腮胡的沙悟净则是师父的“迷妹”,一脸虔诚地模仿着师父的姿势入定参禅,没有丝毫的走神和倦怠,嘴角还露出一丝怡然之色。”田步亮侃侃而谈,在他的脑海里,仿佛正在上演一出诙谐搞笑的童话故事。

“我现在得趁着自己还不老,多多捏制一些自己喜爱的主题泥塑。”田克生饶有趣味地所,最近他正在捏制一组历史题材的作品,因关涉真实人物,故而会使用不同于以往的写实手法,这样难度会有所加大,“但活到老,就挑战到老。”田克生笑着说道。

1

1

图为田克生及其泥塑作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