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港城文化

继承红色基因 触摸“红色云台”光辉历程

【连网】(策划:昌慧东 金同启 王波  采写:金同启 张晨晨)巍巍云台,伏脉百里。拾级而上,古老的海青寺烟雾缭绕,仿佛静观沧桑巨变的禅师;千年阿育王塔静静矗立,仿佛历史巨人瞭望着过去与未来;还有碧波荡漾的大圣湖———这里是孕育了《西游记》的地方,是“不畏强权、勇于反抗、敢于斗争”的孙大圣的老家。

可是,谁又能想到,87年前,就在这同一片云台山上,发生了影响我市历史进程的两个重大历史事件———三元宫会议,这是海属地区党组织的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重要工作会议,从此,掀起了“海、赣、沭、灌”地区红色风暴;大村暴动,这是海属地区规模最大、影响深远的一起革命暴动,由此深植的“红色基因”产生了强大的精神力量,感召和激励后人。

2

三元宫革命会议遗址。张晨晨 摄

三元宫里一次里程碑式的会议

日前,记者来到了云台山“分脉”花果山,在锦翠青葱、花团锦簇的山中,矗立着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刹,它就是发迹于唐、重建于宋、敕赐于明,由来已久的三元宫。仰望那层层殿阙,隐现于飘渺云烟与浓荫翠柏之间。正是这座庙宇,给今天的花果山旅游带来了无穷魅力。也就是在这座古刹里,发生了改变海属地区历史的“三元宫会议”。

“清末,我市的资本家在云台山地区,合资创办了我市最早的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树艺公司’。”市革命纪念馆副馆长王滨介绍道。“这个公司对云台山的种植业开发作出了突出贡献,但它不仅忽视了山民基本生活保障的安置,还私定严酷山规条例,使得山民和树艺公司的矛盾日益激化。”

“当时,正在东海中学师范读书的武同儒,在惠浴宇、吕镇中等进步人士影响下,已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的启蒙教育,他目睹那些以砍柴度日的山民,被树艺公司逼至困境,决心发动大家团结起来,与树艺公司作殊死的抗争。”王滨说,“时年仅二十露头的武同儒是花果山武庄人,自幼聪颖好学,疾恶如仇,深得老师喜爱。”王滨介绍道。1927年,武同儒与徐佃喜、范培林等进步骨干,发动山民成立了“穷人会”,发展会员300余人。“穷人会”推举徐佃喜为会长,并提出“铲除山霸,还我山林,解救穷人,反对封山(不准穷人砍草)”等口号,带领山民拉开了与树艺公司和大小山主斗争的序幕。

此后,1928年夏,中共江苏省委派来的李超时、小叶与东海中学学生惠浴宇等在海州白虎山秘密召开会议,成立了中共东海特别支部。据王滨介绍,9月,中共东海中学支部建立,武同儒、吕继英、冯硕仁等20多名进步学生相继入党。这之后,郇圩支部、板浦支部相继成立。1929年春,在武同儒、毛汝楠一起操持下,建立了中共大村支部,毛汝楠任书记。支部以海宁小学为基础,开办平民学校,动员山民入学识字,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男女平等观念,启发群众的阶级觉悟。还带领学生写标语、发传单,开展砸土地庙、扳泥菩萨等破除迷信活动。与此同时,更大规模的武装暴动也在酝酿中。

近日,记者与我市党史部门的专家学者共同来到了这座千年古刹,在红墙绿瓦间,有一个醒目的牌子,上书“三元宫革命会议遗址”几个字,周围是围观的外地游客。“1929年5月16日(农历四月初八),中共东海中心县委利用‘浴佛节’庙会时机,在云台山三元宫秘密召开海属地区(海、赣、沭、灌)党的骨干会议。”在现场,市革命纪念馆副馆长王滨说。包括李超时、惠浴宇、吕继英等,海属四县党的领导骨干,70多人汇聚大村,分头化装成朝山香客进山与会,白天游玩,晚上开会,由武同儒负责参会人员的食宿、安全保卫工作。

“会议传达了中共‘六大’会议精神,分析了全国和海属地区的斗争形势,讨论了新形势下党的斗争策略和任务,号召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深入到工农大众和知识分子中去,做扎扎实实的组织发动工作,迎接全国革命高潮的到来。”市革命纪念馆副馆长王滨说。与此同时,会上还总结了大村“穷人会”的斗争经验教训,决定将“穷人会”扩充人数,改称“扁担会”,由惠浴宇、武同儒任总指挥。发动更大规模的农民暴动。

会议还决定由东海中心县委委员武同儒任暴动总指挥,万众一、毛汝楠、李少堂、娄子征等为委员,指挥部设在大村阿育王塔下的海清寺。“三元宫会议,是海属地区党组织的第一次重要工作会议,会议对本地斗争形势的分析及制定的策略任务是比较正确的,因而迅速推动了工农学界的革命斗争,进一步促进了党组织的发展。”王滨说。

三元宫会议后,武同儒即召开大村“穷人会”骨干会议,宣布成立“扁担会”,并积极扩大组织,加紧进行暴动准备。嗣后,国民党军警发动“六一”大搜捕,因海属革命运动兴起而大为恐慌的东海、灌云反动当局抓住这个时机,于6月1日出动县卫队,包围了各县区党部、工会、学校。“这次大搜捕使得海属党组织遭到了较大挫折,东海县抓捕85人,通缉70余人。中心县委书记李超时和部分中心县委委员被通缉,总指挥武同儒则被抓捕。”王滨说,“虽然武同儒出狱后又被调往沭阳,但暴动的准备工作一直在大村党支部的领导下进行着,所以尚算顺利。”王滨说。

就这样,三元宫会议的召开,极大地鼓舞了各级党组织和党员的斗志,包括大村农民在内,一场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在海属城乡迅速兴起。“大村农民秘密筹集枪支弹药,做好一切战斗准备。”王滨说,他们争取社会力量的支持,如一直支持同情“扁担会”的盐商掌管赵开泗,经过徐佃喜等领导的说服,将护盐的一支手枪借给“扁担会”。赵开泗说:“只要你们创共产救穷人,为老百姓办事情,我全力支持你们。”扁担会会长胆识过人,他化装成小商贩,走到五道沟盐防营,一个人缴获了两支长枪。经过十余天的筹集,已集中了洋枪、土炮100多支。

至1930年7月,大村扁担会已经集中了数十支枪。与此同时,灌云县徐文浩领导农民在同兴从盐警缉私营手中夺得一批枪械,在龙王荡组织起一支100多人的队伍,并与大村扁担会取得了联系。中共东海中心县委决定以此为基础,发动大村暴动。

平地一声雷惊天撼地的“农民暴动”

1930年6月11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政治局会议,通过了李立三起草的《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决议案,“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占据了统治地位。7月18日,中共中央召开了组织工作会议,要求从中央到地方、党团工会各级领导机关合并,统一成立各级土地革命行动委员会,领导农民武装暴动。

“当时,海属各县行委遵照省和徐海蚌总行委的决定,立即组织力量,发动了一系列暴动。比较著名的有沭阳新河农民武装暴动、沭城‘八一’暴动、灌云引羊寺暴动、东海牛山示威等。”花果山风景区党委委员、管理处副主任王善景介绍道。而大村暴动是其中规模最大、影响深远的一起农民暴动。

1930年8月8日晚,500多名暴动武装人员肩扛枪械、扁担、大刀、斧头,汇集鸡鸣山顶,然后向山霸大院发起攻击。由于山霸大院设防严密,暴动队伍与之相持十余天,未能攻下。其间,暴动队伍又缴获地主武装的枪械30余支,并联合了南城、大伊山农民,形成了千余人的队伍。东海县行委决定就此组编一个团,任命徐文浩为团长,下建3个营。

王善景说,“‘扁担会’认为,要想在这里站住脚,必须把大村恶霸仇东山除掉,他欺压群众,无恶不作,他就是这里的仇霸天。他就是压在花果山广大山民头上的一座大山,推翻这座山,山民见青天。地下党研究决定,先攻打仇家大院。”于是,他们将缝制好的一面红旗插在鸡鸣山山顶上。另一面红旗插在海清寺阿育王塔顶上,两面红旗遥相呼应,相互传递信息,供指挥部决策指挥。

攻打仇霸天家院战斗打响以后,鸡鸣山就是徐佃喜营长的战斗前沿,徐文浩团长带领的农民军占领了大村南边。这两支军队对仇霸天大院形成南北包围之势,犹如两把铁钳,紧紧钳住山霸大院。而在攻打山霸大院的十几天中,第三面红旗始终拿在大旗官王维林手中,一刻也没离开过,这面红旗飘扬在徐文浩农民军阵地上。而实际上,据武同儒的后代武回忆,大村暴动的三面军旗皆为其母亲所绣制。

攻打山霸大院的战斗遭到顽强的抵抗,大院久攻不下。山霸秘密派人去联络了国民党军队,国民党派了大批兵力秘密包围扁担会、农民军。地下党指挥部及时识破了敌人的阴谋,通过旗语,向鸡鸣山徐佃喜部发布了向北大山撤退,会合三元宫的命令,向大村南徐文浩部发布了向南边牛首山撤退,会合三元宫的命令,指挥部从海清寺阿育王塔撤离到神山小姐洞转厢楼,经秘密通道到达三元宫与两支队伍会合。

在这期间,王维林为了取回丢失的红旗,他重返阵地,并与涌上来的敌人作拼死搏斗,终因寡不敌众,不幸被捕。山霸指着王维林高傲地说:穷鬼还想上天堂,今天叫你下地狱。王维林也以牙还牙,指着仇霸天说:今天我先走一步,明天人民砍你头。山霸狗急跳墙,凶相毕露,叫来狗腿子刽子手,割掉王维林的双耳,拿去家喂鹰。王维林高呼口号,大骂不止。狗山霸残忍至极,用铡刀铡下王维林的头颅。这时,只见王维林项上的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向倒在地上的红旗。实现他与党的红旗共生死的愿望。而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敌人残害王维林烈士的铡刀作为历史的见证,存放在市革命纪念馆内,正在等待后人的缅怀。

与此同时,因暴动相持太久,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和县政府急派要员,赴徐州向国民党军第26师告急,请兵镇压。第26师随即调一个团至云台山区包抄围剿。农民军虽经浴血奋战,但寡不敌众,伤亡惨重,终被残酷地镇压下去。徐佃喜、杨文才、卢德礼等农运骨干惨遭杀害。东海县行委委员李少堂率领余部冲出重围,转战赣榆,计划扩充实力后,插进鲁南山区打游击。但被国民党当局围困在赣马镇城南,李少堂等人战死,暴动最终失败。

“海属地区的农民暴动虽然在错误路线的指导下,因反动当局的残酷镇压而失败,但这些参与暴动的人民群众那种忘我牺牲、舍生取义的大无畏精神,和敢于斗争、敢于反抗的革命精神是弥足珍贵、可歌可泣的。最关键的是,暴动发动了数以千计的人民群众投入斗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海属地区规模最大的农民早期武装斗争,有力地冲击了国民党当局的反动统治。”市革命纪念馆副馆长王滨说。

传承红色精神谱写云台发展新篇章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先烈鲜血浸渍的这片土地上,早已涤去血与火,洗去死与伤。留下的是历史跨越的芳华与繁盛———从旧史的钩沉里,我们看到了云台山发展史上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和一段重要的发展历程;也从当今的繁荣发展变迁中,体味了革命先辈们为我们的幸福生活付出的艰辛与血汗;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深植的红色精神。

如今,三元宫已成为“海宁禅寺”中的一处景致,吸引着慕名朝拜的香客;阿育王塔也修葺一新,重新屹立在大村水库的旁边,只是当年的大村水库早已更名为“大圣湖”,这也许是另外一种红色精神的传承与鼓舞:1955年,云台北麓山下的朝阳人民,敢为人先,自行探索农业合作化道路,被毛主席亲笔批示:“大社的优越性”,肯定了他们的首创精神;上世纪70年代,云台山南麓的云台公社被评为“江苏省农业先进公社”;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云台山下、盐碱滩上,崛起了一座现代化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在新时期,花果山下万达广场、金融中心1号·金融新天地等项目,正在成为港城最闪耀的城市标志,而同在花果山下的淮工,也正在着力打造国内一流的海洋大学……

当然,作为一个全国知名的风景名胜区,云台山风景名胜区成绩更是骄人。据花果山风景区党委书记、管理处主任徐恒喜介绍,该风景区已实现跨区域多元化、规模化经营,景区旅游产业结构不断优化;5A级景区的创建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结合景区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及现代农业等主导产业,“十二五”期间累计开展国内外招商活动60多批次,引进内资10.3亿元、实际利用外资达2450万美元。共实现招引光伏发电、内港智慧物流园等多个重大项目。徐新公路景区段完成土地征收、房屋征收、石子机拆除、杆线迁移及大量信访维稳难题。

在花果山脚下的连云港国家级高新区内,翱翔天际的无人机,功能强大的大数据中心、神秘高端的3D打印,给孩子们上课的教育机器人……不久,这些科技创新前沿的“时尚”,也会在这里生长、集聚。不仅如此,市高新区也正在倾力把花果山下的这片土地打造成港城筑梦的新空间,国内外的优质创新资源将在这里聚集,连云港高新区将成为中国陆海开放创新中心。

而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云台山脚下的高新区刚刚获批国家级高新区,成功升级后的高新区将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推进创新创业为核心,以深化改革为动力,全面贯彻落实国务院批复精神,按照布局集中、产业集聚、用地集约、特色鲜明、规模适度、配套完善的要求,立足科学发展,着力自主创新,完善体制机制,努力打造自主创新战略高地、新兴产业核心载体、转型升级重要引擎和创新驱动先行区域。

云台山风景名胜区党群部部长张义康深情地说,遥想当年,云台山下,一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面对统治者的屠刀,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充分表现了他们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信念和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为了使广大贫苦人民过上幸福和谐的生活,他们不惜以洒尽自己的热血来追求人生的崇高理想,他们的功绩与精神,永远值得人们缅怀和景仰。

而现在可以说,他们曾战斗过的云台山脚下,也一如丰子恺老先生笔下的《炮弹变花瓶》所诉说的那样:早已从一片枪林弹雨的革命战场,变成一处留给游客览胜的名胜风景区、给优质创意资源集结的创新中心、新兴产业的核心载体、各类企业入驻的抢手地盘……

为有牺牲多壮士,敢教日月换新天。这种改变与奋进,仿佛重现了当年党组织团结一致向前进的势头,这是承其衣钵、自出一脉的革命开拓进取、坚韧拼搏的革命精神;是《西游记》中“大圣归来”的惹眼风采;是“云台人”矢志不移、潜心奋进的忘我红色精神写照。

如此,九泉之下的先烈英灵,也该心有所慰、梦有所终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