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逝去的《夏日时光》

【连网】(伊 妍) 博物馆里的每一件展品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故事是从何时何地、经由何人,在何种情形下开始的,人们未必知道,但故事的结局和尾声无一例外再清楚不过,就在眼前,在博物馆的墙上、展厅里,凝固成一道永恒的风景。

只是,博物馆里的风景或许带给观者无尽的愉悦,却毫无疑问,它们同时也脱离了各自背后的故事,更无关于故事里的人了——想想吧,我们匆匆从每件展品面前走过,连细看都未必,谁还会去想它们背后有怎样的故事和人呢?

去过巴黎奥塞博物馆的人很多,却未必有人会记得展厅里是否有一张美丽的书桌,几只别致的花瓶,或者德加的一小只石膏塑像——如果它们确实存在于这家博物馆的话。

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的《夏日时光》讲述了一个家庭或家族的故事,我们知道,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但故事里出现的,也就是最后被捐赠给奥赛的上面那几件珍贵的艺术品呢?也是虚构的吗?这个我们就无法确知了。

阿萨亚斯的电影不是一个关于艺术品产生、流转和它们的命运的故事——或者也是?但那也是作为一种普遍的象征,甚至是一代人和他们独有的价值观的象征。75岁的伊莲娜过生日,儿女和所有的晚辈一起回到了她居住的老房子。伊莲娜的舅舅是一位可以和那些著名印象派大家比肩的艺术家。这所老房子,承载了伊莲娜和她深爱的舅舅的过往艺术人生,房子的不经意处也处处留存着一些过往艺术家的珍贵杰作。伊莲娜开始考虑自己去世后这所老房子和那些艺术品的命运。尽管感觉到离去的日子不远,她却没有专门留下遗嘱,也许,她根本就是想听凭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无论结局如何?在三个子女中,只有长子菲德利克希望一切照母亲在世的样子保留下来,但现实中,也只有他长住法国,对伊莲娜的另外两个子女来说,这个做法已经没有意义。

曾经再怎样珍贵的事物也注定离散,就像时间和爱情最终全都无法挽回。

老房子卖了,房子里珍贵的艺术品,有的变卖了,有的拍卖了,有的捐赠给奥塞,有的送人了,一切安安静静地进行。然后,菲德利克和妻子走进奥塞,曾经随手可触可取的艺术品就在眼前,菲德利克不无伤感地说:它们摆放在这里失去了和生活的联系;菲德利克的妻子却回应说:它们看上去更有艺术价值了。

《夏日时光》有着完全写实的“外表”,但仿佛一支看不见的玫瑰散发着淡淡幽香,它暗中流淌的韵味,情不自禁将人引向博尔赫斯的诗句:那无意中在你手里散发出幽香的玫瑰,现在可能会在什么地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