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母亲在心中

【连网】(侯天柱)夜深了,雨停了。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在淡淡的云层里,悄悄地升起了。多情的蛐蛐不知什么时候又逍遥自在地放开了歌喉,伴随着大地的脉搏唱着催梦曲,催着我朦朦胧胧地穿过山脉、河川和田野,那一切的一切离我好近哟!

家中门前的梨树和田间青砖瓦屋慢慢飘在眼前。那只娉婷轻盈、娇小玲珑的咪咪,又在喊叫她的保护神———我的母亲了。它“喵喵”地边跑边叫,使我与母亲撞了个满怀。

“你小子啥时来的!咪咪一叫准是你回来了。”母亲亲切地问,“你一走妈就记挂你。”我听着那浓浓的乡音,心里暖烘烘的……

凳子声、倒水声齐朝我奔来,像迎接贵客一样。

“洗脸吧!”一条崭新的热腾腾的洗脸毛巾放在我的手上。我将毛巾抖开,轻轻往脸上擦了几下,浸在心里,像乳汁一样甜润润。

太阳从东方升出来的时候,我们家也得益于它的光和热。不过祖上没留下好的根基,加之人口多,故日子过得不轻松,但值得骄傲的是有一个朴实、勤劳、慈祥的母亲。

在那饥饿的三年自然灾害里,庄上人大多数扶老携幼出外追日寻月去了,我们家谁也未走,母亲说:“只要肯流汗,会感动日月的。”

每天天不亮,母亲就下地干活了,翻土、播种、施肥、担水、浇灌那干涸的土地。中午,母亲将亲手种的瓜菜做成“稀珍佳肴”,满足一家人那空空饥渴的胃口。

日月真的被感动了,那一年风调雨顺,连同母亲的汗水一块滋润出了个金灿灿的年成。一家人兴高采烈,买了两斤猪肉,会了一顿餐。

在“养草除苗、斗争鼎盛”的文革年月,母亲说:“不要空着肚子跟着瞎哄哄。”为了维持那日子,母亲天天起早摸黑,晚上点起晃幽幽的煤油灯,修补一套套一堆堆衣裤上的窟窿,纳了一双双的布鞋底。夜深了,大地一片寂静,唯有那块小塘边的青石板发出搓衣声,那声音能让人心碎———日流星移,母亲满头黑发已悄然变白,眼睛看人也模糊了。

冬天过去了,春天到来了,这是母亲所期盼的日子……我已离开母亲身边在外地工作多年,弟弟大学毕业在一所中学任教,兄弟各奔东西。母亲说,走吧,都走吧,只要你们有出息,我就高兴。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母亲倾尽一生抚育了我们,用她平凡的生命为儿女撑起了成长的大树,用她坚毅的性格铺筑了我们远走的道路。朴实慈祥的母亲哟,您老人家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