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陌上花开

【连网】(孔灏)  “如果让那些采桑的女子/用歌声 设一架秋千/那么三月将横成谁家的院墙/让行人猜想?”———《诗经》以降,春天的原野从来都既是自然的更是心灵的,所以,那沾衣欲湿的杏花雨或者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其实,就都是我们的那些迢迢往事或者那些即将到来的闪亮的日子了。

一定有过这样的春天:河水春波荡漾,兰草嫩绿微香,在溱河与洧河流过的地方,有羞涩的少年正与顽皮的小姑娘调笑戏谑,他们的笑声一直在《诗经·郑风·溱洧》篇里回荡呢,他们相互间的“赠之以芍药”,是否让身边的溱水与洧水也约定了相守二千余年的时光?

一定有过这样的春天:“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这中年的离别为春天留下了多么广阔的飞白呵,烟花三月在你的想象里,孤帆远影在你的想象里,这个时候,那长江是流、还是不流,都不重要———因为,春天已经让满载着情感的生命奔流浩瀚了。

一定有过这样的春天:唐代的比丘尼无尽藏法师诗云“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那“归来偶把梅花嗅”的境界,让一生中的多少次蓦然回首成为经典,又让多少个春天珍藏在我们的心里,等着自己去寻找、去发现。

其实,我更喜欢这样的春天。“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在苏轼的《陌上花》诗里,有着一个多么美丽的故事:那个“权勇有谋,性任侠”、曾命三千铁弩射回八月钱塘江潮的吴越王钱镠,他的爱妃每到春天都要回临安娘家省亲。这一年春天,钱镠坐在王宫大殿上,思念远方的爱妃,着人以快马送去一信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是说给春天的多么甜蜜又多么忧伤的情话呵!似是阻归———你那里的田野上花开得正好,慢慢看,别急着回来;似是盼归———我这里的花也开了,想你,想你慢慢地回来看我们的花儿吧……这又是多么精彩多么蕴藉的一个象征啊,在迢迢长路的两端,都是家、都是春天,只要有爱,一生中的离开或者回来其实都是看陌上花开,缓缓而归。

陌上花开呵,可缓缓归、缓缓归矣。这阡陌,不管是在远方,还是在身旁,那都是散发着灵魂的香气的、诗意的故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