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霞飞理发店

【连网】(张国良) 一年又一年,晓香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很平静。丈夫小强一直在一个机关单位开小车,虽然工资收入不高,但单位领导对小强很好,他也舍不得离开。儿子在读高中,长得比爸爸还高,大小伙子了。吃晚饭的时候,小强下班也到理发店里帮晓香照顾客人。儿子就在旁边做作业。这个时候晓香的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笑容。

我的头发还是在晓香霞飞理发店理的,二十多年,习惯了。有时出差在外,偶尔在外面理个发,总是感到不满意,回来就要到晓香店里再修理一下。每月总是在固定的日子里,晓香就会念叨,厂长(老称呼)该来理发了。我也常对晓香开玩笑说:看,你都把我头上的黑发理得越来越少,白发理得越来越多了。晓香也会笑着说:没办法,我只有弄虚作假,让您满头黑发,让老厂长永远年轻。我看着晓香一家凭着自己的辛勤劳动,过着清贫但是充满幸福的生活,从内心里为他们感到高兴。从他们一家的生活中,我也领悟了幸福的真正含义。

多年来,晓香就有一个最大的心愿,想有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她们一家一直和男方父母一大家挤住在一起。儿子也长大了,越来越不方便。没有自己的房子,就像一家人没有根一样,漂浮得让人感到空虚、害怕。

有一天,晓香对我说:厂长,我这些年,好不容易攒了一点钱,父母再帮扶一点,也能买一套小的房子了。您说,我是先买一家住的房子,还是买个门面房?

我想了想说:你还是先买套住房吧,有条件就先改善一下一家人的生活吧。

晓香沉默了,说:现在这个理发店门面房租金年年涨,我一天忙到晚,就靠这一把剪刀,收入一大半都要用来交房租水电费。连雇个帮手都雇不起。钱越来越难挣了,要是买了住房,不买自己的店面房,以后理发店都很难坚持开下去了。不敢借钱,借了大笔钱,怕以后也还不起。没有理发店,以后一家生活都会有问题。怎么办呢?晓香处于两难之中。

最终,她还是没有挡住家的诱惑,买了住房,不大,六十平方米。这让多年没有自己住房的三口之家,充满了家庭的幸福之感。

去年,晓香摊上了两件大事,一是儿子要参加高考了。就像所有考生家长一样,晓香也是处于焦急不安之中,担心能否考得好,考什么学校、什么专业。又担心上学后,大笔的学费、生活费怎么负担。儿子很争气,运气也好,考上了某个大学的铁路专业,据说毕业后还能直接分到交通铁路单位工作。告诉我的时候,晓香两口子笑在脸上,乐在心里。晓香还说:儿子上学的时候,他们给了几千块钱带着,生怕儿子少钱受委屈。没想到,儿子临走前又悄悄留下一点钱给母亲,说是今后他上学会注意节约用钱的,绝不乱花。把晓香感动得泪流满面。

有一天,晓香皱着眉头告诉我,厂长,我这店真的开不下去了,这几天,房东通知我,房租又要涨了,这次还涨得特别狠,房东说,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晓香说:我就只有手里这把理发剪,就是天天对客人赔笑脸,忙死忙活,收入的钱交了房租水电费,所剩很少了。家里开支也越来越大了,怎么办呢?不开理发店,我还能干什么呢?

我想了想,对晓香说,我老厂有一个小门面房,离这儿也不远,地方也是人口居住区,人多,开个理发店,也应该是合适的。如果出租到期,也可以转给你开理发店,租金好说。晓香说,真的?我说,你去实地看看吧。如果开店合适,我来想办法。

晓香还真的看中了这间门面房,我就把房子租给了她,房租比她现在便宜很多。晓香告诉我,这些年,为了房租不要涨得太快,她对房东客客气气的,甚至忍气吞声。有一天她告诉房东,大爷,谢谢你这几年把房子租给我,我租不起了,不租了。房东大爷睁大了眼睛,看着从来不敢大气说话的晓香,有些吃惊。晓香走了,带着一套理发的家伙走了。本来之前门面的装潢还能收回一些钱,但房东作梗,她也就不要了,头也不回地走了。

新店开张了,晓香在微信圈里发布了消息,一批老顾客都很高兴地祝贺。开张那天我也去了,一看门面,店名也变了,过去是霞飞理发店,现在是霞飞发艺。我笑了起来,我几十年都是在理发店理发,现在要到发艺店来美发了,档次升级了。

店里的面积也不算小,还分里外间,收拾得很干净利索,灯光明亮,一进来就感觉到心情舒畅。来的还是那些老顾客,热热闹闹的,好像不是来理发,是来走街坊的邻居一样。晓香忙前忙后,招待客人,一脸笑容。晓香说,新店装电、装水、装气,下水道的整修,还有这门楣,全是这些年的老顾客来帮忙的。这个店好像不是晓香的店,而是大家的店一样。

哦,说了这么多,还忘了告诉大家,晓香的新店就在南极南路,我老厂的旁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