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玉镯之缘

【连网】(郭敏) 很久以前,在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并没有看过真正的玉器,但对玉总怀有一种温润的情感,也许是字面上的玉字所呈现出的温婉与秀雅而暗暗地、静静地打动了一颗渴望美好的成长之心。

第一次与玉真正的接触,那是多年后的一个秋天,到西安去旅游。看过了心灵震撼的兵马俑,导游将我们带到玉器店,说这是陕西盛产的蓝田玉。

抬眼望去,当时感觉一片冰清玉洁,各色的玉镯、玉佩、玉指环发出莹莹的、软软的光泽,翠绿、墨绿、血红、鹅黄各种色质的玉器,犹如一群气质高贵的温婉女子,带着岁月的精华,在喧嚣的平常日子里,上演了一出灵动、隽永的古典剧。

也许是女人都会喜欢玉。因玉的那如水的性情仿佛昭示着女子的前世今生;玉所蕴含的那段岁月的芳华与生动,也正契合着内心渴望饱满的女子性情。

那时我并不懂玉,仅凭着对玉的欢喜,我倾其所有,挑选了一只温婉莹莹的翠绿色的玉镯。

有玉的女人,心思变得温润起来。

平常的日子,如水流淌。

一天放学回家的儿子,下巴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红色伤痕,在我的细心查问下,儿子说出了实情,是他上课时在下面讲话,被老师用教鞭抽的。我一时无语,儿子是个很调皮的孩子,但他还只是个一年级的孩子, 这位女教师这样做,怎么不心疼呢。在儿子面前,我批评了他上课讲话不对。在心里想着怎样与这位老师沟通呢?讲道理显然不行的,我想用什么办法激发起这位老师对孩子的爱呢?再没有送玉镯给老师适合了,玉的温和、玉的雅致、玉的高贵、玉的诸多美好一定会打动这位老师爱孩子的心。自己倾心喜爱的玉镯就这样离开了我。

有一次到学校,见到这位老师,我说,玉镯大小还合适吗?这位老师当着我的面说,地摊上的东西我怎么能带得出去。我一时愕然,美好的心,珍贵的玉,遇上了这样一颗不懂美的心,让人惋惜。

玉充溢着一种人性的美。对玉没有认同感的女人,她也许没有悲悯的情怀,不具备完善的人性。这样的教师怎么能带好孩子呢。所幸的是二年级,我的孩子就换老师了。二年级时的袁老师,是我和孩子现在都难以忘怀的至真至善的好老师。

那只带着我的喜爱,带着我的气息的玉镯,也不知命运如何了……

又过了几年,我们到北京十三陵游玩,玉总是与上了年代的古物相连,又见到了玉器店。

听讲这是新疆产的和田玉,因有着玉的情结,眼睛纠结在这些玉器身上,我就觉得有股清静、安宁的氛围直扑内心,一只翠绿的玉镯,中间有一丝血红,温婉又生动,打动我了,听讲这有可能是血玉。选定她了,玉是活的,玉养人,人养玉。我希望这只带有岁月精华的玉镯,能护佑我平安的岁月。

佩戴上玉镯的女人,内心就高贵了起来,素雅的淡妆,纤细的高跟鞋,随性时尚的衣着,走出了一个优雅、温婉的如水女人,留下了一路芬芳的平凡日月。

古人说,玉能避邪。我佩戴了玉并没有躲过恶意的伤害,我病了。但也许因为这只玉镯的机缘,使我遇到了一位充满人性的多才多艺的医生,伴随着他委婉动听的琴声、充满爱意的心灵,在这美好的氛围中 ,我渐渐地康复了。

这位美好的医生,他所传播的那种人性之美,如温润的玉的光泽,永远浸润着人的心灵。

戴玉的日子是美妙的,也是日常的。因为我也在医院工作,夏天穿着短袖工作服,手腕上戴着玉镯,有些不妥。这样上下班时我就经常要取上取下,有一天在取下的过程中,一不小心,玉镯从手中脱落了,“吧嗒”一声,瞬间什么被解开了,也许玉碎了,将魔咒彻底地打破了。

就这样,我的第二只心爱的玉镯又与我彻底地分开了。

又过了几年,我到云南游玩,导游又带我们到了更大的玉器交易市场,因为云南离缅甸近,听说这玉是缅甸产的硬玉,即翡翠。

这时我对玉不仅是喜欢,也有了些许的认识。知道中国以四大玉石显著,这四大玉石分别是新疆和田玉、河南独山玉、辽宁的岫岩玉和湖北的绿松石。

还知道,蓝田玉:产于陕西省蓝田县,因产量不多,汉代以后,各地均采用和田玉为玉材。所以蓝田玉开采和应用渐渐失传。

这样看来,我买的第一个玉镯很大可能不是正宗的蓝田玉。

还看了血玉的传说。知道血玉一种是指在西藏的雪域高原产有一种红色的玉石,叫遇觉玛之歌,俗称高原血玉。这种石头在史料中的记载都极少。另一种血玉则让人感到有一点恐怖,它指的不是单单那一种玉,而是指透了血进去的玉石。当代血玉之所以会那么多,是因为用人工染色而得来的,现在看来,我买的第二只血玉镯很可能就是人工染色而来的B货了。

《说文解字》曰,“玉,石之美者”。普通的石头经过大自然的亿万造化,脱胎羽化变成了灵动、美丽的玉。难怪《红楼梦》又叫石头记,其中的宝玉、黛玉、妙玉等人物都是通灵之人,个个性情脱俗、生动。

可否这样说,与玉沾了边,就与美结了缘。我多年对玉的喜爱,就是一个笼统的诗意的简单的喜爱,并不如加减乘除似的将美玉的色质、致密度、瑕点、裂纹等硬件一一加码,我一直以来对玉的喜爱与价格无关。离我而去的第一只与第二只玉镯哪怕不是正宗的A货,仍是我心中挥之不去的心爱之物。

此时,我同样想到一个爱玉的人,因为喜爱,他买下了得两个人才能抬动的一块重量级墨玉,可能吗?几乎完全不可能是真的墨玉,他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没办法,思玉成痴。

有些缘分已经点石成金。

在多少对玉有了些了解的今天,我又拥有了一只玉镯,她的色泽是带点微蓝的翠绿色,正是我喜欢的样子。

我已经知道就是强酸强碱也很难溶解的玉质,很难与人体互相渗透,互相滋养。但我仍将她亲密地佩戴在胳膊上,我感恩她有一种督促内心的美,使我以一个温婉的外表形象完成着内心的不断成长。

过去了多少年,我依然是没有条件地简单地喜爱着玉镯。轻轻地摸着她,心里仍然有一阵微微的悸动,那是一种契合的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