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打溜溜

【连网】(窦延忠)上个周末回老家,刚到村头遇到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韩哥。他几步冲到我面前紧紧地抱着我,兴奋地说:“真神了,昨晚梦见我们俩小时候打溜溜的场景,今天就见着你人了,真是不可思议!”说到打溜溜,我们顿时来了兴趣,你一言,我一语,尽是当年的趣事。我说:“选个好日子,把小时候的玩伴都找来,再赛一场怎么样?”说完,我俩哈哈大笑起来。

我痴迷打溜溜,主要原因是为了看小人书。读小学时,小人书是我们稀缺的课外读物,毛把钱一本,我买不起,看到韩哥经常拿着小人书到教室炫耀,我真是羡慕不已。韩哥的父亲有一门剃头的手艺,附近几个村子都是他挨家上门“剃庄头”。韩叔在本生产队分口粮,每年夏秋两季里还能按人头收庄头费,家里吃不焦,穿不愁。韩哥见到新出的小人书就买,聚了好多套。韩哥喜欢比赛打溜溜,我们俩说好了,我赢一次借他一本小人书,他赢了不要我的。

打溜溜容易上瘾,上学常会迟到和拖拉作业,老师让我写保证书,过几天又犯了。秋假里,父亲叫我把家里养了半年多的黑猪赶到豆茬地里放养,我看猪在专心地拱地皮找食吃,便和小伙伴玩溜溜,天黑要回家时才发现猪不见了。父母慌了,摸黑跑了好多腿,在另一个生产队的地里找到了。我没有吃晚饭,在邻居家的草堆中躲着。母亲见我迟迟没回家,从庄子东头喊到西头,我不敢吱声。母亲着急,又让父亲喊,说猪找到了,不打你了,赶紧回家吃饭。我这才战战兢兢地贴着墙根溜回家。放猪的教训把我吓怕了,从此玩溜溜很少再犯错。

溜溜也有人叫溜溜蛋,是如拇指头大小的圆球,有不同材质的,最高档的是玻璃的,中间有彩色图案。低档是铁的,是机器轴承里用的钢珠。打溜溜比赛可以两人,也可以多人。比赛前在地上画一条横线,再用树枝或瓦片在离横线三步远的地方挖一个如酒杯口大小的球洞。打溜溜的姿势很重要,一般是手掌半握,拇指顶在中指下,溜溜放在指甲盖和食指中间,拇指往前弹,利用这个劲把溜溜弹出去,而半弯的食指能控制溜溜飞出的方向。打溜溜的水平主要看弹击命中率和进洞准确度,要想方设法把对方的溜溜弹离球洞远远的,把自己的溜溜弹进洞。一盘比赛结束了,输家的溜溜装进赢家的口袋。添加借小人书,是我和韩哥之间约定的。

为了能够多看书,我挤时间独自练习。按比赛规则划好线,挖好洞,在线外三步远处放一颗溜溜代表对方,自己手捏一颗溜溜站在横线处,弯腰弹向对方,或者从地面滚向对方,如果击中,继续练习滚动进洞。

那个冬天我吃了不少苦。大冷天里在露天弹来滚去,手背上生了冻疮,裂了口子,肿得像馒头似的,打溜溜时手指弯曲用力,伤口处就往外渗血,看到沾着血迹的溜溜击中对方,或者滚进洞中,高兴得两脚往天上蹦,感觉伤口也不痛了。要是当时有人帮我照张相片,那种专注的神态,留到现在多好呀!

第一次和韩哥比赛,我以为自己必胜无疑,想不到开始连输两盘。韩哥不知从哪里弄来一颗透明不带花的“大水球”,比我的大一圈,分量重,我弹击它时命中率很高,但它滚动尺把远就停下不动,很难赶它远离球洞。特别是第二盘,我在三步远处弹弧线,“怦”的一声击中了,它往洞口方向滚动一会停住,我的溜溜被崩掉了一块,反弹后还远离洞口,滚动三次也没有入洞。第三盘我采取“以守为攻,短移轻弹”方法,赢了“大水球”和小人书。怕被赢回去,我藏起韩哥的“秘密武器”,两人用大小一样的溜溜继续比赛,直到天黑,我都赢得多输得少。

平时的功夫有用了,和韩哥一对一的比赛我是胜利者,还成为同学圈中的“溜溜王”,赢来的溜溜装在口袋里,走路时“哗啦哗啦”地响,很神气。同学在一起玩熟了,有新花样的溜溜就换着玩,有新出的小人书也传着看。后来看韩哥的小人书不用比赛了,他把我们带到家里随意选,《三国演义》《西游记》《烈火金刚》等都成套看了,小溜溜帮助我们步入一片神奇的故事天地,打溜溜的心情更加轻松愉快。

斗转星移,鬓发染霜,溜溜蛋伴我度过的那段快乐时光已经成为历史,现在溜溜蛋还能偶尔见到,但看不到少年儿童再玩这个游戏了。我孙女的玩具装满三只塑料桶,丰富多彩,每个玩具玩几次就弃之一边,也不像我们当年打溜溜那样痴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