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记忆中的取暖炉

【连网】(杨红星)冬天到了,农历“小雪”节气以后渐续式的降温开启了冬天模式,使我忆起了取暖用的火炉。在我孩提的记忆中每到国庆节前后,爷爷就用泥土和着五月份麦收后留下的麦秸搅和成稀软的土泥,再塑成比脸盆大两号的土制容器,放置在阳光下晒干水分使土坯变硬成形,就是寒冷冬季里晚饭后农村人家最好的取暖容器,美其曰烤火盆。

那时候一吃完晚饭收拾了碗筷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添柴烤火,一家人围在土制火盆边烤火取暖,取暖的材料就是砍伐的芦苇(我们当地人称之为“大柴”)和盐田边生长的碱蒿。土制的火盆没有出烟的炉筒,柴火点燃后满屋子里都是黑烟呛得人难受,所以当时人们烤火取暖时都喜欢坐着矮凳子,因为越矮越不受烟呛。那也是我见到的最早的冬季取暖炉吧。那时候我农村家家户户的房屋里面的墙壁和屋顶都被浓烟熏得乌黑发亮,烤火时间久了全身都落满灰尘,两个鼻孔更是吸足了黑烟灰而使得鼻孔下部有两道黑黑的灰痕。现在我和妹妹的慢性咽炎可能就和童年烤火取暖有关。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们村(当时的称呼叫“生产队”)子里进驻了一批“知青”,新建了两层的知青楼供其居住。因为知青们的家都在城里,他们的到来改变了我们农村的部分生活,其中之一就是冬季取暖的火炉改变了,不再用土制的泥巴火盆了,而改用知青们从城里带来的或陶瓷或白铁皮做成的经济煤炭炉,取暖的材料不再是芦苇和碱蒿了,而换成了中间带多孔的经济煤炭球。也有人家图便宜用买回的粉状煤粉加水后和少许的黏性泥土搅拌成糊状,或用小铁铲铲上半铲放置在朝阳又通风的平整地上,让潮湿的煤块在阳光、空气和风的作用下变干、成块、成型;或用一种土制的铁质煤球模具人工制作煤炭球。记忆中一到冬季来临之前家家户户赶制煤球,邻居们也互相帮忙,我们小孩则跑来跑去的玩耍也跟着添热闹。燃煤的经济煤炭炉比之前的泥巴火盆多一个功能就是除了取暖还可以烧水、做饭、蒸馒头,但这种火炉依然没有出烟的烟筒,烤起火来屋内充满了二氧化硫和二氧化碳的味道,很不好闻,还很刺鼻,在屋里呆久了喉咙、眼睛和头会很痛。当时因为取暖而发生的一氧化碳中毒,造成人死亡的现象时有发生。

七十年代末期,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家户户生活条件好起来了。冬季取暖的火炉多数人家改为烧煤炭,也有烧木头、树枝之类的,但火炉上都装有出烟的专用炉筒,一到冬天各家各户或在墙壁上方或在屋顶上留有炉筒孔。家家取暖,户户冒烟也是当年冬天一景,在无风的天气里走进村庄,会明显地闻到一股刺鼻的煤烟味。因为有了专用的炉筒作为排烟通道,烟雾能及时排出室外而极少在室内残留,冬季因取暖而发生的一氧化碳中毒及伤亡现象也有了根本性的遏制。

九十年代第一个元年我参加工作了,单位的老所长是六十年代支边新疆回城的老“知青”。老同志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奉献了近20年,有一手机械修理的好手艺,制作取暖兼做饭的熟铁火炉也其是绝活之一。那时候我只要忙完手头工作就跟着老所长学习电焊修理之类杂活,时间久了我也能照葫芦画瓢制作了取暖火炉和炉筒,给家里和亲朋好友取暖做饭的铁制火炉也做了好多。现在回想起来都是远去的回忆了。如今商品房在乡镇也多了起来不仅仅是城市人家的专属了。取暖兼做饭的火炉也换代更新了,传统的烧柴、烧炭火炉多被空调、燃电炉、燃气炉取代了,既干净实用又低碳环保安全系数也提高了很多。

如今的冬季,想看到20年前的家家烤火炉取暖,户户墙壁(顶)开孔冒烟的景象只能到相对偏僻的乡下农村去了。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逐渐增强和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我们有理由相信:当年的冬季取暖火炉会只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之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