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不老同窗情

【连网】(何明芳)  “天地悠悠, 唯情最长久。”在秋色斑斓、桂香四溢的季节,已阔别了近半个世纪的大学同学们,或乘飞机,或坐火车、长途汽车,从天地的那一方,沐浴着绚丽的秋日阳光,带着绵绵的深情和满满的祝福,相聚到了我和我先生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正在勃发的港城。是什么驱使他们安于车马劳顿、路途迢迢、日夜兼行来到这座城市?是那历经岁月磨砺而不老的同窗情。尽管四十七年过去了,但她依然浓烈如初,在那悠悠的时空里,仍在散发着温温的、暖暖的、令人陶醉的真情。

那日,同学们刚刚相见,且正在相互对视时,那泪水已在每人的眼眶里转动。同时,大家又像孩童般地在各自的心里猜度着:那满头白发、岁月已深深刻在他脸上的,难道是当年沉稳却侃侃而谈的班长吗?那老年斑已爬满了面容,但身子硬朗、步履矫健的男同学,莫非就是当年那位不善言谈、酷爱古文,后因风暴突起,无书可读,抄写《辞海》的他吗?那大高个子、身材魁梧、说话带闽音的,我一眼就认准了他就是当年挥毫泼墨,和我一起负责班级宣传栏、颇有才华的同学……

“青春已逝,年华已老。”正在我们彼此凝视时,彼此间几乎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又仿佛嗅到了彼此以往那种幽香如兰、浓烈甘醇的气息;看到了彼此风韵犹存的抖擞神态和灿烂笑容,哪像已步入耄耋行列的老人?现在他们无须顾忌,互相手牵着手,肩傍着肩,入住到我眼中的市里最高级的宾馆—————国信云台大酒店。

在连的数日里,同学们兴致盎然,漫步在绿园间,攀登上花果山,畅游于海上云台山,徜徉在苏马湾,还去盐场探看淮盐的制作,聆听那淮盐久远历史的介绍。在这期间,他们还来到我和先生居住的陋室,喝着清茶,吃着水果,说笑着过往,谈论着诗文,那说话声音清脆圆润不减当年,言谈中还不时流露出各自职业的行话和术语。原来他们中间,有的是艰苦拼搏闯天下的创业者,有的是默默奉献于讲台、而今已桃李盈门的教书先生,有的是传播新闻乐做党和人民喉舌的记者,有的是保卫一方平安的公安卫士,有的是机关的公务员……

来连云港观赏钟灵毓秀的山林和辽阔无垠的大海,是同学们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

去花果山那天,恰逢秋雨绵绵,凉风习习,同学们欣然前往。他们勇攀玉女峰,穿越水帘洞,拾级而上三元宫。山上雨罩雾绕,秀色朦胧,同学们那矫健的身影在雨雾中隐现。他们戏言:这是与风雨同舟。那一个个雄姿美态竞相在雨帘中、松石间一展风采;那欢快的笑语声在群峰里久久起伏回荡。

我们驱车跃上几百旋,游览海上云台山。才抵山巅,那云雾缭绕飘忽不定,同学们便顿觉步入了仙境,恍如来到了天上人间。孰料转瞬间,在苍茫的海天相接处,红红的太阳从海面倏然跳出,缓缓移至天空,顿时云开雾散。同学们凭栏俯瞰,山谷深处,那海湾、港口、渔村尽收眼底。忽然,一团团云雾又迎面扑来,霎时间,一片苍茫皆不见。对这瞬息万变的景象,大家感到十分惊愕。为等待奇景重现,同学们临风伫立在栈道上,久久不肯离去。过了一会儿,那太阳果然又跃出了云层,同学们快速地把那如幻如梦的仙境悉数收进了相机。当大家心满意足地漫步下山时,那苍翠的松林在秋风的吹动下,时而疾声呼啸,时而窸窣细语。突然,不知哪位同学身带的机子响起,传出了纪念红军长征八十周年的新闻。大家群情激昂,不约而同地引吭高歌,唱起了《长征》组歌:“雪皑皑,夜茫茫,高原寒,炊断粮……”那苍劲浑厚的歌声在山间回荡。

“酒醒人散余韵犹在”。同学们虽已离去,但难忘“同窗携手沐秋风,碧海青山伴我行”的那段时日,也难忘“连天涛浪细雨濛,云锁雾照隐芳容”的那情景。同学们诗如泉涌,为奇异秀丽的花果山点赞:“花山傍大海,玉女化奇峰”。为我市港口的发展而赞颂:“港口一湾窥全豹,城际半壁衬高穹”、“山路蜿蜒通绝顶,水域苍茫载巨艟”。为自己还能登山观海而自豪:“寿眉老翁显年轻,白发媪姑呈娇容”、“银发迎风展,何言力已穷”。有的雅兴盎然,回去后,特制作了《小年糕有声影集》,在微信群中一展在连的那图美、词美、人美、情更美的一个个瞬间,令我生发出诸多感叹:同窗情是首诗,诗意幽幽而纯真;同窗情是本书,让人读来页页精彩,难以掩卷,不能释手;名利皆悟空,唯有同窗情绵绵不休。我站在黄海之滨,遥祝大家今生今世安康幸福,让不老的同窗情牵着你我他,直至永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