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红尘万丈碧霞寺

【连网】(穆文玲)  碧霞寺是座寺庙。与那些藏在深山老林里的寺院道场不一样,它就在城里,我们家边上,青龙桥头,白虎山脚下,周围尽是些烟熏火燎的住家户。

据史料称,碧霞寺原名碧霞宫,始建于元泰定元年(1324年),后毁于战火。明末崇祯至清顺治年间,屡次重修,作念佛的道场,信众无数。素有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之说。如此说来,倒是块不折不扣的风水宝地。

可传说就是传说,跟童话差不多。事实的真相是,碧霞寺跟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寺庙一样,没能逃过新中国成立初期那场摧枯拉朽式的革命洗礼。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一个诵经声声的佛门净地,很快变成了热闹的铁业社、砂轮厂。没了四大金刚和佛主护佑的碧霞寺,每天都响彻着快乐的铁器打击声响,耀眼的电火花四处飞溅。

然而,历史的起伏与轮回总是惊人的相似,正如圣经所言;“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经过若干年无休无止的光与电的考验,碧霞寺终于等来了复活的春天。1978年,改革开放,相关部门决定重修碧霞宫。1993年,正式更名为“碧霞寺”。此时,我们家搬至城里,与碧霞寺当起了邻居。

我的父亲便经常背着手去庙里观瞻修复进程。我们兄妹几个的孩子们也经常在白虎山顶上,欢天喜地地向他们的爷爷、外公大声呼喊。父亲听见了,就微笑着冲他们招手,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尽管,已经病了的他很难再声若洪钟地开怀大笑。

每次回家,父亲都要向我发布一下碧霞寺的各路新闻。进了什么砖,雕了什么梁,画了什么栋,栋上有什么……在他的述说中,碧霞寺的大雄宝殿拔地而起,可怎么看都有点像披着破袈裟随时准备云游四方的穷和尚。只是,三年后,我们在山上再也望不见父亲的身影。碧霞寺一带成了我们的伤心地。我们带走了母亲,离开了那里。

十九年后,若不是母亲执意要搬回来住,整整十九个年头,我竟再未踏入此处半步。我猛然发现,碧霞寺犹如得了魔法的胖方丈,满面红光光芒万丈地矗立在青龙桥头,白虎山下。那桥头,山脚下,一到早晚就热闹起来,满世界都是打牌聊天的老年人,狂奔暴走的年轻人,中间再夹杂着“鲜甜的苹果,很好吃啦,不甜不要钱”等电喇叭叫卖声。

安静的是寺庙对面几个住家香火店,从来不见他们吆喝半句。早上开门,晚上关门,敞开的巨大窗户内外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香。有短的,有长的;有高的,有矮的。因为都是老邻居,有时候会聚在一起边理韭菜边聊天,说到高兴处,吉祥店家的老婆会抬手打如意店家的男人。他们以前都是一个厂的。厂子呢,早倒了。喏,就是我们家前面的柳编厂。

吉祥店的男人个子不高,很爱笑。每天晚上7点半,新闻联播一结束,准时在寺庙前的台阶下舞刀弄剑,那架势还是虎虎生风,蛮有功底的。每回看到我,都会笑着打招呼,又来看你妈妈了?我忙点头,说是的呀,你的功夫好厉害。他一个箭步飞身向上,反手接过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再来一个飘逸的白鹤亮翅,然后气定神闲地回我一句,闲着没事,练着玩。

碧霞寺一带尽住一些非典型闲人。不是遛鸟的,就是唱曲的,还有算命打卦的。我们大院门口就赫然立着一块巨大的招牌,上书“八卦预测官运财运婚姻求学吉凶”。前一阵子,到处搞创建,这牌子便从外墙上挪至院门里,偷偷地露出一小角来,也不知生意如何。反正,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来敲他们家的门。他们家门旁可是挂了块大大的招牌,上写“八卦预测部”的。

经常有人敲门来制造动静的,是碧霞寺斜对门的“国粹京剧票友工作室”。隔三岔五,咿咿呀呀的胡琴骤然响起,一声接一声高亢的唱腔便翻墙激越而来,与寺庙里悠扬的诵经声彼此应和。这边“一不用战鼓咚咚打,二不用武将随后跟。只要我黄忠一骑马,匹马单刀取定军……”那边“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这边“一轮明月照窗前,愁人心中似箭穿。实指望到吴国借兵回转,谁知昭关有阻拦……”那边“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我只要恰好碰见,便忍不住欢喜地要笑的。

前几天,我叔叔来我们家看我妈。我们送他出门到路口。叔叔有点惊讶地站在庙门口,望着金碧辉煌的寺庙和寺庙后面的山头,愣了好久,然后颇为伤感地摇头长叹,世事难料不堪看,人间正道是沧桑。

我叔叔今年八十岁了,是个文化人,曾经是专业的帆板运动员。他小时候经常来这一带玩耍,学校每年都要举办登白虎山比赛,他总是拿第一。

我问叔叔,当年的庙大不?气派不?叔叔摇了摇头,没有言语,大约是陷入了回忆。记忆中的他,一定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是的,他记忆中的庙宇又该是什么样子呢?

一个着灰色长袍的年轻小和尚,轻盈地几乎是欢快地踏上台阶,隐入庙堂。如意店旁边张家奶奶门前的凌霄花,攀援向上,摇曳生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