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鸟儿不肯离开的山谷

【连网】(张文宝)一群鸟儿飞进宿城枫树湾时,我刚好也到了这里,满天的乌云终于憋不住,洒下了牛毛细雨。同行的朋友递上一把折叠伞,我连连晃头说:“不用,走进枫林就行了,树叶密密麻麻,不会淋上雨的。”

看这儿的枫叶第几次,记不清了。枫树湾是一条沿着山涧迤逦而上的山谷,涧两边全是枫树,长得如同钻天杨,高耸耸的。见过北京香山、南京栖霞山、日本京都岚山的枫树,长得都是矮胖个子,人在一簇簇枫叶间慢慢地走,慢慢地看,随手可以拨开一簇枫叶,摘下一片叶子,衔在唇间,优雅地玩味。突然间,我发现,在宿城,枫树还可以长得这么高爽。

进了遮天盖地的枫林,雨就不见了,周围游人也不再打伞,大多数人都围在涧边看着流淌的水,少有几人还在仰视树上的枫叶。涧中池塘里的水碧绿、碧清,一眼见底。几片红的黄的枫叶漂浮在水面上,给水平添了些许寒意。不少人见了水,惊呼,“呀,这么清的水!”弯下身子,用手拨弄水,洗洗脸,一脸开心笑容,好像脸上一下子漂亮了不少似的。可惜,阴雨天,一塘碧水发着乌亮,却看不见平时倒映在水里的蓝天白云、色彩缤纷的枫叶,算是白白痴守了醉人的枫林。枫林里潮漉漉的,枫树也是潮漉漉的,枫叶青一块、黄一块,还未透红,叶子上流着细细微微的清流。枫树的枝干是潮湿的,石板路是潮湿的,灌木丛和脚下的枫叶都是潮湿的,连同我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有了潮湿的感觉。

我的心也潮湿了。

枫林里很静悄。刚刚看着飞来的一群鸟儿,不知落到哪儿,在干什么,不见踪影了。一阵急促的小雨像风掠过,枫叶发出沙沙的响声,一片一片叶子如同醉酒般摇摇晃晃落下来。路上落着枫叶,叶片像受了委屈的孩子满脸不悦,四周一排排锯齿状的边子蜷曲着,一片片叶子厚叠叠地铺在路上,竟变得几乎全是红的了。我疑心花了眼,揉了揉,再看,还是红色。看来,挂在树上不为秋,落在地上才算红叶。我从脚下开始欣赏初冬的枫叶。雨中凋谢的枫叶,落在地上,像铺上一层地毯,两脚踩上去,松软、柔和,不打滑。我又怜惜起薄薄的枫叶,它们会在人的脚下,在风霜冰冻凌虐下,慢慢地碎成泥土,把一丁点儿残留的甜丝丝的生命气息,在小草、小树上再发出芽子……

枫叶不俏了,其它的树呀草呀水呀,可一点没有寂寞,纷纷争俏。一棵杮树,枝干落光叶子,像一只公鸡褪净了身上光华的羽毛,光秃秃的。想不到,杮树枝干上孤零零地挂着一个拳头般大的黄里透红的杮子,在寒风中得意地摇摆。冷冰冰的峭壁上,一条瀑布热情澎湃地喧腾着泻下来,让山谷里水雾弥漫,轰鸣不息……

登上一个山头,这时,雨歇息下来,高高的山上,飘动着一块一块灰白色的雨雾。居高临下,我回望刚刚走出来的一片蓊郁的枫林,那杮树和杮子,还有如白练般的瀑布隐匿得不见了。枫林却像雨后的彩虹,又如孔雀开屏,像被泼染上五彩颜色,有的如青苔般的鲜绿,有的如鹅蛋黄般的鲜黄,有的如玫瑰般的鲜红,斑斓缤纷,竞鲜斗艳,如同一幅绝美惊艳的油画……一群鸟儿在枫林上空飞来飞去,不肯离开。我动情地想,这肯定是我刚刚看到、寻找的鸟儿。这些精灵,也知道枫叶红了,燃烧得热烈,情感奔放,恋恋地不肯离去。

我迷醉了。

我明白过来,最好的风景,要从远处望,要在高处看,如同恋人,有些距离才会觉出美。

在高处看枫树湾的枫叶,它的美全都跳出来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