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拥有5000年著述史的人文沃土

——《书香连云港·著述篇》小序

□ 李洪甫

【连网】  地质学家说,很久以前,浩瀚的大海就围抱着连绵的云台山岛。成千上万的飞禽栖息在此。后来,造物主又使海岸线发生重大的变迁,云台山的主体与陆地相连,鸟群退回到至今仍沐浴于汪洋之中的前山岛、达埝山岛、车牛山岛、平山岛。虽然,数量已大大减少,但是,据现代鸟类学家的考察,各种鸟还有20目、40科、128种。这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鸟王国,可是,它是一个衰落的王国,国土和国民都在减少,我们珍视今日的鸟国,我们更思念那唯一被载入中国古代史的现实世界里的人类鸟国。

《左传》记载的鸟王国,是人类早期文明的东方方国,在这个名为少昊氏的国度里,国王有着无比的尊严,相当于现代“民政”、“司法”以及关于分配、工程、农事、历法的管理官员,运转着国家机器,官职皆以鸟来命名。起初的国王是笼罩着神奇色彩的凤鸟,继而是善于搏打的威严的鹰鸷……

这个机构严谨的王国,曾被春秋列国所钦羡,也为孔夫子所叹服。老先生指点着周王的朝政向鲁昭公说:应该向那个属于夷国的少昊学习啊!继而,孔子身体力行,“乘桴浮于海”,访问了这座文明早行的方国,浓墨重彩地将少昊写入自己的著述。可是,孔夫子并不知道,将军崖岩画和云台山石器时代遗址中的鸟头形鼎足,已经昭示了那辉煌的鸟王国的国史。

2500年后,鸟王国的疆域上出土了写抄本《神乌赋》,这篇写鸟拟人的汉赋,被中国古文献研究的领军学者裘锡圭视为“中国文学史料的重大发现”。九州国土上,湖南、四川、陕西、甘肃、山东皆有简牍的发现,苏北和苏中的淮、扬也有发现成批汉代文字的报道,为什么只在被孔夫子认作地处“四夷”之地的海边有完整的大体量的存留?一个最有证力的答案是,《神乌赋》的作者、写抄者、收藏者,皆与鸟王的方国情结有着内在的关联。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程,鸟王,从象征暴力的鹰鸷演化成雍荣华美的凤凰,而国民,从正直、勤劳、善良的神乌出脱为美丽的《孔雀东南飞》里的爱情鸟。

因为《神乌赋》作者失考,我们不能把这篇永垂文学史的汉赋归入《书香连云港》的著述篇,可是,她的收藏者以及她的首次面世终究是在这块神奇而多情的土地上。

翻检《隆庆海州志》的“词翰”和“嘉庆海州直隶州志”、《海州文献录》的“艺文”,属于海州人所著以及与海州相关的著述被罗列得洋洋洒洒,数点这些书籍名称的同时,读者可以清晰地知晓,其中的大多数,也被辑入正史中的《经籍》、《艺文》、《通志》以及署出“钦定”、“御览”字样的汇编。

东汉朐县的缪家,有5位写书高手,其中,开创了后世编纂类书之先河的缪袭,他的那些专门为皇家决策所需而编写的《皇览》和大量的释解经籍以及阐述音乐、展现美术的文字,深刻地影响了后世的《艺文类聚》、《太平御览》、《册府元龟》乃至《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

著有《陶靖节先生年谱考异》的陶澍斩钉截铁地认定他先祖写的《桃花源诗》,背景正是郁洲海边的宿城山,并把他的考据郑重其事地奏报给道光皇上,其中,就包括陶渊明亲历郁洲山的诗句,道光没有责备陶澍欺君,感慨地说:“此境与桃花源何异?”陶潜的咏叹“在昔曾远游,直至东海隅”与《桃花源诗》皆得以千古传唱。

高逸俊迈的鲍照,似乎也知道陶渊明的郁洲山之行,他的饮酒诗正与这位来自湘楚的诗坛酒仙唱和:

“但愿樽中九酝满,莫惜床头百个钱。”

南唐文风的渊源与海州有着不解之缘。开国君主李昪认海州人徐温为义父,入籍东海。所以,登上皇位时,朝野有“东海鲤鱼(李鱼)飞上天”的谣谚。重要的是,南唐中主李璟、后主李煜皆与海州徐氏子弟有诗文的往返和酬唱,海州诗坛上的南唐风韵长久地迥荡在滨海边州。

青年沈括在海州的执政实践和读书治学与著称世界的科技经典《梦溪笔谈》的成书紧密相关。涉及的学科有数学、军工、化学、生物、能源、考古辨析……在相关海州的千余种历史著述中,沈括的文字最具经世致用的价值。

2013年夏,江苏省文化厅非遗处一位专家型的冯处长到连云港考察,看了由孝文化研究会主办的《东海孝妇史迹陈列》,激越不已而大为叹喟:

“对于东海孝妇亦即窦娥故事原型的乡籍和地望,过去,因为纠结于郯城的孝妇祠及孝妇冢,以至我们举棋不定。看见陈列文献和图版解读,我看,不要说省级,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也没有问题。你们抓紧申报,直接到南京来;需要的话,我也愿意到连云港来帮帮手。”

果如其言,2014年8月,国务院的公告颁示天下,被王国维推崇为“列作世界经典,亦无愧式”的中国十大悲剧之首《窦娥冤》,为古海州增添了一部光照千古的著述名篇。

中华民族首部全方位介绍世界各国的史、地专著《海国图志》,诞生于海州。道光二十二年,该书初稿本面世之前,魏源曾随任职于海州惠泽巡检司的父亲来海州,也曾陪同两江总督陶澍在海州周览海甸、察听盐运,并应邀参与《淮北票盐志略》的编纂。道光三十年(1850),魏源又出任海州分司的运判。两年间,魏源将《海国图志》扩编到88万字,并增加了57页关于西洋技艺的插画以及“地球正背面全图”等70多幅图版。

海州大地,在包孕、发端了《西游记》、《续金瓶梅》、《镜花缘》等响世名著之后,近现代的海州俊彦在科技著述的成就上十分突出。武同举写成了150万字的《江苏水利全书》,被誉为江苏全境最完整的水学巨著。新中国成立后,中央水利实验处在该书的论证报告中指出:“堪称华东水利资料之宝库,实为切合当前需要之重要文献。”

海州板浦汪家三杰的著述也堪称中华人文的奇迹。首先是拥有6部专著、150篇论文的中科院遗传研究所所长汪德耀,这位堪称中国自然科学界顶尖人物的海州人,竟是文学名著谢冰莹《从军日记》的法文译者。汪德耀还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文学大师罗曼·罗兰的忘年交和文坛知己。再是被公认为“中国水声学之父”的汪德昭,他的《汪德昭文集》被认为是水声学最引人注目的论著专辑。

出于海州人之手抑或发端,成书于连云山海的煌煌巨著,举不胜举,拥有5000年著作史的海州大地,是建设发展连云港最重要的激励之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