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古朴稚拙求意趣 ——我看莫言书法

【连网】  莫言的书法近几年引起人们的关注。2012年北京一次秋拍,他的一幅仅0.4平方尺的扇面拍出4.175万元的高价,这固然有因他获诺贝尔文学奖后的名人效应有一定关联,但说明莫言的书法达到了一定的艺术境界,并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据说有的地方还办起了“莫言体”书法培训班。

000

我第一次接触到莫言书法是在若干年前的“钟山”刊物上,莫言用左笔为许多作品题写了标题。乍看,莫言的书法如同他的形象一样,不潇洒、不英俊。但细细品味,给人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很耐看。也如同他的人一样,在大智若愚背后,藏着丰富的思想感情和高尚的文化品格。

比较系统的接触莫言书法是去年9月份在山东参观莫言文学馆期间。馆内陈列着莫言十多幅书法作品,这些作品,虽然大都是莫言即兴书写的“顺口溜”,但耐人寻味。除内容好之外,作品古朴、稚拙。他不刻意讲究藏锋露峰之类,但对浓谈疏密、节奏变化一任发挥,追求天真率意,以趣味性作为个性表达。当代 著名书法家沈鹏先生说:“莫言的毛笔字写得大气,有真趣”。我认为,一幅好的书法作品,首先追求的应该是意境,技法固然重要,但是基础性的东西。我觉得,当今中国书法,不缺少技法和形式,缺少的是文化品格。“得形体不如得笔法,得笔法不如得气象”。莫言书法以追求气象为出发点与归宿,尽管学写书法的历史不长,但出手不凡。

世界著名雕塑家罗丹说过:“艺术就是情感”。书法是作者精神世界包括性格、趣味、素养、气质等在笔端的自然流露。莫言把情感作为艺术发现,把书法创作的过程作为自己情感表达的过程,他书写的是自己的经历和人格,作品是他内心世界的诠释。

莫言出生在山东“高密东北乡”,是穷乡僻壤。他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小学毕业后当过十几年农民,二年工厂临时工。这片土地历史上曾上演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莫言在这里曾经历过饥饿、失学、参军受阻。大量聆听了爷爷讲的神奇民间故事。种过萝卜和高梁、放过牛牧过羊,吃的是高梁面、喝的是胶河水。高密东北乡被莫言称为“地球上最美的、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神圣、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三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对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他“恨极了,也爱极了”。因此,他创造了一个“高密东北乡”文学王国。他的文学作品带有高密东北乡的高梁味和泥土芳香,带有东北乡人身上的汗味和桀不可训,粗旷豪放的精神。无疑莫言的书法必定会同他文学创作一样,在汲取高密东北乡生活营养的基础上,把他对东北乡的“人文”情感,提练成为具有审美价值的审美情趣,介入到书法创作中的“笔意”、“章法”中去,形成古朴稚拙,粗旷任性的个人风格。正如他自己所言:“随心所欲真快哉,消遥法外我是爷”,书法对於莫言来说已是一种情趣了。可以说,没有高密东北乡,既不会有莫言的文学,也不会有莫言的书法。我对莫言哥哥管莫贤开玩笑说:音乐界有原生态唱法,莫言的书法也是原生态的。他根植于东北乡这片胶河岸边的大地,他以纯朴善良的心性气质为支撑,如同他的文学作品一样,有乡土味。如果硬要追究莫言书法属于哪个流派,我说,什么也不是,叫“高密东北乡书风”倒适合。莫言大哥觉得有意思,我把这几个字写成书法作品赠莫言,不知他是否认同。

莫言书法得到许多人点赞,更是离不开他的文学修养,特别是他的古典文学修养。缺乏文学修养的书法家,难以完成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审视,难以对书法艺术进行文化思考,难以完成自己的审美世界的建立。结果,使自己的书法作品技术含量外化,而内涵却很浮浅,降低了书法作品应有的魅力。启功的书法之所以难的超越,不仅是他笔墨精美,更在於他的学术能力、文化眼光和文学修养。据说,启功收学生,从不收书法方面的,只收古典文学方面的,说明他对学识的认知超过书法。启功说:书法是一个系统工程,最终写的是人生感悟、阅历、文化。写字形容易,但雅不易,文化底蕴起决定作用。莫言的书法,正是以深厚的文学修养滋润了自己的内心世界。

有人以莫言未经过系统的书法训练而排斥莫言书法,有失偏颇。我历来认为,最终成为书法大家,大致有二条路可走:一是系统训练加文化修养;二是依靠文化和文学修养,通过书法转化升华自己的内心世界。近期,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电视台等单位联合摄制的百集大型人物传记纪录片《百年巨匠》,全方位拍摄了42位20世纪书坛巨匠、艺苑大师、文坛泰斗的人生和艺术经历。在书法篇中,列入拍摄计划的有于佑任、沈尹默、林散之、沙孟海、赵朴初、启功6位。我们会惊讶发现,6位巨匠除林散之外,其他五位都不是专业书法家,于佑任是国民党监察院院长,沈尹默是教育家、诗人,沙孟海是西冷印社社长,赵朴初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启功也有着教育家、鉴定家、古典文献学家等名号。但他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有着高深的学识与修养。这个事实更深刻的意义在於匡正时弊和引导作用:当代中国书法,缺少的是文学、学识、修养。

莫言不会放下手中的笔,去年他出版了书法集,为的就是吸收书法界的批评。我相信,莫言不仅是世界有影响的文学家,在书法上,只要他向尚精专一的方向努力,更多吸收一些传统的东西,将来成为国内有影响的书法家不是没有可能。 ■ 吴加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