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雪泡茶

【连网】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刘姥姥醉卧怡红院”里,贾母连同宝黛钗等来到栊翠庵,向妙玉讨吃一杯茶。妙玉给贾母煮了一壶“旧年蠲的雨水”泡的茶。泡茶用的水是五年前的梅花雪烧开的。黛玉问:“是否旧年雨水?”妙玉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清醇?如何吃得!”

1111

竟有这样的讲究,令人咂舌。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茶作用大了去了,明目,润肺止渴,降脂减肥,抗氧化,提神醒脑等等。原是起于民间的,大伙拿大壶泡着,如妙玉所说的“饮牛饮骡”般啜饮。文人雅士也喝,觉得好,他们有钱有闲有那七窍玲珑的心思去琢磨,写诗作赋的,硬是弄出了文化味。这文化味就这样积淀着,到了唐朝出了个陆羽,后世称为茶圣,一部《茶经》引出了无数风雅来。

陆羽说泡茶讲究水,认为水是茶之母,水性扬茶。水的排名是“山水为上,江水为中,井水为下”。山水即是泉水,泉以“乳石隙间满流而出”者为上,江水以远离人烟的为上,井水以挑水量大的井为妙。于是,就有天下第几泉的排名和争辩———其实有些故弄玄虚,能有那么精准吗?就像后来的雪泡茶,真的如妙玉所说那么雅、那么有味吗?

白居易说“融雪煎香茗”,辛弃疾道“细写茶经煮香雪”,惭愧未能穿越唐宋,可是能够想见的是,他们煮的不是茶,不是雪,是风雅。有时候太认真就落了俗套,就像读红楼,品不出诗意,真是令人大跌眼镜———想想看,梅花上的雪,有多少诗意多少芬芳?煮开泡了茶,诗意留芳口齿,于是醺醺然也。

梁实秋也想雅一下。天下大雪了,掬起积雪表面一层,放入壶内加温融开,煮沸后,“走七步,用小宜兴壶,沏大红袍,倒在小茶盅里,细细品啜之,举起喝干了的杯子就鼻端猛嗅三两下———我一点也不觉得两腋生风,反而觉得舌本闲强”。我也试过,壶底竟是一层黑物,简直是不敢下咽———梁先生写作此文距今已经有七十年了,环境已是大为恶化。好雪才能泡好茶。

如此推论,最适合泡茶的雪该是俄罗斯的雪了。那里下雪时日久,空气很干净,但是事实也不是这样。2013年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根纳季·奥尼先科发布劝谕,要求民众“不要喝太多雪水泡的茶,因为有益物质在雪融化成水时流失,可能引发骨质疏松和掉牙”。粗放的俄罗斯人也会用雪泡茶?难得!只是奥尼先科的理由太科学了,与我中华雅文化大不和谐。

“雪水烹茶天上味,桂花煮酒月中香”,这样的诗意是汉文化独有的,它成就了这个民族骨子里的雅致。雪泡茶,其实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缩影。世界已日益陷入科学的语境里,诗意在“百度”里剥去外衣:月亮上没有桂花树,葡萄藤下听不到窃窃私语,海市蜃楼只是日光折射,没有神话没有童话,当然也不能用雪泡茶。

如果人的精神世界只有科学会怎么样?也许那将是个死板的物质世界。只有物质的世界是可怕的,它将导致价值取向的趋同:以物质的占有多少衡量成功与否。我们在这条道上也走了很远。

在这样的冬日,想起不再能品尝的雪泡茶,想起历史深处那些飘飘欲仙的人物,品咂我们不曾经历过的生活,不禁心向往之,而又喟然长叹。(董改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