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一只鹩哥

【连网】在我记忆中,父亲在五十岁前是不喜欢养任何宠物的。他经常对我们姐弟仨说,做人要有追求,不能玩物丧志。

一只鹩哥

但是,父亲还是在五十一岁时,学着养起了宠物。那是一只鹩哥,是有了“出息”的弟弟在常州花鸟市场特意为他购买的,为的就是解闷逗个乐子。

父亲一生命运多舛,小时因家贫、兄弟姐妹众多,作为长子,他很早就懂事地担起了家庭的重担,这期间,还外出讨过饭,多次被狗咬伤过。

后来,吃“公家粮”的爷爷退休后,让他顶班,他却主动把这一“美事”让给了叔叔。再后来,与母亲结了婚,为了养活一家人,他便跟随县建筑工程队去东北“闯关东”。此后,连续多年,我们一家人只有在年底过春节时才有机会团聚在一起。

有一年,五岁的弟弟实在想他想得厉害,啼哭不止。无奈之下,母亲就托在县城上班的姑姑帮忙照看,不曾想,却在县城走丢了,费尽周折,二十天后才找了回来。这事父亲知道了,并没有责怪母亲未把孩子看好,但我知他心中还是觉得愧对了弟弟,只是不说罢了。

此后,为了全家人的生活,父亲更加玩命地打拼,并且凭借自己的不懈努力,通过考试,成为了县建的一名工程师。

在弟弟上高三的那年,城镇户口还是个“香饽饽”。凭政策,父亲可以有两个“农转非”的名额,征询过一家人的意见后,弟弟坚决不要,他说他一定能够考上名牌大学,并一再坚持将两个“农转非”的名额让给了我和姐姐。父亲听后点头默许,但我知他又一次觉得愧对了弟弟。

好在弟弟如愿以偿,不仅顺利考上了名牌大学,毕业后,通过自己努力,成为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这颇让其时因单位不景气而下岗多年的父亲,一扫内心郁积的低沉情绪,进而扬眉吐气、引以为荣。

为了让父母生活得更好,弟弟、弟妻将他们一并接到了常州生活。一天早晨,弟弟陪父亲逛街时,看到父亲一时对街上一遛鸟人手中的鹩哥惊奇不已,原来那鹩哥能唱一曲完整的《东方红》,路人出三万元,那人也不肯出手。弟弟遂告诉他,鹩哥又叫秦吉了、九宫鸟,善于模仿其他鸟鸣声,经过训练还能模仿人语,学唱简单歌曲,如果父亲喜欢,他也可以为他买一只来养,父亲连连拒绝,但弟弟还是于次日为他花了一千多元购买了一只。

既成事实,父亲就姑且养之。不久,那只鹩哥在父亲的调教与驯化下,渐渐地,亦能说几句简单的礼貌用语,这让父亲更加视若至宝。然而,天不作美,天降横祸。2004年年末,弟弟和弟妻在上班途中,因车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父母肝肠寸断,失去了寄托的他们,最终决意返回苏北赣榆老家,一同带回来的,还有那只鹩哥。

弟弟、弟妻最初离开我们的那段时间,父亲除了整日一支接一支地吸烟,就是时不时地对着那只鹩哥自言自语地说话来打发时光,并且无论他走到哪里,总会随手拎着鸟笼带着它,如影随形。期间,一天深夜,他做梦梦见了弟弟正在山东青岛开发房产,随即翻身而起,带着那只鹩哥,骑着摩托便到山东青岛去寻找,次日暮色时分才悻悻而归……

我知道,这些年来,他和母亲都一直生活在伤痛欲绝的世界里不能自拔。前不久,他终于找到了亲爱的弟弟与弟妻!懵懵懂懂中,他也因车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悲痛中,安葬完父亲,母亲看着那只鹩哥对我说,儿子,你将它放了吧!我爬上平房顶,将它从鸟笼里拿出来撒向天空,可它只盘旋了一圈,又缓缓地落在了平房的笼子旁,睁着一只惊恐的眼睛看着我,少顷,又钻进了笼子,不肯出来。我有心养着,又怕母亲睹物思人,就对母亲说,它不走,干脆送人得了?母亲沉思了片刻说,也不知谁爱鸟,要送就送街上那个卖鸟的吧,让他给找个好主!

随后,我拿上鸟笼和一大袋父亲生前购买的鸟食,去了县城后宫路的那家鸟店去送鸟,在得知鸟店已搬到西关路后,我又骑车赶了去。在叽叽喳喳的鸟语中,我向店老板说明来意,老板尽力压抑住意外所得的惊喜,连连对我承诺,他会把小鸟喂好的,并替找个真心爱鸟之人!

交付完毕,我推车转身走时,听到身后的鸟老板在迫不及待地逗鹩哥,他说,你好你好。我听到那只鹩哥也说,你好,再见!我强忍住多日的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