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母亲的手擀面

【连网】  小时候,看着哥狼吞虎咽吃母亲做的手擀面的样子,心中便会对母亲的偏心有说不出的恨。每次哥去南京上学,母亲总是拿出不知放了多久的面粉,做一碗在那个年月一年也难得吃几回的手擀面。于是,幼小的我暗暗发誓,一定要离开家,就为吃一碗母亲的手擀面。

123

十八岁那年的冬天,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穿上了军装。即将远行的兴奋加上那时面条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我并没有觉出母亲做的手擀面有什么特别。少年不识愁滋味,别后方知思念苦。

从军16载,每次探亲假结束准备返回部队时,母亲依然要为我做一碗手擀面。这次是中午离家的,吃过早饭,母亲就开始忙活了,她让我先去玩玩,说等面做好了叫我。

我哪里有心思出去玩啊。耳边传来面片拍打桌面发出的清脆的“啪啪啪”声,每一声,仿佛都敲打在心头,我知道母亲的额头肯定布满了汗珠。母亲直到把面片擀得半透明了才罢休,然后用刀一刀一刀切成丝。

母亲烧好面条,盛到碗里,然后呼唤我乳名。

这个时候,我才发觉母亲做的面条并不好吃,倒不是面条的味道不好,而是,筷子夹起又细又长的面条时,脑海中便会同母亲头上的白发联在一起,仿佛夹的不是面条而是母亲日渐增多的白发。母亲就坐在对面,十分关切地看着我艰难地下咽,不时地问是淡了还是咸了,要不要加点醋什么的。

吃完母亲的手擀面,我便踏上了征途。母亲的身影逐渐模糊,思念从此生根。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母亲把对子女的期望和思念也擀成了那一根根细丝,一头牵着子女,一头拴在母亲的心头。(吴淑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