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文体 文体> 读书美文

数字时代如何改变了人们的大脑和行为

《大脑革命:数字时代如何改变了人们的大脑和行为》,(美)盖瑞·斯默尔、吉吉·沃根著,梁桂宽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8月版,28.00元。 

张田勘 

□学者,北京 

以电脑、网络、智能电话、电子游戏、谷歌和雅虎等搜索引擎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已经极大地改变了世界,也对人的思维和行为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一个最为现实但又残酷的问题是,人类的大脑是否适应并能跟得上数字技术的突飞猛进?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人类的进化就是正向的,反之则是负向。 

一天上网七个钟,提高智商很轻松 

数字技术其实是通过首先影响大脑,然后才改变我们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美国的调查为例,现在以休闲娱乐为目的而阅读的青少年人数比上一代少多了。哈佛大学的托马斯·帕特森教授等人发现,自1928年以来,在18岁至34岁的人群中,阅读文学作品的人数已下降了28%。因特网已经成为刺激大脑的首要刺激源。 

数字技术的这种无孔不入的渗透必然会影响大脑,其中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就不利的方面而言,大脑可能正在失去基本的社交能力。在过去传统的交谈中,人们是面对面的,双方都会观察对方的面部表情,或把握对方一个微妙手势所包含的情感内涵。但是,成天只在键盘上与他人交往,就有可能让人们丧失大脑这种察颜观色的能力。 

这让科学家担心,随着控制人类交流的神经回路的退化,人们的社交技巧将变得笨拙不堪,我们会经常曲解甚至忽略微妙的非语言信息。如果大脑的社交能力进一步退化,在10年后的一个国际首脑会议上,一个被误解的表情或手势就可能造成军事冲突的升级。 

不过,数字化对人类大脑的影响其实更多的是使我们的智商更高,甚至会改变人类对智商的定义。大脑神经回路时刻都在回应着感觉刺激,人们在电脑上进行网页浏览、收发电子邮件、开视频会议、即时通信和网上购物等,无一不在刺激大脑,这些刺激加速了大脑的反应。通过计算机断层扫描发现,数字技术的刺激可以使计算机高手的大脑特定区域刺激更为稳定,如大脑颞叶内侧;而对从未接触过电脑的新手每天只用一小时在网上浏览,结果在5天的使用计算机后,大脑的同一区域也会同样敏感起来。所以,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认为年轻人的神经回路有更高的可塑性,如果每天花七八个小时在网上,他们的大脑反应将更为迅捷,智商会更高。 

尽管沉迷网络可能造成更深的社交孤独感,但它会提高我们目前所定义的智商。新西兰联合理工学院的社经学家保罗·科尔尼的研究表明,一些电脑游戏实际上可以提高认知能力和多项任务技能。每星期玩游戏48个小时的志愿者的多项任务技能比以前提高了2 .5倍。罗彻斯特大学的研究证明,视频游戏还能改善周边视觉,而且网络还使心智反应的时间加快了,大脑执行许多任务时更有效了。 

“土著”一心二用,“移民”专心致志 

在数字技术导致人的大脑进化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年青一代和年长一代的代沟,《大脑革命》认为这就是“脑沟”。从小接触数字技术的年青一代可以称为“数字土著”,只在成年后才接触计算机和网络的人则称为“数字移民”。 

显然,数字土著和数字移民对数字技术的感受和适应是不一样的。例如,你十几岁的女儿一边用新iPod练习上传,一边用笔记本电脑即时通信,一边打手机,一边复习功课。她的大脑将产生神经递质,形成新的树突和轴突,以适应更高级的形态。她的大脑每时每刻都在响应环境的刺激并发生变化。最终,这种进化性的改变将影响今后几代人。同样,数字技术也轻而易举地改变了数字土著认识世界的方式。一名14岁的女孩可以敲击键盘,同时与10多名同学聊天,并在几秒钟之内就知道谁和谁闹僵了。这并不需要打上10个电话,或者等明天上学和他们聊天。 

这对数字土著来说是容易的,他们很快就会改变大脑回路,重新分布线路,恢复一些正在减少的神经通路。新的技术性回路使人的大脑具有了特殊的潜力。这等于是一种新的大脑进化。 

对于数字移民来说,他们的大脑最终也能适应数字技术的变化,但只能算是改善。例如,现在的青少年更愿意在同一时间做多样的事情。2006年,美国一项调查发现,84%的青少年在做家庭作业时也在听音乐,47%的人同时在看电视,还有21%的人同时在做3件或更多的事。但是对大多数字移民来说,让大脑同时做多项工作是极不适应的,而且效率极低,因为他们在发育和成长的过程中大脑的神经回路没有接受过这种同时做二项以上工作的训练和适应。 

与人拥抱,锻炼大脑 

大脑适应数字技术并随之而进化也有很多负面的问题。例如,网络成瘾、孤独、困惑、焦虑、抑郁、疲劳、缺少锻炼、身体状况不佳、分心并导致灾祸。现在很多家长和教师都抱怨,年轻人读书的效率很低。这明显要归咎于同时做多项任务,因为这种情况会让人们的大脑只是肤浅而不是深入地了解信息。还有研究发现,长期地同时处理紧张的多项任务可能延迟大脑额叶的充分发育,这个区域可以帮助人们看到大图片,进行抽象思维并提前做出计划。这就可能造成数字土著在完成任务的前瞻性(科学规划)、完成任务的强烈欲望和完成沉闷乏味任务的耐心上有所欠缺。 

如何才能让我们的大脑全面适应数字技术,并拥有一个健康的大脑呢?《大脑革命》提供的一个重要建议是,即使是我们离不开数字技术,也需要定期定时离开网络进行非数字技术的大脑训练。 

数字技术和非数字技术(如情感),是刺激不同的大脑区域并产生不同功能的。上网和视频会议刺激的是大脑背外侧前额叶皮质,人类的情感刺激则是作用于岛叶。岛叶前部把身体感觉变成人类的情感体验,让抚摸变成爱意,让香气变成欲望,同时岛叶也转换着嗅觉、味觉、触觉、疼痛和疲劳等状态下的情感体验。这样的神经回路可以称为人性的神经回路,这些情感体验需要在现实生活中加强。 

这类离线训练包括每天减少数字技术使用时间,有意识地与你心爱的人在一起,经常和家人一起共享晚餐,与人一起打球或参加力所能及的体育活动,甚至每天做一餐饭等。这些都可以使大脑的各种功能区域获得平均受刺激的分配,以完善大脑的功能。另一方面,有意识地进行非语言交流训练也是塑造健康大脑的极好方式。了解各种肢体语言的意义,训练面部表情和眼神接触,训练身体接触,有意识地组织和参加各种会议,训练自己的表达能力,同时聆听他人的意见,如果有争论更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