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县区 县区> 赣榆区

10天110个电话打向8省市边防民警寻回走失“演员”

【连网】(通讯员 赣公宣 苏方)10月17日上午,海头边防派出所来了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大娘,声称:“我要找小练,我要感谢小练!”小练是谁?社区民警练宇健。此前,他花了十天时间,往8个省市打了110个寻人电话,最终在北京昌平救助站找到了大娘走失的儿子。

自称“演员”的大军失踪了

今年10月2日早晨,海头边防派出所社区民警练宇健来到辖区,逐户了解情况。在村民贾庆德家,练宇健没有看到他家的儿子大军,半个多月前,贾庆德曾说大军走亲戚了。练宇健便问了句:“大军呢?”没想到,民警随口一问,老两口却欲言又止,岔开了话题。“不对呀,我以前每次来,大军就会笑呵呵随着我走村串户。看老两口的脸色也不太好,肯定出问题了。”练宇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立马追问,“大军到底哪去了?”贾庆德闷头不吭声,大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原来,大军失踪了。

这个大军是贾庆德和老伴的心肝宝贝,今年38岁。贾庆德年轻时,从老家赣榆单枪匹马闯关东,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认识了现在的老伴,喜结良缘,并生下了聪明伶俐的儿子大军。家境渐渐殷实起来后,岁月荏苒,贾庆德叶落归根之心愈发强烈。十几年前,全家经过数次商议,终于举家回到了赣榆,当时左邻右舍为大军说媒的络绎不绝。

大约七八年前,突然有一天,大军精神上莫名其妙出了问题,说自己是“北漂一族”,在好多部电影中扮演了角色,至今剧组仍欠其劳务费等等。父母看着儿子的样子不知咋回事,立马带大军前往医院检查,原来大军患了“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七八年间,他们带着儿子四处寻医问药。

今年9月中旬,病情稳定有半年之久的大军突然提出要去牡丹江探亲,贾庆德起初没当回事,说“等等”。谁曾想大军竟然自己从家里拿了钱偷跑去了东北,当从亲戚口中得知大军已安全抵达东北的信息后,贾庆德的心稍微放下来。大军在牡丹江仅玩了十几天就闹着要回来,当地的亲戚没办法,只得在9月底将他送上牡丹江市至山东日照市的火车。当10月2日练宇健走访到贾家时,大军已失联好几天。

110个寻人电话打向8省市

练宇健回到所里,立即向所长王停、教导员王堃详细汇报了情况,所里第一时间成立了寻亲小组,当天即向区公安分局发出协查通报,同时将大军的体貌特征及详细信息传给山东日照警方,请求协查。几天过去了,全区无讯息,山东日照也一无所获,80多个电话查询无果加剧了焦灼不安!

10月10日凌晨,海头边防派出所全体民警再次聚在了一起,商量对策,最后决定,从k1452次列车牡丹江至日照沿途的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天津、山东等省(市)近20个城市的救助站查起。牡丹江、哈尔滨、长春、公主岭、四平、铁岭、沈阳、山海关、沧州、济南、兖州……练宇健给每地救助站挨个打电话查询,大军仍杳无音信。

10月11日,当查询电话累计已达106个,当熬了一宿的练宇健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时,窗外隐约传来“你又不是演员,别设计那些情节……”薛之谦唱的《演员》歌声,让极度疲乏的他顿时觉得豁然开朗,“大军始终有个‘演员梦’,完全可能从天津转道北京!”于是,他又拨通了北京各救助站的电话,顺义没有,东城没有,西城也没有,他又将电话打到昌平区救助站,“同志您好!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公安边防支队海头边防派出所民警练宇健,想向您打听一下,近期有没有救助一个叫大军的流浪者。”

一阵寂静中的等待,两分钟后,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声音:“我们收容了一个自称演员的人,来北京找剧组要劳务费的!”听到这,练宇健抑制不住激动,大声报告:“王所长,大军在北京,我们找到啦!”王停所长立即开通网络平台与昌平区救助站互联,经核对确认,在昌平区救助站的正是走失多日的大军。

海头镇政府工作人员闻讯,第一时间接来了大军的父亲贾庆德,派专车由练宇健陪同赶往北京。10月12日,在北京昌平区救助站,当蓬头垢面的大军喊出一声“爸!”,现场的人无不动容。

“110,要为民”

“把大军接回到海头后,有人问我当初是怎么想的。”练宇健说,每一次拿起电话拨号总是信心满满,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望也曾令他泄气,但当脑子里又浮现出大军父母沧桑的模样,又促使他不能放弃。  

记者了解到,1990年出生的练宇健,是福建建瓯人,2014年分配至海头边防派出所。

“你看老百姓向我们求助时往往拨打110,110的谐音像不像‘要为民’这说明了老百姓对我们的一份信任!”练宇健说,反观此次寻找大军,也是打了110个电话终于有了回应,这是否也是在提示我“要为民”。

相关新闻